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列车惊魂夜(1)

  我莞尔一笑,附在乘警耳边,轻声说了几句,乘警点点头,露出欣喜之色:“好办法。我这就去通知大家一起行动,”

   十几分钟后,车厢内的顶灯打开,不少人被刺目的灯光惊醒,发出不满的抱怨声。

   各车厢的乘警一起出动:“各位旅客,临时检查,请把你们的车票和身份证拿出来!”

   乘警们接过乘客的车票,粗略的扫了一眼,轻轻地将一块已经贴好双面不干胶的黄色纸片贴在车票背后,满身倦意的乘客们随手将车票揣进口袋。

   此时的我正坐在乘警办公席里疯狂的施法画符。

  这趟车一共十七节车厢,平均每节车厢按照一百一十人计算,总共需要一千八百多张子母护身符,我虽然把所有的存货都拿出来,施法拆解成不易发现的小片,却还是差了许多。

   终于,半个小时之后,六个乘警汗流浃背的聚集在办公席内:“按照你说的,全部发出去了,一个也没少。”

   我点点头,甩了甩已经酸痛不已的手臂,就在这时,桌面上子母护身符的母符猛然抖动起来,发出一阵青烟。

   我连忙将母符握在手中,闭眼念咒,猛然间睁开双眼:“十四车厢的卫生间里!”

   我和六个乘警,一共七个人,拼命地穿过拥挤的车厢过道,赶到十四车厢的卫生间门前,只见门口一个胖子正弯着腰,苦着脸说:“你们再不来我就报警啦,里面那人进去有半个小时了!”

   一种不想的预感涌上心头,我点点头,两个乘警拉着胖子往后面走去,我赶忙抽出一张破门符拍在卫生间的门上,啪的一声,卫生间门打开了。

   一个健硕的中年男子,横躺在卫生间污秽的地板上,脖子向后仰过去,眼眶里全部都是白眼仁,根本看不见瞳孔在哪里。

   “中邪了!”

   我示意几个乘警封锁这条通道,免得闲杂人等进来受了惊吓,从背囊里掏出一双铜筷子,夹在男子的中指上,狠狠地用力夹下去。

   男子猛然倒抽了一口气,整个身体坐了起来,然而白眼仁却丝毫不退,用尖细的嗓音怒骂:“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坏我的事情!”

   “我是你们这些妖魔邪祟的克星。”我说着,单手用力:“还不出来!不要逼我打得你魂飞魄散。”

   男子肥硕的身躯猛然抽搐起来,一只手抡起来直接给了我一耳光,登时就打得我眼冒金星,咬着牙按住这个男人,头也不回的喊:“你们马上去十二号车厢,把第三排靠窗户做的那个小光头给我叫过来!”

   几个乘警从没见过这么可怖的场面,都有点吓蒙住了,听到我的声音,一个乘警当即跑向十二号车厢,剩下的几个人硬着头皮上来帮我按住这个男人。

   突然间,男人停止了抽搐,然而还没等我们松一口气,最靠近男人的那个乘警一翻白眼,冲着身边的同事就是一拳,打的另一个乘警鼻血长流。

   这家伙还真狡猾,趁乱附在了另一个乘警身上。

   那个中邪的乘警一拳过后,转身就跑,我们刚准备起身去追,就看见他咚的一声‘飞’了回来,重重的摔在地板上。

   两米开外的地方,八戒拍拍腿上的灰尘:“还好我来得及时。”

   这边的动静惊醒了不少相邻车厢的旅客,渐渐地许多人站起身,踮着脚尖伸长脖子想要看清这边的情况。

   “我们刚才抓获了一个小偷,没事了大家休息。”

   乘警们一边安慰乘客,一边堵住通道入口,严防死守绝不放一个旅客靠近。

   我和八戒压住那个中邪的乘警,八戒咬着牙掏出金刚杵,顶在那人脑门上说:“这是什么看见了吗?不认识?告诉你,佛门金刚杵,打在你天灵盖上就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他居然还会吓唬人,不过这句话似乎吓住了那家伙,当即委顿在地上,头也不敢抬。

   等到其他乘警疏散了围观的旅客,有人递过来一条火车上配的床单,八戒用床单将中邪的乘警五花大绑,几个人将他围在中间,一路押送到乘警办公席。

   “你们到底是什么东西!”我逼视着‘乘警’,厉声逼问。

   ‘乘警’突然发出一阵鬼气森森的怪笑:“你抓住我有什么用,整个列车上全都是惨死的阴魂,你能抓的住几个?”

   我一愣:“不要耍花样,老实说出来,我可以让那个小和尚替你超度,何苦在凡间作恶找替身,即便是投了胎,来世也要偿还恶业。”

   ‘乘警’气冲冲的瞪着我:“我们死就死了,尸首无存无法下葬,到现在还躺在山涧里风吹日晒,任由蛇虫鼠蚁噬咬,投了胎照样是五形不全。”

   我皱着眉头:“你说清楚一点。”

  /$最新章;*节y上F酷匠网

   “两年前火车出轨,从十二车厢到十七车厢脱钩,车厢滚出去老远,我们几百个人在睡梦中被碾成肉泥,散落山涧,都是因为那个该死的列车员大半夜跑到驾驶室去和司机闲聊,结果在火车过弯的时候碰到脱钩按钮,我们几百号人啊……”

   “你是说,那次的事件根本不是意外?而是人工操作失误?”乘警问:“出事的时候,我就在车上,当时我自己的同事也遇难了,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一定调查清楚真相,还你们一个公道。”

   中了邪的‘乘警’恶毒的看着围在他身边的众人:“晚了,已经晚了,你们全部都得死!”

   说着,猛然张嘴去咬自己的舌头,八戒眼疾手快的直接把手臂塞进他嘴里,任由自己的手臂被咬的鲜血直流。

   “去拿东西来堵住他的嘴!”八戒忍着痛叫道。

   我抽出定魂针,径直扎在中邪乘警的天灵盖上,那张嘴猛的一松,八戒赶忙把自己的手臂抽了出来。

   “怎么样?没事吧。”

   八戒摆摆手:“阿弥陀佛,能救这位施主一命,受点小伤不算什么。”

   我点头:“我用定魂针暂时将这东西封在这位乘警的体内了,两个时辰之内他休想撞破屏障跑出来,不过他刚才说,整个列车里布满了阴魂,如果是真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八戒皱着眉头,问一个乘警:“列车好像就快要停站了,能不能让所有旅客都下车?”

   乘警为难的摇摇头:“如果用这个理由让所有旅客下车,恐怕造成的影响会太过恶劣。不过……”

   “都什么时候了,有办法就赶紧说。”我催促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吴老怪 说:

  昨天晚上有事出门,今天继续三更。

书库 目录 4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