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成海特别严肃的和我们讲了一下有关这个案子的注意事项,并且通知我们立刻带律师证立刻到重案组找邢队长报道投入案件侦查中,确保在二号落网头目有更大行动之前将其抓获。

  我和包头从办公室里出来,一人顶了一张无比沉重的大脸,心里扑腾扑腾乱跳,具体的案件过程,戚成海也并不清楚,只是接到了公安的相关协助文件,具体的都要我们到重案组见了邢队长去问,但作为律师多年,我的预感还是比较准确的,我坐在办公桌后面倒了杯咖啡,静静的望着眼前没开启的电脑愣神,包头也一脸深沉的坐在椅子上,手指扣在边缘来回敲打着。

  王贲从自己的工作里抬起头来,看了看我们,“听说你俩接了个大案子?”

  我张了张嘴,没说话。

  王奔挺纳闷儿的,“大案子赚得多啊,怎么还愁眉苦脸的,我这个经济纠纷,也不好解决,我这俩月焦头烂额,总共才三万块钱提成,要不是我对刑事案子不熟悉,我还真想和你们换一下。”

  包头扭头去看他,“原告不是特别有钱吗?”

  “是,抠门儿,他外面情/妇就三个,赚得再多也不够开销太大啊,私生子就四个,有一个还是生的双胞胎,一个月开销几十万,现在听说那个被他包/养了两年半的艺校大学生还吵吵着要一辆奥迪A8呢。你说他哪有闲钱打发我啊,但三万也得赚呀,积少成多,够我还几个月贷款了。”

  包头挠了挠脸,“我怎么听说,那个被告后台特别硬啊,你有把我打赢吗。”

  不说还没事,这么一说王贲就揉着太阳穴一脸哭丧相,“可不吗,承接这个案子的法院副法官是他亲戚,听说在税务局也有人,不然我本来是打算从他逃税漏税方面下手,现在是原告占理,可没用啊,被告人太硬了,税务局根本不给调记录,不知道他私底下使了多少红包。上下都打点好了,根本没有缝隙可钻。”

  王贲趴在桌子上,啊啊叫了好几声,包头似乎觉得心理平衡了,站起来抻了个懒腰,拍我肩膀笑了笑,“成,刑事案子虽然麻烦,随时可能把命给搭进去,但公安能护着咱们啊,你说经济案子好弄吗,不好弄,刑事的就看法律,经济的乱七八糟好多事呢。认命吧,哪行饭也不好吃,不然能两极分化那么严重吗。”

  我没说话,脸色凝重的跟着包头要出去,戚妙风风火火的从外面赶了来,站在我面前呼哧呼哧直喘,一张小脸蛋都是汗。

  包头笑嘻嘻的走过去跟她扮鬼脸,“妙妹儿,找我来啊?”

  戚妙直接给他推开了,包头碰了一鼻子灰,讪讪的站在旁边笑了笑,我望着她,这个丫头没什么心眼儿,特别单纯烂漫,什么心情都写在脸上了,就比如现在,她整个五官都在诠释着一种叫害怕和担心的表情,我作为男人不能让女孩主动开口啊,就朝着包头使了个眼色,他特别不甘心的撇撇嘴,朝我比划口型,“你小子重色轻友不要脸。”然后转身推门先出去了。

  我干脆走过去,手插在口袋里,戚妙说我这个动作特别帅特别酷,让我只要单独和她在一块就这样,我起先不太明白,结果分手那天,她才告诉我,她说我从不肯主动牵她的手,走在街上别的情侣都挽在一起,她看了很羡慕,但又不敢主动拉我的手,怕我觉得她麻烦,所以她宁愿看不见我的手,还能骗骗自己我是拿着东西不方便,其实听到这番话的时候,我心里挺难受的,一个那么骄傲的女孩,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让自己留在我身边这么久。

  男人不同于女人,男人脸皮厚心思沉,只要稍微有点意志力的,多大的艰难都能一笑而过,可女人天生就属于弱者,她们再如何能干在男人面前也应该被保护,但我和戚妙那一年的恋情,仔细想想,全都是她在妥协和让步,她总是笑,仿佛没心没肺满不在乎,可我后来才知道,她都是做给我看的,她不想让自己有一点不好的地方,怕那会成为我要和她分开的借口,可即使这样完美的她,仍然被我选择了放弃,我挺混蛋的,我明白。

  看~o正Zb版章P节上酷c@匠p网W

  “方砚,我听我爸昨天跟公安局长说,恐怕你们要出公差,得深入前线,光在局里审问不出来什么,两年前落网的贩毒团伙,根本不认识这个二号头目,他自己在南通还有组织,方砚,我跟我爸说一声,让他想办法为你推了,这简直是要命的事儿!我不放心!”

  戚妙说完就往里面走,我想拉住她,结果她早就知道我会有这样的动作,朝旁边一闪就躲开了,她气势汹汹,仿佛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我有点着急,直接走过去从后面抱住她,这时王贲恰好站起身要去打水,正往门口看过来,他一愣,然后笑得特别暧昧,“哟,抱歉啊,我啥也没看见,提前恭喜一声,这算是破镜重圆不?”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没说话,将戚妙用力一拉,又拽了回来,她没站稳,我伸手去扶,落点偏了一些,恰好掌心扣在她胸前的起伏上,她脸色一红,我才明白摸错了地方,赶紧松开,我俩尴尬得沉默了一会儿,也就几秒钟,她再次要跑进去找戚成海,我大喊了她一声,“站住!”

  她蹙着眉头,眼圈红了,“我原先上的警校,我有两个师兄都牺牲在了南通,那是南方的金三角中心,多少警力都在那里有去无回,上一次你去了,我在家里提心吊胆好几天没睡着,好不容易把你盼了回来,我跟我爸说,绝对不要再把你派到那边去,后来我们在一起,有一次局里的刑警找你协助,我爸记着曾经答应我的话,给你推掉了,现在我们不在一起了,但我也不放心你去,我不是为了感情就盲目到不分是非的人,我只想要你平安活着!”

  “可你要记住,我是律师,选择这一行,除非我不干了,不然我就要服从命令,我不接案子我还算哪门子律师?今天我不去,总有人要去,难道别人就不怕死吗?都怕,怕也要分时候,现在这是关键时刻,二号头目一天不落网,人民和国家就一天不安全,一旦再拖下去几天,兴许会造成更大的危害你想过没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