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还是那么幽默,不过他妈能做出这样的事儿来我也相信,当初大一入学,男生都是自己扛着行李进宿舍,就他,老爸老妈都跟着,一口四川口音,对我们几个室友说,“多多照顾他,他嘴巴笨,帮他追个幺妹儿回来。”

  真找乐,我们那破学校有几个女的能看啊?帮他追,我们自己还不够用呢。

  我的目光朝下移动着,停留在他某处看似还没发育健全的地方,咂了咂舌,“你…还是处/男不?”

  班长竟然脸红了,草!

  “还没,原先咱们在外套河边放孔明灯,我不是说了吗,我只能和老婆做这种事,咱是纯爷们儿,不能把私生活过得那么乱。”

  我呵呵了。

  最bx新章n节上/R酷4L匠tG网)M

  这年头,纯情男人比三只腿的变异狗都少见了。

  包头特别高兴的走过来,这才十几分钟啊,他就喝大了,舌头噜噜的,啥也说不清楚了。

  他咯咯笑着,趴在我肩膀上,“哎呦我去,你猜冰冰干啥了,哈哈,当代/孕了!”

  冰冰何许人也,除了冉彤的第二风云人物,不过她不是反面的,而是正面的,173的身高,不到一百斤,小蛮腰才一尺八,胸却长到了39D,那一头飘逸的长发,回眸一笑艳退百万雄师,尤其声音好听,台湾林志玲的娃娃音相遇全国,可真的和冰冰比一下,还不如杀猪叫好听。

  当然了,她不是范冰冰,而是褚冰冰。

  褚冰冰号称学校第二校花,和冉彤的支持者与爱慕者不相上下,只是冉彤的丑闻曝出来后,大批的都倒戈了,褚冰冰上大学四年,所有节日的礼品都没自己买过,就连一个寝室的都沾光了,端午的粽子不下几百个,我还见过她们六个女孩蹲在校门口打折卖呢。到了情人节更了不得了,好多有女朋友的男生省吃俭用不给自己女朋友买,给褚冰冰买,那寝室都成了花的海洋,进去被能被玫瑰香味搞窒息了。

  这样一个风云人物,竟然…做代/孕了?

  哦买噶,是逗我玩儿呢吗?

  我转身抬起手摸了摸包头的脑门,“发烧还是发骚?”

  包头特别没好气的把我的手拍掉,“真的!我喝多了从不说假话。”

  这是真的,没错,包头喝多了问啥说啥,一个字不带隐瞒的,想当初他大三那个女朋友,就这么吹的。

  事情的原委我还记得,是这么回事。

  包头当时啊,喜欢冉彤,当然,也喜欢褚冰冰,艺术系长得稍微漂亮点的,他都喜欢,而且是那种意/淫式的,班长说过,包头最大的优点就是博爱和色/胆包天。

  没办法,老子牛/逼啊,惹出事了拿钱解决,拿地位压人,这年头,越是漂亮的女孩越有当婊/子的潜质,钱和名誉相比,势必都选择前面。

  那天晚上是班长的生日,我们买了好多吃的在宿舍开荤,基本上除了我都喝大了,我倒不是酒量好,我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我就喜欢劝别人喝,别人喝得越多我越人来疯,但我不怎么喝,然后我就提议,玩儿真心话大冒险,结果我和班长还有另外三个室友联合整蛊包头,人多力量大,他也就真上当了。

  当时是晚上十点多,我让包头给他女朋友打电话,他虽然喝多了,可还不至于喝傻,有点犹豫,大着舌头,“啊,别了,她四不四「是不是」都随「睡」着了?”

  我选择了激将法,“拉倒吧,害怕是不?妻管严,哎呦我去,和你做室友真丢人现眼,一个娘/们儿都搞不定,滚滚,明儿搬家,别跟我们住一起,是不是爷们儿?”

  包头这暴脾气上来了,二话不说大喝一声,接过手机就打,我们那有个室友也挺损的,让他通着电话,我们问一句他答一句,必须说实话,让他女朋友听着。

  当然了,在此之前,我们又灌了他半瓶二锅头,这下真蒙了,包头捧着镜子当馒头啃了半天,我们心满意足的让他拨通了电话。

  于是就有了包头如下一篇经典的“训妻论”,堪比出师表啊。

  “干啥啊,女人了不起呀,关了灯不都那么点意思吗,能爽到哪里去?别他妈以为女人就什么都有优先权,逛街让男人掏钱,凭啥啊?男人出去赚钱你怎么不知道跟着啊?喜欢你你是个宝,不喜欢你他/妈就是泡尿!别跟我唧唧歪歪的,我早看你不顺眼了,长成个奶奶样还想让我把你当女儿疼,过生日要一瓶倩碧的香水,给你买欠抽的你用不?自己长那脸了吗,用这么好的暴殄天物啊?你问过东西愿意让你用吗?看毛片也不行,谁干起来那事嗷嗷叫啊,不看那玩意儿你叫的出来?我们技术好也不是自学成才!问我你漂亮还是女主角漂亮,你反正肯定比如花强点,演贞子倒是本色出演了。以后少在我眼前晃悠,早就想跟你拜拜了,我把你带出去都嫌磕碜,都是一个学校的,人家褚冰冰怎么让男人看了就想犯罪?你让男人看了就想反胃。”

  我去,当时我们都傻眼了,我激动得暴走,然后经过包头旁边时就听见里面嗷一嗓子骂出来,“姜维,老娘跟你玩儿完了!你跪下求我我都不跟你了!找你的褚冰冰去吧,你看人家跟你吗,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转天早晨我们怀着万分忐忑而惊讶的心情趴在床边瞪着包头,他好久才醒过来,揉着脑袋看了一圈,“怎么觉得发生了点什么事呢,我梦到我女朋友跟我分手了。”

  我们齐齐点头,“不是梦到,是真的分手了。”

  我看着包头此时这张因为酒精而满面通红的脸,忽然想起来多年前的这件事,忍不住笑了出来,视线里的褚冰冰挺着肚子,看上去大约有五个多月了,她有些发胖,脸上的气色虽然红红的,却没有少女那般的细腻了,围着几个同学跟她说话,惊讶的声音此起彼伏,“啊,这都是你代/孕的第三个了?你从毕业就一直干这行啊,买了房和车?可是有点糟践自己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