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毛龟醒了,他打了个哈欠,往四周看了看,忽然说,“我怎么睡这儿了?妞儿呢,梦里那个波涛汹涌跟我玩儿制服/诱/惑的妞儿呢?”

  我和包头都被这句特别有喜感的话逗笑了,原本车内无比凝重的氛围,忽然就变得逗逼起来,他这才恍然大悟,一双眼睛还布满了血丝,但已经清醒了不少。

  “我去,在车里过了一夜啊,方砚你丫也真行,把我们弄出宾馆来干什么,还以为你当司机给我们送回家呢,既然也是在车里睡,何必在房间里睡床呢,这多憋屈得慌。”

  我揉了揉脑袋,“我也想,本来的计划是送回去,但我接到了一个公事,早晨六点就回公司开会,现在四点半了,去吃早点,到五点咱们仨就分开。”

  绿毛龟特别同情的拍了拍包头的肩膀,“还得说国外这方面比较人性化,我们就正常九点上班,绝对不会在大半夜接到电话临时通知加班,怎么着,要不跟我出国干,赚洋人外快去?比你们挣得多,还轻松,关键方砚你现在的名声太牛了,你去绝对能落脚,而且估计用不了个两年三年的,就能升职,你想一下,指挥江山,睥睨天下,让那帮洋人听你的话跑腿儿,这感觉多爽啊。”

  包头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这不是重点,关键能泡洋妞儿,嘴唇厚吧,亲上去跟糊在猪肉上一样,那口感,非一般的感觉,而且*大吧?”

  绿毛骨大笑,“屁股也大啊,功夫也强啊,花样也多啊,乐不思蜀啊!”

  他们两个人抱在一起笑得眼泪都流下来了,我哭笑不得的将车开上了马路,这趟路我挺熟的,作为一个在上海生活了多年的北京人,我来这儿不到半年就溜遍了所有本市人口中有意思的地方,吃遍了所有上海特色食物,找早点摊上海本地的都没我知道的多。

  我本来以为包头动心了,其实按照他老子的本事,安排到国外一点不成问题,虽然他不怎么着调,但是正经办案起来,也是个挺上道的人,再加上我不离不弃的提点和帮助,说不上和我一个档次的,但最起码绝对对得起律师这个称呼。

  但他忽然不笑了,一本正经严肃的说道,“但我怕水土不服,我就喜欢中国平/胸没屁股的黄皮肤妞儿,换个品种,我怕我会一直软下去,再无雄/风。”

  我扑哧一声喷了出去,绿毛龟特别恨铁不成钢的挠了一下他后脑勺,“真孙子!土老冒,抱着你热炕头到死吧!”

  我把车停在了一家早点铺门口,这个点儿还没人来吃呢,好像刚开门,正在大锅里熬什么汤,香气扑鼻,小伙计在擦桌子,忙得挺热闹,我们仨下了车,这地儿我和包头来过,绿毛龟还是头一次,他站在门口仰头看了看,“我去,老北京早点铺?这不是上海吗,难道我穿越了?一千多离地啊!眨眼之间!坐飞机还得四个小时好不好,我竟然就做了个春/梦就到了?”

  我没搭理他,倒是里面的老板看见了我们,他朝我点了点头,“您来了,这么早啊,一会儿上班?”

  我说是啊,临时接到了上级电话,估计得加班加点几天了,搞不好连晚饭都吃不上,再来解解馋吧。

  老板笑得特别友善,把窗户打开,灌进来新鲜空气,问我,“那您还是老规矩?”

  我点头,“大馅儿馄饨两个油条。”

  我率先坐在一把靠近外面的椅子上,包头跟我点的一样,主要是太早了,昨儿喝了那么多酒,一下子吃太多受不了,也没胃口,就喝点热汤赶赶酒气吧,不然被戚成海闻出来,这顿批评也少不了。

  他在公事上喜欢拿腔捏掉的教训我们这群苦/逼手下,学着毛主席致辞的样子,对我们语重心长的说,“酒伤身而且误事,多少酒后乱性,多少英雄难过酒关?我说了,你们是律师,肩负着为人民解决矛盾,安邦乐业除暴安良的使命,不要放任自我,时刻谨记着为了党和人民贡献智慧,不要给我们星光事务所丢人。”

  律师千千万,比警察少不了一两成,搞的就好像多么神圣似的。

  绿毛龟围着灶台和卖台看了看,“行,味儿不错,我也要他们的那个,别给我放香菜,我觉得那东西吃了特别呛鼻子。”

  老板挺高兴,看我的目光更亲近了,这地方最初我是自己来,后来带着戚妙和包头来,同时还和周围律师以及警察同事推荐了不少次,曾经最壮观的场面,我和十个下了案子的警察来这里吃,轰轰烈烈占据了四张桌子,离老远一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公家开得馆子呢,老板都觉得脸上格外有光,混混儿啥的都不敢靠近一点。后来我又带着苏紫来过一回,现在又加入了绿毛龟,估计在老板眼里我已经够格做他们早点铺的代言人了,这人流量因为我蹿了好几番。

  我们这喝着馄饨,里面一个年纪大约在二十来岁的小姑娘端着盘子走了出来,站在桌子旁边,把油条放下来,绿毛龟看着人家愣了愣神,我随着他的目光也看过去,这女孩长得挺细嫩,白白净净,大眼睛小嘴巴,就是鼻梁有点塌陷,但不影响整体的清秀程度,头发扎成了一个马尾,俏丽的垂在脑后,青春洋溢。

  绿毛龟给人家小姑娘都看得不自在了,轻轻咳了一声,转身就掀开帘子进了里屋。

  绿毛龟特别装*的在哪儿吟了一首诗,“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啊。”

  包头刚喝下去一口汤,直接喷了出来,正好不偏不倚的溅在绿毛龟的脸上,烫得绿毛龟皮肤都冒白泡儿了,那一副场景,我实在不忍直视。

  “我去,你丫干什么?嫉妒老子会作诗是不是?”

  s、酷匠3c网正p版c首发

  包头捂着胸口咳嗽了半天,“我嫉妒你盗窃别人的诗在这里装文化人,我吃饱了撑的?”

  绿毛龟仍旧痴痴的凝望着那小姑娘消失的门帘子,叹了口气,“这才是芙蓉面啊,比那群靠化妆的女人清新多了,你们想一下,同样饱含深情的吻下去,一个是清新的蛋白味儿,一个是厚重跟墙皮一样的脂粉气,哪个更让你流连忘返?”

  我始终没搭理他,低头吃自己的早点,包头却被绿毛龟带得入了意境,双目放空的傻笑了一声,“当然是蛋白更有营养啊,啧啧,我已经许久没碰到那么有口感的女孩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