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厢里灯光灭了之后,那些泡的发涨的死尸看上去更加让人毛骨悚然。

   噗……

   为首的尸体突然喷出一口腥臭的尸水,师父和八戒连忙避过,慌乱间八戒的僧袍上沾了几滴,直接把僧袍腐蚀出了几个大洞。

   趁着两个人躲避尸水的功夫,几个尸体围上来,而其中的一具尸体却趁机退后,沿着车窗往外爬去。

   “拦住它!”师父大喊一声,老孙和王洋壮起胆追上去,一人拽住一条腿,然而那家伙力气奇大无比,一脚就把老孙踹出去老远。

   王洋好在年轻力壮,咬着牙抱住那条死尸腿死都不肯松手,不断大喊:“来人帮忙啊……”

   “小心你后面!”八戒猛然提醒王洋,接着车窗外的月光,一只满是腥臭血液的惨白的手,从王洋背后伸出来,直接掐住了王洋的脖子。

   这边手忙脚乱,师父大喝一声,右手驱魔戒猛然释放出一阵亮白的光晕,光芒所及之处,那些死尸仿佛被烈火灼烧一样四处躲避。

   “收!”师父咬着牙一挥手,一把定魂针撒出去,只顾着四处躲避光芒的死尸纷纷中招,被师父结结实实的钉住。

   没有了死尸阻拦,八戒冲过去,趁着王洋的脖子还没被拧断,狠狠地砸在那只鬼手上,打得鬼手发出阵阵青烟。

   这时,那个逃跑的死尸已经跳出了车窗,打斗声惊动了不远处车厢外面的旅客,纷纷向着这边张望。

   老孙爬下列车,挥舞着手电筒:“回去,全都回去,这边危险!!”

   只可惜,没人搭理老孙,几个好奇心强的家伙甚至还向前走了几步,想看清这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突然间,人群中发出一声激动的呼喊:“杜晓磊,你去哪儿了!”

   八戒脸色登时变了,喊叫的正是那个寻找走失男友的女孩子,无名妖魔此时附体的男尸,应该正是女孩的男朋友,叫做杜晓磊!

   师父操控着我的身体,急起直追,八戒也顾不得许多,冲上去拦在女孩子面前,大喊道:“危险退后!”

   女孩子根本不理会八戒,伸手就要把小和尚推开,却被小和尚紧紧地抱住。

   无名妖魔距离人群只剩下短短的十几米,如果让他冲入人群,后果不堪设想。

   情况已经危及到了极点,可是师父竟然停了下来,看着一拐一拐挪向人群的无名妖魔,师父仿佛自语一般:“小乐,你做的很好,师父为你自豪。”

   这句话说完,我隐隐的感觉到有些不妙,内心之中狂喊着:“师父!不可以。”

   正在被焚身咒一点点燃烧的身体突然感到一阵轻松,仿佛燃烧着自己的火源猛然偏移,视野里,师父的影像化作一道虚影冲出我的身体,直奔前方的无名妖魔,师父的魂魄之上,赫然燃烧着一团熊熊的焚身咒火。

   师父把焚身咒转移到了自己身上,并以此准备和无名妖魔同归于尽!

   或许是这妖魔的本能,无名妖魔似乎感到危险正在逼近,不顾一切的想要逃走,却依旧被师父紧紧抱住。

   “啊……”

   无名妖魔发出一阵声嘶力竭的惨叫,那声音仿佛并不属于人类,而是野兽,这种歇斯底里的痛苦呼号,直接让女孩子一把甩脱八戒,不顾一起的冲向趴在地上的‘杜晓磊。’ 轰!禁咒火光大作,无名妖魔,师父还有尸体之中尚未脱壳的杜晓磊三人的魂魄纠缠在一起,散发出漫天的光焰。

   普通人是看不见焚身咒火的,然而灵魂被烈火灼烧的时候,发出的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却可以影响到周围的人。

   女孩子猛然一愣,停在距离‘杜晓磊’几米开外的地方,脸上充满了恐惧。

   非但这个女孩,就连那些看热闹的人们,似乎也都愣住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毛骨悚然的感觉凭空产生。

   王洋也恢复过来,挣扎着跑下列车,和老孙一起将这群旅客重新赶回疏散。

   我瘫软在地,想要冲上去救师父,却是无能为力,我紧咬着牙,望着那团火焰,只喊出一声师父,眼中已经有泪流下。

   师父已经死了一次,然而这次,就真的是彻彻底底的形神俱灭,看着渐渐升腾上半空的烈焰,师父的灵魂似乎还在其中翻滚挣扎,我的心也如同刀绞一般,眼中虽然流泪,心内却已流血。

   “小乐!”熊熊烈焰中传来师父的声音:“你要记住,所谓妖魔……只是人心中的恶念幻化而成,无形无质,只要人心恶念不灭,妖魔难除。我们驱魔师的存在,就是为了和人心的黑暗进行这场永恒的博弈……不知何时开始……且没有尽头,记住,驱魔师的大道,在于救赎。

  人间混乱则妖魔兴起,驱魔师,就是要为这个不断崩坏的世界打补丁!记住!今天烈火燃尽,这妖魔会暂时消灭,但是很快就会重新聚集,你和他之间,进行的是一场无尽的较量!”

  师父的声音渐渐低下去,而半空中的禁咒火焰也缓缓熄灭,三具魂魄已然被烧得部分彼此,化作一团混沌的精光,那团精光嗖的一声飞离,直刺天际,消失的无影无踪。

  t最/新章节%上酷(匠网(}

  八戒走过来,扶起几乎已经瘫痪的我:“小乐,你的师父无愧于驱魔师的称号,伏魔卫道是他的宿命,你不要太伤心了。”

  我呆呆的看着这一切,身上不知从哪里生出力气,挣扎着站起摇:“师父已经做了他该做的,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我的任务了。”

  这时,老孙和王洋跑过来:“怎么办,火车上现在还有七具尸体,加上这个杜晓磊,一列正常运行的火车爆出八具泡的变了形的死尸,要是让这些旅客知道他们就在这些死尸上面坐了几个小时的火车,事情非闹大了不可。”

  八戒看看我,有些为难的叹了口气:“这些死者本该有一个体面的葬礼,不过人死如灯灭,尘归尘土归土,这种事还是交给我吧。”

  我点点头,示意一切按照八戒的意思去办,老孙和王洋赶忙回到车上,将小宋和眼镜乘警他们抬下来。

  八戒对着长长的列车,掏出法器,口中吟诵着佛经,方才肃杀阴森的氛围中,终于呈现出了一丝祥和。

  佛号声中,魂魄重入轮回,八戒睁开眼,伸手结印,死死地按住车厢墙壁,猛然注入法力。

  整个车厢轰的一声,被包裹在一团货真价实的火焰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