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5 棘手

  绿毛龟实在不甘心就这么走人,各种央求个耍宝,最后总算如愿以偿问出了那个小姑娘至今单身没有喜欢的人,他高兴的差点把碗给吃了,讲了好多笑话做了一番浮夸又不要脸的自我介绍,将那个女孩的的联系方式要了过来,无比宝贝的舔了舔手机屏幕,恶心得包头差点又喷他脸上一口馄饨。

  “至于吗,没见过女人啊?”

  绿毛龟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任何人的挖苦和嘲讽了,他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世界里喜不自胜,我甚至都能从他丰富的面部表情中窥探到他多么猥琐的内心。

  “我感觉,我距离脱单不远了。”

  我和包头冷冷一笑,还早着呢,两万五千里长征,他连十里地还没走完呢,真有脸在这儿高唱幸福生活。

  我们从早点铺门口道别,他打了一辆车回家,我和包头去公司开会,路上接到了戚妙的电话,问我到哪儿了,和包头汇合了吗,我说已经在去的路上了,你有事吗。

  她那边沉默了片刻,然后说没有,只是怕迟到,特意催一下,叫个早。

  我放下电话,忽然觉得心里挺不是滋味儿的,正在我讨伐自己的节骨眼上,包头特别没眼力见儿的跟我卖山阴,“后悔吧,懊恼吧,这么好的女人都不要,真不知道你小子缺了哪根筋,大早晨起来女孩都喜欢睡懒觉,为了不让你迟到,还特意提醒你一下,戚妙喜欢赖床,从到事务所上班没一天不迟到的,还能这么早叫你一下,搞不好一宿都没睡好,没良心的白眼狼,这单案子完事儿后你别跟老子一起办事了,我不和这么狼心狗肺的畜生当兄弟。”

  这话说得我心里挺难受,包头和我真跟亲兄弟没两样,换而言之,就算是亲生的又怎样,还不是明算帐?但包头跟我,钱也好东西也好,从来没较过真,就算我俩在夜场同时看上了一个女人,都是一起玩儿,从没计较过,甚至他还会让着我,满不在乎的说,“嗨,女人大把抓,什么样的没有啊,可能下一个更喜欢,但哥们儿不就这几个吗,和你争什么,你喜欢你先来!”

  女人有时候脑子一卡,你可以用大道理说服她,但男人不行,因为大家的思维都是一样的,他认为你错了,你怎么解释都没用,我只能选择沉默。

  好在包头是个很容易就忘了事儿的人,这一阵过去也就得了。

  我们到公司的时候,还不到六点,王贲已经在办公桌后头打开电脑忙上了,他负责的案子两个多月了,一点进展都没有,好像是因为经济纠纷闹的特别厉害,被告和原告都是响当当商业人物,谁的人脉都不少,而受理案件的法院法官,恰好又是被告的亲戚,他又是原告的律师,原告虽然比较占理,可现在这年头,理不如人。

  就这么不上不下的耗住了,王贲做律师一年多,这还是他独立接的第一个案子,所以特别用功,最初那几天几乎天天泡在事务所,为了省时间就吃泡面,看得我和包头这种老前辈都觉得自惭形秽。

  我们把公文包放在椅子上,换了工作服,说白了就是黑裤子白衬衣,其实原本不用换,律师又不是警察,就穿自己的就成了,但包头生性比较花,他喜欢花衬衣,戚成海在连续五次规章制度说被他当成耳旁风之后,就强制命令我们换工作服,否则就扣发当月奖金,钱不足以威胁包头,人家不差钱,但是看我们都黑白配,他也觉得自己一身花大姐造型太突兀恶心了。

  我们敲门进了戚成海的办公室,他正在看一份法律相关的报纸,手边放着一杯麦当劳的现磨咖啡,屋里浓香四溢,仔细感觉一下,好像是比馄饨更有味道了。

  我和包头喊了一声戚总,走过去,戚成海看了我们一眼,将眼镜往鼻梁上推了推,口吻非常凝重,“坐吧。”

  我和包头坐在他办公桌前面的椅子上,他拉开抽屉,从里面拿了一份用牛皮纸封住的文件,用小刀片刮开,然后抽出来,“妙妙跟你详说了吗。”

  我摇头,“并没有,她也不是很清楚,要我来问您。”

  戚成海点点头,“这个案子非常棘手,你还记得你和重案组的同志到南通破获的那起贩/毒案件吗?”

  怎么会不记得,那可是我成名的关键,办那起案子时,我才二十二岁,刚刚做律师半年,就非常荣幸借着星光的大名被重案组的队长看重,带着到了南通,那是我第一次以半个警察的身份深入一线战场,和狡猾的毒贩展开了一场智慧的较量,更加庆幸的是,我凭借过人的胆识,以及和刑警大队的良好配合,不辱使命,从此一炮而红,跻身上海六大金牌律师之一,辩护费从一万飙升到了五万,还仅仅是报酬而已,不算红包。

  但高处不胜寒,价钱太高也是有弊端的,大部分老百姓舍不得花这么多钱请我,所以我成了高端人士的专用律师,但毕竟高端人不是那么多,需要请律师解决问题的更是少,所以我也算靠着基本工资度日,没想到这回又有活儿了,别看一宿没睡,我照样精神抖擞。

  “我记得,但是已经过去两年多了啊,案子结果出的很痛快,没有任何造假成分,封锁在了公安内部档案室,不是早就尘埃落定了吗。”

  戚成海无比沉重的摇头,“落网了一个二号头目。”

  包头很震惊的拍了一下桌子,“我去,二号落网了?比一号才小一个型号的,那手底下货不少吧,这危害太大了啊,条子吃干饭的呀,怎么现在才发现?”

  条子是黑话,戚成海非常咬牙切齿的瞪了他一眼,包头缩缩脖子,不再言语了。

  我想了一下,语气也不由自主郑重了起来,“是不是用了隐藏身份?”

  最新章QA节W*上酷匠;H网

  戚成海点头,“没错,他没有参与到当时的贩/毒,而是在背后提供源头和渠道,还有需要毒/品的下家,从来没露脸过,除了一号头目,根本没人知道他的真实面目,可一号头目已经在交战中身亡了,于是就毫无线索,当时警方也确实尽力查了,可一无所获,为了不被上级责罚,就压了下来,没想到两年半之后又出来活动了,而且制造了一起特大爆炸事故和走私案件,影响更为恶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