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特别惊慌的反手抱着我,似乎怕我下一刻就消失了一样。

  v看u正NC版),章\节上$酷:s匠@网\

  “婚姻对我来说不重要的。”

  “可对我来说重要。”

  我低眸看着她,她的下颔支在我肩上,我只能看到她半张侧脸,还有被风雪冻得通红的小耳垂。

  “你是个女孩,你父母会允许你不顾自己的尊严去跟着一个不会娶你的男人吗,耽误了大好年华,赔上了全部的勇气,却还落个一无所有的下场,戚妙,你应该是被别人捧在掌心护着的公主,而不是跟在我身后,眼巴巴讨好我却得不到什么回应的跟屁虫,我真的心疼你,但心疼归心疼,我无法说服自己爱上你,和你过一辈子。我是男人,我想要保护我深爱的女人,娶妻生子,功成名就,而不是将就着过完一生。你想想,所有和我们没有任何区别的人,他们都能守在自己爱的人身边,为什么我们不可以,你还太年轻,你经历的感情太少,你不是说我是你的初恋吗,我的初恋我就放下了,当时我爱的并不比你少,但那又如何,命运不曾让她成为我最终的人,就好像公交车,一站一站的,最后需要很久,上上下下许多人,才到最后那一站。你才刚开始走,为什么要委屈自己逢迎我。”

  戚妙攥着我的衬衣,她的指尖都嵌入我后背,死死抠着,我似乎听到了她的哭声,很大很凄楚。

  “可我做不到啊,方砚,你是男人,你可以轻而易举忘记一个女人,因为男人本性就是这样,他们喜欢玩儿喜欢新鲜刺激,但我不是,我是一个女人,和所有平凡女人没有任何区别,我想一条路走到黑,我就想嫁给我最初爱的男人,我不愿放弃,让我亲眼看着你身边站着别的女人,我做不到!”

  人都是做不到,每个人都有占有欲,只不过男人相比较女人而言,更多一些罢了,女人的占有欲非常微妙,她会只是喜欢那种被呵护被拥有被霸道的感觉,而男人是因为天生的武力在作祟,我们永远无法彻底摆脱几千年来男尊女卑的那种归属感,总在潜意识里觉得男人高于女人,她们是我们的归属品,应该打上我们的标签,而女人也会在潜意识里把自己变得娇小可人,完全依附在男人身上,尤其在热恋时期,女人喜欢听从男人的意见,把选择权给他,从而助长了这种在感情里女人比较容易受伤的劣根点。

  但女人就不会伤害男人吗?从前我会觉得,很少,但认识了冉彤后,我觉得很多,至少在大千世界,和方砚的经历如出一辙的太多了,那么自然和我的感情历程是同样的也很多。

  最终戚妙说了很多,她哭着喊着,喉咙都沙哑了,我在阳台上看到了她父亲的身影,他并没有走下来,甚至不曾发出一点声音,只是那么静静的看着,也许他想要打我骂我,为他珍视的宝贝女儿报仇出气,但当他看到自己一向骄傲伶俐的女儿在我怀里哭得泣不成声仿佛失去了全世界,就泄气了。

  他最终消失在阳台的位置,就好像从来不曾出现过一样。

  戚妙哭得累了,就在我怀里嘤嘤抽泣着,发不出声音,我将她打横抱起来,一口气送到三楼,单元门开着,一定是她父亲打开的,我对于这个上司有些发怵,犹豫着不敢进去,戚妙还死死抓着我的衬衣,嘴里念念有词说着什么不要离开我,我可以改,你喜欢什么样的告诉我我改好吗。

  我沉默着,横了心,将她抱进去,我并没有看到戚妙的母亲,只有她父亲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抽着一根烟,灯光特别暗,但是足够看清彼此的脸。他往我这里看了一眼,然后站起身,接过戚妙的身体,她似乎察觉到了离开我的怀抱,虽然没有睁开眼睛,喉咙处却发出呜呜的抗拒的声音,我看着她被抱进一扇房门,然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戚成海安顿好了她就走了出来,将门关好,我莫名觉得有些紧张,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来戚妙的家,虽然作为律师,和法律沾边的工作忙起来都是没日没夜的加班加点,可我们都是在公司做,戚成海有家室,自然更不可能把我们这群半大的小子带回家赶工,真正意义上进来,我就这一次。

  我永远忘不了戚成海的目光,为自己女儿的一点痛心和怜惜,他并没有骂我,相反,他的说辞让我觉得更难过,我宁愿被打被骂来减轻一些我的负罪感,可是作为一个叱咤律政圈几十年的老油条,他显然明白怎样才能让我背负懊悔更久些。

  “妙妙任性,这段时间我看在眼里,你对她不错,除了她想要的你没给,别的、应该是一个男人做到的,你都给了,作为父亲,我尊重她的喜欢,所以没有干预,作为上司,我敬佩你的果敢,但如果你一开始就没有答应更好,那样她只会难受几天,甚至都用不了,而现在,她需要难受很久,也许都影响她之后的感情观,可我知道,男人和女人之间,是不能勉强的,她是我的独女,我很珍爱,如果等不到一个像我这样珍爱她的男人,我更希望留下她在身边,因为只有我才能给她最无私的爱。你可以继续留在事务所工作,年轻人拿得起放得下,公私分明,感情上你愧疚,事业上没有必要,我不会因为你辜负了妙妙而为难你。”

  回忆往事,对于戚妙,我有太多愧疚和懊悔。

  其实我挺不理解的,一个只有二十二岁的小姑娘,到底从哪里来的勇气,将我迷倒在床上贡献自己的第一次?我对她的不冷不热她并非看不出来,当初也是她主动要和我试试的,说如果一年我还喜欢不上她,她就愿意和我做朋友,她只想要一个机会而已。

  是,我没有理由以一个男人的身份不肯给一个小姑娘机会,我给了,一年整,甚至还多出去几天,她可能以为我忘了这个约定,也或者觉得,一年到了,我喜欢上了她,所以才不提,但其实不是,我每天都记着日子,我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要不是前一天遇到了那个在我大学刚毕业时就给我算过的老先生,我也许还在拖着,他对我说,我是让女人伤心的命。

  别的女人可以,但戚妙不行,我不忍心,她是个好姑娘,一个特别好、好到让我觉得充满了罪恶感的女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