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紫这个女人,能把男人的心勾得痒痒的,却还不让你如愿以偿,不会拿乔得过分,却会在最大限度上压在你能接受的底线上,让你不着急不生气,但又有点愤恨和心痒。

  佛说男人和女人生来就是互补的,男人的力,女人的柔,男人的俊,女人的美,男人的睿智和深沉,女人的娇弱和可爱,在某种哲学意义上,对比很明显。

  而聪明的女人特别会抓住男人的弱点,让他在这一刻疯狂,在下一刻快乐,在极致中体验那种爱情的冲动。

  所以我说,栽在苏紫的身上,是我命中注定的一劫,因为她太过神秘性感,任何男人都无法抗拒。

  我最后推开卧室的门看了一眼,苏紫坐在梳妆台前,正对着镜子摸护肤品,洁白如玉的脸蛋愈发娇俏明艳,我作为一个大老爷们儿,公寓里是没有女人用品的,除了两三个套子,但我不是自己撸,而是偶尔带回个女人派遣一下单身汉的寂寞,之前倒是也有和女朋友同居,而且次数还不少,时间也挺长,可随着我与戚妙因为性格不合及感情不搭而分手后,为了让她不觉得尴尬,也让我看上去没那么负心,我空窗了挺长一段时间,直到遇见苏紫。

  这梳妆台还有不少女性用品都是她带来,住在这里这段时间一点一点添置齐全的,我忽然觉得,推开她的这道房门,特别有一种家的感觉。

  之前就是个空壳,一个单纯的房子,可以遮风避雨的容身之所,而现在呢,就是一个有生气有味道的家了。

  我这么想着,冲动就更厉害了,我特别想问问她,什么时候愿意做这套房子的女主人,但我也知道欲速则不达,容易让她觉得别有所图,我只好再把到嘴边的话狠狠咽回去。

  不急,来日方长。

  她从镜子里看到我,笑了笑,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小牙齿。

  “要走了吗,时间不早了。”

  '最{新^章节(上R酷…‘匠^《网%

  我点点头,真觉得依依不舍,其实才分开几个小时啊,我忍不住笑自己,都他/妈二十五了还跟十五的小子一样,准是没见过女人么!

  “有事给我打电话,别自己出去。”

  她扭过头来看我,胸口的扣子没系上,我莫名觉得喉咙紧了紧,尴尬的将视线移开。

  “你是怕我走丢了吗,我对附近挺熟悉的了,都住了好几天了,我适应能力很强,不然也不会一个人单刀匹马在上海这种城市混到现在,别担心,丢了找警察哥哥啊。”

  这女人,真是个妖精,警察哥哥,中国人民警察的定力受得了你这句哥哥吗?

  “不是,你才做了手术,身子不好,别见风,也别开空调,我问了大夫,这和坐月子一样,坐不好会落下病根的。”

  她吐吐舌头,颇有几分俏皮,“行,知道啦,你放心走吧,等你回来。”

  这种感觉,怎么说呢。

  不管多晚,是加班还是聚会,寒冬亦或是酷暑,下雨还是刮风,你回来的时候,那扇窗口都有一盏灯亮着,温和不刺眼,旖旎而柔软,就那么静静的亮着,有一个人在等待,茫茫人海,大千世界,就在等你回来。

  我有点控制不住的走过去,俯身,将苏紫抱在怀里,她可能吓了一跳,“你…”

  “别说话,就抱一下,一会儿就好。”

  我贪婪的闻着她头发上的香气,那种沐浴过后的清新和濡湿,直直的钻进鼻子里,落在我的心上,就仿佛干旱了许久的一片土地被甘露滋润过,我愈发的欲罢不能。

  我的唇沿着她的脸颊一点点的下移,最终落在她的红唇上,她打了点唇蜜,不再像上午那样苍白,晶莹剔透的淡粉色那么好看诱人,像水蜜桃一样,我的额头顶着她的,“我可以吻你一下吗。”

  她愣了愣,然后笑,“更亲密的都做过,你跟我装什么绅士啊方砚。”

  我呵呵一笑,轻轻啄了一下,为了不让自己控制不住,我立刻就松开了她,苏紫有足够的资本让男人不惜犯罪的代价也要得到她,我不想为了一时,毁了在她心中雪中送炭的光辉形象。

  我和她道了别,下楼,走上街道,拦了一辆从西向东开的出租,前往包头的家和他汇合,然后坐他那辆骚包的红色奥迪A8去酒店参加同学会,他有很多车,都是他老子给的钱,银白色的卡宴911,低调的奢华,黑色的奔驰,经典的不朽,红色的宝马和奥迪,极致的骚包,绝对夺人眼球,我自己没车,倒不是不喜欢,而是真的买不起,我爸妈拿了三十万给我买婚房,家具装修又差不多十几万,我爸前两年大病一场,那时候我刚工作,家里的积蓄又拿出去好几万,一直到现在为止,我都是自给自足,从没往他们手里塞过一分钱,所以实在不好意思再要钱买车了,而指着我自己,六千的房贷足够让我难以喘息,平时吃喝拉撒用,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上海物价什么德行,不用我多说了。所以真是难呐。

  我到包头家的时候,他正在浴室里洗澡,这小子真会享受,按摩浴缸带电的,一按开关就开始抖,那感觉欲仙欲死,包头对我说,“就好像在最后时候那几秒喷涌而出,绝对让人心甘情愿就那么死了,我就是为了要这种感觉,才花了三万多买了这个进口的,有钱就得会享受人生。”

  我他/妈特别想一口黏痰啐死他。

  天天泡妞儿醉生梦死,回家老实一会儿还要重温那种感觉,怎么不累死在床上啊。

  他煎了两份牛排,我一份他一份,我说去酒店吃呗,绿毛龟请客啊,咱不说好了宰他吗,不行咱俩单独开一桌,往死了吃,吃饱了三天不用买饭了。

  包头特别神秘兮兮的跟我说,“那不行,男人都得喝酒,你现在不垫垫胃口,一会儿喝多了在女同学面前出丑多尴尬啊,别忘了你之前那个前女友可还来呢,空姐冉彤,嘿,上学那阵我就想追她,可你小子先下手为强了,我发现你干什么都比我快一步,泡妞儿都赶不上你的节奏,总是玩儿你剩下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