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夫把他的话重复了一遍,有围观的病人家属直接拿早点砍了过来,包头哎哟哎哟捂着脑袋拉着我跑了,我气喘吁吁的不停拨打苏紫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我急得一拳头砸在墙壁上,骨节都青了,包头在我旁边骂骂咧咧的,“都更年期吧?没人要的老女人!故意没话找话跟我搭讪啊?老子问漂亮姑娘又没想找她女儿,跟我瞪什么眼!”

  他说完看了一眼我的手机屏幕,上面仍显示“连接中”,他拍了怕我屁股,“还没接啊,是不是逗你呢?”

  我烦躁的挥开他的手,站在角落处接着打,不好的预感更浓烈了。

  包头忽然喊了一嗓子,“哎哎,那怎么还打女人啊,哪个哥们儿这么没溜儿呀!有点男同胞的霸气没?欺负女人算什么好汉啊,嘿我这看不惯的正义感哎!”

  我顺着他的目光不经意看过去,那一瞬间就愣住了,一个穿着粉色裙子的女人跪坐在地上,披头散发的哭着,站在她面前一个男人,年纪四十多岁,将一份化验单扔在她脸上,“你想把帽子扣我头上?你以为我真傻到给野种当爹?”

  女人哭着摇头,一再强调是他的孩子,她的声音特别沙哑,像是哭了很久。

  包头仍旧在我旁边不停说着,我却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因为那个女人我认识,正是给我打电话让我过来的苏紫。

  包头仍旧在喋喋不休,可我的眼里只能看到苏紫无助的眼泪,我脚下不听使唤,直接冲了过去,在那个男人弯腰去揪她头发的前一刻,狠狠将他推开,我的力气太大了,又在愤怒的火焰上,男人被我推得一个踉跄,直接坐在了地上,“砰”地一声,捂着尾骨哀嚎。

  苏紫一愣,旋即爬过去询问他怎么了,男人蹙眉咬着牙,似乎很痛,苏紫忽然像疯了一样,她朝着我怒吼,“你凭什么打他?他是我男人,跟你有什么关系,不要以为我们怎么样了你就有权利干预我了!”

  我被她吼得愣住,良久都回不过神来,包头气得替我鸣不平,“臭娘们,你给他打的电话让他过来,你怎么过河拆桥啊?”

  苏紫抹了一把眼泪,精致的妆容微微有些花,“对不起,我冲动了。”

  “没事。”

  我特别犯贱的走过去,将她扶起来,低眸看了看那个还在吃痛的男人,“哥们儿,没事吧?”

  他抬眼看了看我,“她怀孕了,孩子是你的吗?”

  苏紫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我说了,不是任何男人的,是你的,是你的!”

  +#最新pv章)节上n酷S;匠◇o网‘《

  她太激动了,整个人都颠着,男人没好气的扶着墙壁站起来,掸了掸屁股上的土,“你自己都说了,你有过那么多男人,难道除了我就都不孕不育吗?我能让你怀,别的男人不能?”

  他说罢指了指我,“他不能吗?”

  苏紫忽然不说话了,她沉默了良久,直到男人抽完半根烟,她才看向他,“王昌,你对我说句实话,你在西城,又有女人了是不是。”

  男人原来叫王昌,大概这个就是包她的商人。

  他沉默着,点了一根烟,有一只在旁边看着的大夫走上来,对他冷言呵斥,“医院不允许抽烟,这不是你们家,为所欲为。”

  王昌抿了抿唇,没好气的掐灭,还瞪了那个大夫一眼。

  包头特别有眼力见的让周围人散了,然后拿着手包,退到了几米开外的地方,找了个椅子坐下。

  苏紫特别固执的盯着他,非要问出个答案不可,王昌有些懊恼的神色,“没有,你别疑神疑鬼行不行?”

  她苦笑着,眼泪大滴大滴的落在我手背上,很温热,我心疼得似乎被千刀万剐一样,我特别惊讶,我竟然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爱上一个女人,还是一个如此放纵的年长我五岁的女人。

  可感情这种事,能用理智去抗衡的也就算不上纯粹了,搀杂着欲望无可厚非,但不能掺杂着利益,我一直崇尚的就是单纯的感觉,而无关任何东西,虽然我一直都在游戏人间,却始终没有找到,而潜意识里告诉我,苏紫就是我想找的女人,并非因为我们有过一次她没要钱,这就算纯粹了,而是因为她给我的感觉。

  很多时候女人出淤泥而不染,并不需要身体多么干净,只是给男人给世俗的那份特别感。

  苏紫的声音特别好听,只是这一刻,有点悲凉,不属于我认识的那个,艳冠群芳的她。

  “是我疑神疑鬼吗,多少次了,我特意在深夜给你打电话,接的都是一个女人,我宁愿你像我一样,找很多人,而不是就那么一个,那一个意味着什么,爱情,是不是。你说过什么你记得吗,你说你只爱我的。”

  “呵呵。”男人冷笑,特别轻蔑的看着她,“有这样的爱情吗,一辈子就爱一个人,那他/妈还不如出家当和尚!我还说爱我老婆呢,她还给我生了一儿一女呢,我不还是跟你了?男人的话你也信,男人在床上说的信不得,床下说得更信不得,因为那是为了把你唬上床,苏紫,你在夜场混了十二年,这点道理都不懂吗?”

  “我不在乎过去。我只要现在现在,要未来,你做不到吗?”

  “没意思。”王昌一口否决,“反正这个孩子我不信是我的,鉴定我也不做,咱俩好聚好散,我说了,你玩儿可以,但你别让我知道,你给我戴了这么多绿帽子,花着我的钱找男人潇洒,现在跟我说孩子是我的,这一个月你玩儿了多少你心里没数吗,就算是我的,我还嫌他脏呢!”

  他说罢靠着墙壁扬起下巴,“你想要爱情,谁给得了你,你那些男人?苏紫,你过去那么烂,别还想着立牌坊,没人会稀罕你,清纯大学生一抓一大把,好歹比你干净吧,我凭什么养你?房子你别住了,明天把钥匙给我寄回去,车给你。”

  苏紫无声的掉着眼泪,她那副悲伤的样子,让我特别想替她灭了那些瞧不起她的男人,我狠狠攥着拳头,朝着那个男人看过去,我发誓,我这辈子都没这么坚定过。

  “我。我可以给她爱情,就像你说的,一辈子。”

  男人一愣,蹙眉打量着我,最终摇头笑了一声,骂了句神经病,然后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