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了一眼苏紫,她闭着眼睛,眉头紧蹙,手覆在小腹上,可能还是觉得疼,虽然这事和我无关,说句不应该的,这是苏紫自己惹出来的,那种男人可靠不可靠,她在夜场混了这么多年,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她自己不愿相信,把自己的眼睛给蒙上了,事到如今怪不得别人,可我不想看到她难受,我在潜意识里,已经将她定义为我的女人,现在还不算,以后呢,我坚持不懈的追求讨好,总有抱得美人归的一天。

  想到这儿我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我扶着车扶手,生怕骂得太激动了从车窗飞出去。

  “你丫不怕让人把**撅折了?别戳得太狠,当心拔不出来了,知道死于非命横尸街头的人都是什么样的吗,就你孙子这样的,老子活了二十五年,没见过这么王八蛋的,不怕走夜路让人凿了啊?人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的,今儿你碰上了苏紫,她不愿计较不愿找你要个说法,你他/妈以为一辆车就能弥补女人心灵和身体的创伤吗?那我上了你妈我给你一辆宝妈你乐意吗?哦对了,你妈不值一辆宝妈,那么个老女人都玩儿烂了的货,一辆二手自行车足够打发了,是吧,儿子?”

  我骂的汗都下来了,虽然跟着包头行走江湖学了不少脏话,但这么爽的骂人还真没有过,我觉得身子都是软的,王昌显然被我骂懵了,半天都没出声,我能隔着手机隐约听到那边有女人恩恩哦哦的声音,又来了一轮?

  “你他/妈算什么东西?别说我和她与你无关,就算有,也轮不到你教训我,你想占我便宜?那你先回去问问你奶奶,还记得有个男人叫王昌的,和他生下了你爸吗?小子,你还太嫩,我知道你,做律师的对吧,别惹我,到时候让你这条路走不通,苏紫那烂货,我给她一辆车不亏待了,就她那样的,给钱就能玩儿,值得我对她付出真心吗?你也是男人,男人有几颗心?就一颗,给也得给值得的女人,她不值,当初你情我愿,各取所需,现在她死了和我没关系,你不是喜欢捡破鞋吗,给你了。”

  王昌说完这番话就挂断了,我握着手机,微微愣怔,总觉得有一抹视线盯在我身上,我下意识的低头去看苏紫,她原本闭着的眼睛不知何时睁开了,直勾勾的望着我,虽然波澜不惊,但还是让我觉得特别萧凉。

  “他…”

  我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笑了笑,“我听见了。”她将手指在我胸口戳了戳,“呐,你的手机扩音系统太好了。如果是商业机密,我是不是应该要被杀人灭口?”

  酷匠网UH首☆发;

  真难得。

  苏紫在我的眼里,是个奇女子,她将风尘气演化成了一种令男人着迷的气韵,而不是艳俗,发生了这样的事,在三天之内失去了男人和孩子,她还能笑得出来,我搂紧了她,唇贴在她耳畔,对她说,“没关系,还有我。”

  我将苏紫送回了家,她躺在床上,沉默着看一本书,是匪我思存的,女人似乎都特别喜欢这种小说,其实我就觉得挺纳闷儿,小说永远是假的,现实里不会有那样的男人和女人,就算再逼真,也是假的,但不明白为什么还有那样多的人前赴后继扎进去,比如郭敬明,一个男人写出那么娘娘腔的文,我也觉得挺雷的。

  我给她盖好了毛毯,然后轻轻退出房间,有生以来第一次下厨,我的心有些惶惶的,别的不会,熬粥还有点印象,高考时候压力大,嘴里都是溃疡,什么都吃不下去,疼得我差点打爹骂娘的,我妈就顿顿给我熬粥,白米粥红豆粥,拌点小野菜,吃了两个多月,跟蚕一样又白又胖的,我凭着记忆熬了一大锅红枣小米粥,自己胆颤心惊的尝了一口,又静待了几秒钟,倒是没死,我就端进去给苏紫了。

  她懒洋洋的靠着床头,外面的阳光温柔明媚,洒在奶白色的床单上,一室柔和旖旎,她的长发散落在肩头,漆黑的眼睛折射出让我惊心动魄的光芒,真美,美到了心坎里。

  我和苏紫认识的这几天,比我一辈子都让我觉得漫长快乐,我每天早晨醒过来都有个盼头,支撑我在无聊的日复一日中活下去,就是她,这一个多月是我的工作空档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建设和谐社会的口号太深入人心了,那些坏蛋都弃恶从善了,一个官司都没有,我认识的几个长期合作的刑警也前所未有的悠闲,好几年都忙惯了,瞅不冷这么显得蛋疼,我也受不了,要不是有苏紫陪着我,我现在可能闲得跳楼自杀了。

  苏紫特别给我面子的喝了一大碗,凭我这几天对她的了解,她的饭量挺小的,也就我的四分之一那么多吧,所以我见她这么够意思特别激动,她伸出舌尖舔了舔自己唇角的米渍,这个动作险些把我的火勾了起来,但我拼命告诉自己要冷静,因为她刚流产,大夫说至少一个月不能有性/生活,我不能为了一时的痛快糟蹋了她身子,而且我也不清楚她在经历了对男人的绝望后是否愿意又是否有那个心情。

  她见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她,有些不好意思,抚了抚自己的头发,“我很憔悴,是吗。”

  我摇头,“你很美。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女人。”

  她微微一愣,“那你只爱女人的美貌吗,如果三十年后,我不再美貌了,你还会这样对我吗。”

  不得不说,男人和女人的理解思维,都是差很多的,关注点永远不同,我并没有回答她“不,一样,你在我心里是最美的,无论过去多少年。”我回答她的竟然是,“啊?真的假的,三十年后你还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那不就是要嫁给我了?试问,男人和女人,除了婚姻关系,谁能维持三十年不离不弃啊!

  苏紫显然一愣,然后捂着小腹控制不住的笑出来,“方砚!你…”

  她无奈的将头枕在软枕上,“你出去吧,我想睡会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