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1 那场冬雪

  他说完呵呵一笑,“刚才打情骂俏的,以为我没听见?戚总对你可有意见,说不要就不要人家女儿了,还天天勾搭着算作备胎,你小子还有脸说我啊!”

  我点了一根烟,把车窗摇下来,快入伏了,天特别热,就算夜晚都觉得空气闷得厉害,我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熟睡的绿毛龟,把声音压低了一些,“戚妙和我早就分半年了,别提了,她父亲是咱们上司,戚总是女儿,你这么口无遮拦,不是扇他的脸吗。”

  包头撇着嘴哟哟的,“嗬,现在知道兔子不吃窝边草了?当初干嘛去了?戚妙追的你我承认,都看在眼里,但你非得答应啊?你答应了非得上啊?”

  “我他/妈不是愿意的!她给我迷倒了,我说几百遍了?你小子都没听进去?泰国那东西都是毁人妖用的,我一个正常人我能扛得住吗?亏了是我,要是你,那药效多大劲儿你知道吗,她一个没经验的小姑娘她懂个屁!至少用了三个人量的,要是你你能给她整残了!”

  我说完深深吸了一大口烟,“当初谁语重心长的劝我?律师也算在半个仕途上,除了自己的本事口才,还需要人脉和靠山,得给你在圈子里打名声,我他/妈听你的了,现在又来跟我当良家妇男?要不是为了哄着戚妙得到她爹的青眼,你以为我愿意陪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女孩谈风花雪月?还不如找个幼儿园的玩儿呢。”

  包头靠在椅子背上眯了眯眼睛,“行了,别说了,我发现了,自从你和戚妙完了之后,你总是躲着她爹,她爹好像也不怎么待见你了,也是,傻子用脚趾头想都能明白,男未婚女未嫁,都是这个岁数,血气方刚的,能没发生点什么吗,没抽死你小子就算你走运了。”

  这话不错,我还记得我和戚妙提出分手的那天晚上,正好上海这边下了特别大的一场雪,其实南省夏天特别热,按理说冬天应该也比北方要暖得多,可事实并非,到了深冬,该下雪的时候,比北方大部分城市还要寒冷,手伸在空气中不一会儿就冻得没了知觉。

  那天晚上我和戚妙吃了饭,八点多从餐厅出来,发现积雪已经很深了,天还在飘着雪花,她特别惊喜的跳了好几下,然后挽着我的手臂对我笑,“陪我堆个雪人吧,咱们走啊,一直走,有个特别浪漫的人说,在下雪天的时候和心爱的人走下去,就能走到白头了。”

  我本来想送她到家就跟她摊牌,其实在吃饭的时候我已经暗示了一些,但她没有发觉,此时看着她那么灿烂的笑脸,我忽然说不出口了,我只能也对她笑了笑,说好。

  这个晚上戚妙整个人都疯了一样,她拉着我奔跑在雪地上,路灯下雪都成了淡粉色,她跑得鼻尖都是热汗,帽子和手套都扔在了路上,我们就像丢盔弃甲的两个流浪者,在世界末日到来的最后一晚进行举世无双的狂欢。

  她玩儿到了很晚,我不忍心打断她,我想这也许是我们最后一次单独约会了,情人最后沦为朋友,却也很难再像朋友那样相处,那种说不出口的尴尬,何况还是有过肌肤之亲的恋人。

  十一点多的时候,我将她送到了公寓楼下,她抿着嘴唇,轻轻拉着我的手,对我说,“好冷啊,现在觉得皮肤痒痒的。”

  我抬头看了一眼三楼靠近南边的位置,那是她的卧室,她和她父母一起住,她说了很多次,虽然我和她父亲因为在一个事务所上班,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可她特别希望我能正经些的和她回家见爸妈,我始终装作没听见,找个话题给岔开,她也就没再继续说下去,但我看得出,她的脸上特别失落。

  我不愿再继续这样从一开始我就没想到最后的感情,我给不了她任何承诺,甚至连未来,我都不愿意,一个男人做不到这些,就不该再耽误女人原本就很少很珍贵的青春。

  我轻轻甩开她的手,在她微微的错愕下对她说,“戚妙,你是个特别好的女孩,真的,我从没见过像你这样真实可爱的女孩,从来没有过。”

  她俏皮的吐了吐舌头,“我知道呀,所以我这么好,你才要珍惜我,不然错过了你后悔去吧。”

  “是,我如果错过了你,一定会很难过,因为也许我以后都不会再遇到像你这样好的女孩,但我不会后悔,因为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路,人的好坏,和感情是无关的,我配不上你,我也觉得,我不能亵渎你,如果不是你做了那样的事,让我背负了责任,我也许不会等到现在,我早就对你提出这番话了。”

  她咬着嘴唇,眼底迅速泛红,氤氲了许多晶莹的水雾,“你想,对我提分手是吗。”

  我深深吸了口气,走过去,抱住她,我能感觉到她身子的僵硬,她现在的心情有多么低落和紧张我理解,就像最开始,冉彤背叛了我,当我从学校网站上看到她和那么多不同的男人亲密的艳/照时,我几乎要发疯,我恨不得杀人,但我克制住了,我只是窝在被子里冷静了整整一夜,然后在早晨给她打了一个电话,约在我和她表白的湖畔,我问她,那些是真的吗。她没有隐瞒,也知道隐瞒不了,她说,是,对不起方砚,我骗了你,我挺脏的,我配不上你,但我没办法。

  √,更新最@快¤)上酷“F匠;/网MK

  没办法,感情里,背叛和动心,都是没有办法的,人们都说,思维可以控制我们做什么不做什么,说什么不说什么,但其实不是这样的,这世上也有人无可奈何的事,大自然是生物学的是主宰者,人是繁衍学的主宰者,可我们无法控制自己偶尔的冲动,感情上,人都是脆弱的,被牵制的。

  为了不让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为了让这段建立在某些很难以启齿的目的上的感情不要再一错再错,我对戚妙说,“真的抱歉,我做不到和你走下去,真的做不到,我有试过,但我不爱你,一点也不,我承认我喜欢,但喜欢有很多种,你在大街上遇到小孩子也会喜欢她的可爱,你看到毛茸茸的小动物,也会觉得喜欢,只要我们都还是善良的,相信爱的存在,我们就会喜欢大千世界里的任何东西,可就是没办法让这种感情和爱相提并论,你这样好,站在身边的应该是一个愿意许诺你一生的男人,而不是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