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8 秀色可餐

  我和苏紫同居了两天后,第三天的中午,她给了我一个特别大的惊喜,并不是我们再度滚到了一起,我还不敢妄想那么多,其实在这两天的朝夕相处中,我除了特别满足现状,每天都能看到她我就觉得真的很美好了,其次我觉得,那个雨夜发生的事,似乎是我做了一场梦,但如果是梦,她不会这样真切的出现在我生活里,可如果不是梦,她对我保持了一个很安全的距离,并不靠近,也不疏远,有几分暧昧,却发乎情止于礼。

  不过我挺喜欢这样的感觉。

  如果她真的和我太随便了,我反而觉得没什么征服欲。

  其实她就是个蛮随便的女人,她有过多少情史我不敢想,我也强迫自己不要去在意那些之前没认识时的过去,人无法决定和你共度一生的人何时出现,她的曾经如何空白,珍惜当下就够了。

  这点我很想得开,不然也没法喜欢她。

  她给我的惊喜在于,她还会做饭。

  能想到那种秀色可餐的女人坐在你对面,和你只有一米远,面前摆放着香肠烤肉蔬菜和水果,还有装b用的拉菲红酒,窗外高楼大厦风光旖旎,微风吹拂,音乐在耳畔缓缓流淌,她笑着对我说,“希望你喜欢。”

  我了个去,喜欢,整个人连屁股都舒畅极了!

  最新D…章节上酷Zx匠P☆网,:

  我将一块香肠塞进嘴里,特别夸张的做了个满足的表情,“哇塞,我活了二十五年,第一次吃到螃蟹味儿的肠子,太神奇了,你深得大厨真传啊!”

  她被我拍得咯咯笑,“还好吧,我父亲就是粤菜大厨,但我特别喜欢川菜,所以很少吃他做的,不过会点,我看你不怎么吃辣,猜你喜欢这个口味。”

  漂亮,优雅,性感,还聪慧体贴温柔细致。

  我觉得全国的几亿男同胞如果享受过我这样的待遇,肯定会争先恐后给苏紫立一块碑,上面就写着千年等一回啊,终于等到了你。

  那么多年纵情声色纸醉金迷,我从没这样满足过,每个早晨从陌生女人的床上醒来,都觉得更加空虚迷茫,年轻自然可以大把的挥霍青春,但到底有到头的一天,现在,我真宁愿立刻就白了头发,只要那时候陪在我身边的女人,还是她就成。

  哥们儿也算撒了血本了。

  毕竟白了头发的老头儿,那方面力不从心啊,我才碰了一次就不行了,我还是觉得可惜了点。

  我正在这里感慨万千,她忽然无比惆怅的将手里的叉子放下,端起了酒杯,看着我莞尔一笑,“方砚,我下午去手术。”

  她说完这句话我本能的愣住了,抬头去看她的表情,想要分辨出什么,却发现她平静的让我看不透。

  我清楚记得她抚摸自己小腹时浑身散发出的母性光辉,她应该是想留下这个孩子的,我以为她会哭,可她表现的太过平静,心理学上说,这样的女人手段特别狠,就是传说中的蛇蝎女人,一个女人如果连自己的孩子都能云淡风轻的舍弃,那她的骨子里实在狠到了家。

  我吞咽了一口唾沫,“这种事,一旦做了,就来不及后悔了,孩子没了就是没了,你要是确定,你不想要,我陪你去医院。”

  她喝了一口酒,“嗯,我不要。”

  苏紫是个特别利落的女人,一点不拖泥带水,我们吃完了午饭她就换好了衣服,二话不说推门就出去了。

  包头的车开走了,我拦了一辆出租,和她直奔医院。

  等待的过程特别漫长,我忽然理解了那些即将要见到自己孩子的父亲,那种心情是多么煎熬又紧张,我只是因为喜欢苏紫,她肚子里的孩子和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可我依然很担心,我怕她会出意外,半个小时的手术过程我出了一身的汗,直到看见护士搀扶着她出来,那一张风华绝代的小脸苍白的让我心疼。

  她倒在我怀里,头发都湿了,我拉住那个要走的大夫,“哎哎,不说无痛的吗,童叟无欺懂不懂啊?我是律师!曝光你们欺骗百姓的内幕信不信?”

  大夫冷笑一声,“随便啊,无痛的,做手术可能一点也不疼吗,信这种广告的人脑子有病吧?告我?可以啊,自己不想要孩子为了爽那么几秒钟不做措施,你们怪谁?不怀孕就不用做手术,都这么自觉点,我们也骗不了别人不是?”

  大夫说完瞥了我一眼,趾高气扬的走了,我望着那小人的背影,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驾鹤西去,真他/妈服了,这年头大夫比警察还牛,我从小就害怕警察,因为他们掌握生死大权啊,虽然也是执行命令的吧,但发生了紧急事件他们能先斩后奏,可我现在发现了,警察不牛,他们躺在手术台上也照样被大夫四分五裂,真正牛的在这儿呢。

  苏紫身子都软了,我摸着她的衣服,湿漉漉的,好像经历了一场多么盛大的厮杀一样,我拿出从家里带来的外套披在她身上,“没事吧,还疼吗?”

  她虚弱极了,朝我扯出一个特别憔悴的笑容,“还好,不算很疼,只是我身子太虚了,你刚才把大夫骂成那样,还告诉他你是律师,会不会对你造成不好的影响?”

  我嘿嘿一笑,“没事,他不知道我是谁,律师多了,再说,他们理亏在先,说好了无痛,就一点都不能疼,我们法律专业的都严谨,一个字一个字的抠,我现在就能起诉他们。”

  苏紫死死抓住我的手臂,一步一步的朝前挪着,我看不下去了,直接一个打横把她抱起来,“要不要给王昌打个电话?毕竟孩子也是他的,通知一声吧。”

  苏紫的脸埋在我胸口,声音细弱蚊呐,“好。”

  我们坐进车里,她昏昏欲睡,我拿她的手机给王昌打了一电话,直到第四次他才接,带着剧烈的喘息,我也不是傻子,自然明白,大白天的野/战他也够疯狂了,好歹四十岁的年纪,为了发泄生理也是挺拼的。

  我不知道自己哪儿来的一股邪火,苏紫为了他制造出来的后果在医院九死一生,他竟然在外面玩儿女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