• 027 重案队长黄秋媛

  戚妙听我这样说完,忽然蹲下,两只手捂着脸,轻轻啜泣着。

  “那些人都和我无关,他们死活我不管,都死了我也不在乎,我只是怕你出事,我要你平安就够了!我没那么伟大!方砚,你别把我想得那么伟大,我管不过来!”

  我望着她,她缩成小小的一团,肩膀随着啜泣而微微颤动,她是个特别坚强勇敢的女孩,我不止一次听戚成海无比自豪的说,她如何在警校以那么弱小的身躯完成了十项全能,而是是成绩最好时间最短的一个,她在实战演习中立过一次三等功,射击技术号称百米穿杨,即使是刚实习的男警在她面前也自叹不如,我真正意义上觉得女警能做的比戚妙还优秀出色的,也唯有我曾经前女友黄秋媛,她立过五次三等功,现在在市公安局工作,非是特别棘手难破的大案才会请她出马,她长得还特别靓丽,曾经在一个赌博团伙内做接应卧底,靠着美人计掳获了团伙最大头目,而且那个头目落网的时候竟然还在高声威胁警察,“放了媛媛!不然老子有出去的一天灭了你们全家!”

  我觉得巾帼英雄用来形容黄秋媛,后生可畏用来形容戚妙,是再恰当不过了。

  我走过去,蹲在戚妙面前,伸出手轻轻拍她的肩膀。

  “我知道你担心我,我很感动,作为男人,被一个女孩子记挂着我想任何男人都觉得特别自豪特别温暖,可我们不能做缩头乌龟,我不止一次对你说过,从我选择了律师这一行,我就不再是贪生怕死的老百姓,我要捍卫法律捍卫道义,将律师这两个字无愧的书写出来,我虽然不是警察,不需要牺牲自己的生命手握枪杆去除暴安良,但我必须要随着他们下一线,因为一线才是能找到蛛丝马迹的地方,我要代表好人去惩恶扬善,我要让无辜的人沉冤得雪,让罪犯绳之以法,你说怕我出事,没错,这个职业风险很大,尤其是枪打出头鸟,从我被法治报刊评为金牌律师那一天起,我就无时无刻不存在着一股危机感,有可能下一秒钟,我就会在某个橱窗前,某辆车里,被不法分子击毙,在家里是很安全,但总要有离开家的同行去接替我,他们也要背负风险和压力,人不能这样自私,你在警校四年,你那么优秀,你该明白这个道理。”

  戚妙的脸都埋在膝盖中间,她的头发微微有些凌乱,我的手格外轻柔的拂过她的耳畔,将那些长发理顺,她慢慢抬起头,望着我,眼睛通红,脸上还有一缕泪痕。

  “我不怕自己出事,但我特别害怕你会出事,我不敢想象,假如有一天,你和刑警到了一线,他们来不及保护住你,你被报复了,没有命回来,我怎么见你的尸体。”

  她说得特别真诚,我忽然忍不住笑了出来,“你盼着我死啊?”

  她咬着嘴唇,红彤彤的小脸看得我忽然心痒痒的,我强迫自己别开了目光,“没事,我知道轻重,我是去协助调查,我不会逞能把自己往危险的地方带,我保证,我一定安全站在你面前,你想要什么,我给你买回来,压惊行不?”

  她想了一下,对我笑了笑,“我就要你。”

  她说完没有等我回答什么,直接扑进了我怀里,动作特别快,我都没有反应过来,已经被她抱了个满怀。

  她柔软的小身子就在我胸前蹭着,头发粘在脖子上,湿湿痒痒的,我低头吻了吻她头顶的发旋儿,“我答应你,一定平安回来。”

  我们这样拥抱了一会儿,直到戚成海的办公室传来一声挪动椅子的声音,我将她推开,有些心慌,要是被他看到我又一次招惹了他女儿,还不打算承诺什么,非得借着这个机会把我留在局里不收回来了不可。

  \!酷UD匠‘网j(首^发◇_

  我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走到大门口,将门拉开,包头就靠着车抽烟呢,看见我特别不耐烦的皱眉,“你小子快点!让人家警察叔叔等你你有脸啊?耍大牌呀!”

  戚妙在我身后喊了一声,我回头去看她,她再度扑上来,抱着我说,“如果你出事了,我陪你一起死。”

  我跟着包头上了警车,他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这档案子多么棘手复杂,需要走多少道手续,耽误多少吃喝玩乐的好日子,我始终没有说话,沉默的闭着眼,脑海中仍旧不停的浮现出戚妙抱着我说如果我出事了她陪着我一起死的场面,那张梨花带雨的小脸,那坚定的眼神和死死箍住我的小手,真的带着视死如归的情深意重。

  世间最难报答的便是人情,我忽然觉得脑袋特别疼,透过半截茶色玻璃最后看了一眼外面灰蒙蒙的天空,便扬起了车窗,任由汽车没入了车流人海。

  我们到区局的时候,早就有刑警负责在门口接待我们,我们下了车,和那个年轻刑警握了手,他带着我们进了所长办公室,所长姓武,我们都喊他武所,都认识,每次我来都是他跟我讲案子,算是挺熟悉的朋友了,他让我和包头坐下,给我们接了两杯水。

  “这次还是要麻烦你们,我昨晚接到了南通那边公安部门要求配合调查的有关请求,然后第一时间就开会商量了一下部署,大家一致认为,协助律师还是非方砚莫属,毕竟在上海市,像你这样年轻有为在法律方面又经验丰富的律师不多见了。”

  我向他的夸奖道了谢,指了指包头,“他还得配合我,我们属于黄金搭档。”

  “那没问题,你的要求,只要在我们能接受能做到的合理范围内,我们都会尽量满足。”

  武所打了一通电话,这属于内部机密,虽然没有背着我们,但毕竟案子还没开始接触,这样直勾勾的听着不礼貌,所以我和包头装作谁也没听见的样子互相聊天,但武所最后那句“黄队”,却让我整个人都僵住了,南通的走/私案件的确算得上自建国以来又一起特大的刑事案件,那么…

  武所放下了电话,将警帽带上,“咱们现在去一下会议室吧,他们还在开会,有一些相关的线索你们收集一下,也好分析,晚上我们到审讯室询问一下两年前关押入狱的毒贩,毕竟都是有关联的,看看能不能问出点什么来。”

  我和包头跟过去,上走廊的时候我没忍住问了一句,“这次咱们重案组请示上级调遣市局的刑警协助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