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方砚,上学时候别人都叫我方言,问我哪个地儿的方言啊,搞两句听听伐?

  我也懒得搭理。我性格孤僻,喜欢冒险和刺激,当然,和大部分直男一样,我爱好女。

  大学主修法学系,辅佐了一门心理学,还练过擒拿手和跆拳道,这都为我之后的从业选择做了奠基,现在,我是星空律师事务所的一名职业律师,年薪六位数,但我是标准月光族。

  未婚未育,正广泛撒网重点培养媳妇儿人选,25岁,毕业三年了。

  想起那时候的青春,都觉得像做了一场梦,大一男扮女装跑进了女生宿舍,偷了校花三件内衣,手忙脚乱中还鼓捣出来一枚套子。

  当时心里就觉得无限荒凉,女神啊女神,竟然十八岁就被开垦了,能不能保持点清纯玉女该有的矜持啊?

  被宿管阿姨抓到在女生宿舍门口展览,阿姨问我和我那个同伙,“法学系的跑艺术生宿舍来作案,不觉得远点了吗?”

  同伙痛心疾首道,“哎哟我去,阿姨您戴博士伦吗?我们法学系最漂亮的女生都还不如您风韵犹存呢,偷她的我值当吗?”

  这话不假,法学系等于半个理工科,和金融是一样的,半文半理,这种专业狼多肉少,好不容易瞄上块肉,仔细一看,还是长了毛的,无从下口。

  于是整个大一,我和他都被冠以“裤衩哥”的外号。

  大二摸女老师屁股,气得人家递了辞呈,才发现原来自己的破坏力这么强悍。大三混入夜场,玩儿烂了各种游戏,若问我哪年被开苞,我只能回应一句“我不做处/男好多年,我不爱自己一个人睡的床沿。”

  大学毕业我凭借清白的书香世家背景进入了一家律师事务所,谁能想到一个那么潇洒胡闹的纨绔子弟竟然捧上了国家级别的铁饭碗,说实话,我也没想到,但我确实是这块材料。

  三年来,经过我手的案子大大小小不下百余个,胜诉率高达百分之九十。

  最牛的是南通省8.12特大贩毒案,我跟着刑警下了一线,顺利逮捕全部犯罪嫌疑人归案,并藉此一举成名,成为了响当当的金牌律师,向我表达爱慕之心的富婆多如过江之鲫,但我都拒绝了,因为我有我的原则,那就是绝不做小白脸委屈我的二弟吃那群满脸褶子腰上肥油的大妈。

  玩儿了这么多年,有些麻木了。

  关上灯不都是那么点事吗,谁还能多长点什么不成?

  于是空窗了半个月后,我就在极度寂寞中陷入了一场疯狂而晦涩的单相思。

  我第一次见到苏紫,是在国际名流夜总会的T台上,她第一个出场,那天晚上苏紫的艳冠群芳让我终生难忘。

  在此之前,我从没觉得一个女人的微笑可以这么耐人寻味,包括那些时尚杂志的封面女郎,都不及她的惊鸿一瞥让我疯狂。

  这一天我记得特别清楚,2008年的6月18日,我到上海做律师整整第三年。

  说来我还是要感激一下戚妙,我的第六个前女友外加同事,那天她神经兮兮的非要拉着我去夜总会,我不理解一个女人这么热衷男人找乐子的地方是为什么,但我最终还是架不住她的软磨硬泡去了,却没想到会遇到这样一个尤物。

  她站在舞台上,黑色的轻纱笼罩着她姣好的身材,一颦一笑都让底下的男人疯狂尖叫,她很冷艳,极少像同台的小姐笑得那么风情,却无疑是最闪亮的一个,她从底下几千人的沸腾中一眼望到了我,和她四目相视的霎那,我整个人都僵住了,从未有过的激动从身体每个角落迅速的涌上来,那一刻我屏息了全部的声音,只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

  真美,美艳不可方物。

  她似有似无的勾唇笑了笑,便下了台,最终一位闽南的老板以八万的价格拍下了她这一晚,是十八个小姐中的花魁。

  我黯然失色。

  凝视着她离开的背影,觉得心被挖掉了一个口子。

  戚妙喝了不少酒,已经开始说胡话了,她的手搭在我肩上,轻轻游移到胸口的位置,转圈圈,“方砚,你老实告诉我,别顾左右而言他,你到底为什么不要我了,你说啊!”

  我拍掉她的手,不耐烦的端起酒杯,她趴在吧台上,带着哭腔,“我那么喜欢你,我第一次都给你了,你凭什么不要我!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男人没好东西这话不假,我举双手赞同,但我和戚妙的第一次……还真是不堪回首。

  我每一个女朋友,几乎都同居过,但她是个例外,不只因为他父亲是我们律师事务所的老板,更因为她本身太单纯了,一个大学毕业还是雏儿的女孩,这等国宝我怎么下得去手?

  可她太喜欢我了,竟然从泰国空运来了点助情的东西,把我给整了,现在想起这件事,我都觉得愧对自己情场老手的称号,第一次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被吃了,还是个老雏儿,天啊!

  之后我就和她分手了,我知道自己挺不地道的,但我没办法接受一个想法设法来得到我的女人,工于心计是爱情里最虚伪的事情。

  不过所幸她挺大度的,这一点我倒是有点惭愧,我想过辞职,以免见面时太尴尬,她却满不在乎的说,“没事儿,一起干呗,买卖不成仁义在,睡一次算什么啊,睡个百八十次的分手了也不能都死去不是?”

  她虽然说的大大咧咧,但我再没见过她谈恋爱,一直没有。

  缘分这种事真是特别奇妙。

  很多人陪在身边一辈子,都无动于衷,有的人只是一眼就能驻扎在心上。

  人是这个世上最无趣最爱犯贱的物种。

  戚妙最终喝多了,整个人都像摊泥一样趴在吧台上,我付了款,将她抱出去,拦了一辆出租,我把她塞在后面的椅子上,正要跟进去,余光瞥到一侧一辆黑色的迈巴赫闪了左灯,我下意识的看过去,坐在副驾驶的女人笑靥如花,再不是刚才舞台上的黑色裙纱,而是一件白色的长裙,披了一个粉色的披肩,清纯明媚。

  )g酷◎匠^网~唯P…一正l,版/“,;r其他都…g是9盗\~版

  苏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