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体浸泡了这么久,早就看不出死者的本来面目,由于浮肿,爬出水箱的动作看上去即为滑稽,却没有人能笑得出来。

   “我已经赢了,第八个替身已经找到了。”

   浮肿尸体指着大个子,随后咚的一声倒在地上。

   王洋发出一声惊呼,大个子却缓缓的抬起头,站了起来,狞笑道:“没错,已经找到了。”

   “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了。”‘大个子缓缓走向了我,盯着我说。

   我浑身无力,瘫坐在一旁,猛然想起,那个在后半夜熄灯之后推着车子的列车员。

   八戒也明白过来:“你杀了那个列车员,附在她身体上,造成列车出轨,将数百冤魂困在车上,然后在每个月的破日杀害两个旅客作为你的容器,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大个子又狞笑道:“杨老九伤了我,让我不得不放弃了自己的身体,好在我如今集齐了这数百怨灵和八个替身,现在你们已经阻止不了我了。”

   竟然是他!半年前和师父一战,被击退的那个无名妖魔!

  U、看*正u版v章|节上Z酷.匠wG网D|

  他当时也被师父所伤,从时间上来算,应该是他刚逃走,紧接着列车就出了事,原来这场事故,根本就是他为了重塑身体导演的一场阴谋。

   “驱魔师,你们一次又一次坏我的事情,但也就到此为止了。”附在大个子尸体上的无名妖魔冷冷的哼了一声:“焚身咒,你本事虽然不精,但是这份骨气倒真的很像杨老九。现在,就让我解决掉你吧,世界上,再也没有驱魔师了。”

   八戒怒吼一声,拔出金刚杵冲上去,却轻易地被无名妖魔闪开,猛然张开大嘴的无名妖魔喷出一股腥臭的黑气,正中八戒的脸庞,小和尚咕咚一声栽倒在地上。

   “再见了。”无名妖魔看着我,仿佛看着一个死人。

   我完全无力反抗,在焚身咒的作用下,整个身体仿佛正在燃烧一样,恐怕就算无名妖魔不动手,我也绝对活不到天亮了。

   突然间,我体内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涌出,无名妖魔仿佛感觉到了这股力量,他倒退几步,惊声道:“你竟然还在?”

   什么意思?他这句话说的没头没脑,让我有些莫名其妙,然而下一秒,我就明白过来,因为我的身体竟然自己站了起来,并且开口说话了。

   “又见面了。”

  这声音很是淡然,也很是熟悉,当我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不由得完全惊呆了。

   “杨老九!”无名妖魔向后连退几步,显然是极为忌惮的样子:“我早就应该料到,你们驱魔师人丁不旺,却能够成为我最大的隐患,就是因为有那件东西。”

   我的手从怀中掏出那片叶子:“驱魔大道,一脉传承,岂是生死就能阻绝的,小乐,你怎么这么傻,焚身咒那种东西,是你能够随便念的吗?”

  师父!

  我心中大惊,我顿时热泪盈眶,竟然是师父的魂魄,是师父来了!

  然而我却丝毫也动弹不了,师父控制住我的身体后,便沉声道:“我们也算是交过几次手了,今天就做个了断。”

   说完,“我”便从地上抄起那把已经断掉的桃木剑。

   “亡人残剑,就这样也想对付我?”无名妖魔嘿嘿冷笑,似乎很不屑。

   师父竖起桃木剑,看着剑身上的断茬,微微笑道:“对付你这样连躯体都没有了的邪魔,足够了。”

   话音刚落,一张诛邪符随剑身刺出,狠狠地刺向无名妖魔。

   无名妖魔连忙后撤几步,闪身避开,然而桃木剑在师父手里,发挥的威力远远比我要强大,连招迭出,不断追击,看样子不把无名妖魔捅一个穿心透就不肯罢休。

   眼看着桃木剑几招之间就逼得无名妖魔左右支绌,这家伙毕竟不是自己的躯体,难以抵抗师父,几招一过,他狗急跳墙,直接窜起来,抓住列车的房顶用力,阴寒之气沿着车顶散开,整个车厢这次算是陷入了货真价实的黑暗之中。

   嗖的一声,师父抓住无名妖魔的破绽,狠狠地将桃木剑插入他肩头,黑暗中,我感到一阵热腾腾的带着腥味的液体飞溅在自己的脸上。

   然而似乎有些不对头,一剑得手,这家伙竟然丝毫没有反应,只是咚的一声倒在地上。

   “小心!”八戒突然大喊。

   他话音刚落,就见水箱里的那一排尸体中,又爬起来了一个。

   这家伙找了八个替身给自己拼凑身体,其中被他杀害的大个子,已经被师父摆平,谁知道无名妖魔如此狡猾,瞬间又转移到了另外一句死尸上面。

   死尸摇摇晃晃的走过来,八戒把身子一横,挥舞着金刚杵劈头就是一下。这一下子打中死尸的肩头,却并不致命,反而让八戒由于用力过猛失去了重心,踉踉跄跄的向前挪了两步,猛然被死尸一口咬住胳膊上的一块肉,疼的小和尚大叫起来。

   啪,师父上去就是一记飞脚,这叫魁星镇魔,算不上是功夫,更多的像是一种区驱魔师的仪式,一脚之下有着震天动地的威势,常常被驱魔师用来震慑邪灵。

   那死尸蹬蹬蹬后退数步,嘴上却还撕扯着八戒的一块肉,八戒疼得都快抽过去了,额头上的汗珠哗哗的往下流:“阿弥陀佛,不灭了你这个妖孽,那就是辱没了我们五台山的名声。”

   看不出小秃驴发起狠来也够厉害的,尽管胳膊上一大块肉都被死尸咬了下来,却激发的他更加生猛,三步两步冲上去,抡起金刚杵就砸。

   师父也没闲着,八戒攻左路,师父就挥着桃木剑从右路逼上去,死尸虽然凶悍,却依旧难以抵挡,终于被桃木剑再次刺中,扑通倒在地上没了动静。

   然而接下来的情况却还是不容乐观,这死尸刚倒下,就见水箱里的尸体突然间集体诈尸一般,扒着车厢的地板鱼贯爬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吴老怪说:

  今天出门,回来晚了,酷匠是11点审核人员下班,我现在快12点了更新,也不知能不能发出去,如果不行,只能大家明天看了,然后今天的章节,明天会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