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个小鬼,竟敢在我高小乐面前造次,我立刻起身,将一根定魂针夹在指缝中,迅捷无比的拍在女孩子的肩膀上。

   那个枯瘦鬼尖叫着被钉在定魂针上,好在女孩听不见,我刚刚将那家伙塞进自己的背囊,就看见女孩莫名其妙的看着我:“有事吗先生?”

   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呃,没事,我是想说,现在已经晚了,而且也没有灯,你走来走去的,估计也是白费力气,再说那么大个人,不会有事的。”

   女孩犹豫了下,点点头,就回到座位上,却仍是不断的四处张望。

  这下子,我也不敢睡了,很明显,这辆列车很不正常。

   我抬头看了看列车前端的电子时钟,上面显示时间已经到了午夜。

   我有些悄悄拍醒八戒,提醒他列车上有点不对劲,让他帮忙盯着,而我自己则迅速走到卫生间里,把门从里面反锁上,拿出了刚才的那枚定魂针。

   那小鬼此时还被我插在定魂针上,扯着嗓子嗷嗷直叫,我轻轻一拔,小鬼转身就要逃,却被我一把扯住拽了回来:“别做梦了,你这种级别的小鬼休想从我手上逃出去。你刚才附在女孩背后想干什么?”

   小鬼呲牙咧嘴的,仿佛听不懂人话一样,猛然间张开大嘴露出一排乱糟糟的尖牙,就奔着我咬了过来。

   这家伙居然还挺凶,我不由分说猛然一掌拍过去,正拍在小鬼身上,谁知这小鬼看着凶,其实没什么本事,居然直接就被我打的魂飞魄散了。

   我呆住了,这个......本来还想问个口供,这回可好,下手重了,给打死了。

  我正纳闷,卫生间外面忽然有人敲门,我开门一看,一个乘警脸色有点不对劲地问我:“刚才卫生间里的声音,是你发出来的?”

   其实那是魂魄散去的时候,小鬼发出的叫声穿透生死界,不过我早有准备,点点头:“没错,我刚才在看鬼片,耳机插头松了。”

   乘警将信将疑的看着我,转身准备离去,我想了想,赶忙叫住乘警,将那女孩的遭遇说了一遍,想让他们帮忙找人。

  我说完后,乘警似乎有些不信,不过这时那女孩也走了过来,又亲自对他说了一遍之后,那乘警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

   “我知道了,请放心,我会妥善处理的。”乘警说着,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一边转过身掏出对讲机,压低声音:“又是一个失踪的,立即排查,一定要找出来。”

   他说完要走,我却听出端倪,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什么意思?除了那个男的,难道还有其他人失踪?”

   乘警连忙甩开我的手:“我警告你,这件事情应该由我们警察来处理,你不要乱嚷,否则引发乘客的恐慌,你要负责。”

   “我只是想帮忙。”我盯着乘警的眼睛:“你们……是不是遇到常规手段难以解决的东西了?”

   乘警一愣:“你究竟是什么人,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微微一笑,扬起我的背囊,露出‘天缘道馆’四个字:“我是道士。”这个时候我只能说自己是道士,谁知道驱魔师是干嘛的?

  {?酷匠R网3唯l一l正p版,“z其☆他都e是盗A…版

   乘警苦笑一声,将我拉到车厢连接板的地方,压低了声音:“我们是碰见了一个反侦察能力极强的杀人犯,而不是妖魔鬼怪,小道士,我警告你不要妖言惑众。”

   “什么样的杀人犯能在一个小时内,把一个大活人变得无影无踪。”我直视着乘警的双眼说道:“现在情况危急,如果你能老老实实开诚布公的告诉我关于这辆列车的一切,说不定还能挽救。”

   乘警看上去很纠结的样子,咬着牙拉着我进了乘警休息室,一把打开自己桌上的笔记本电脑:“就是这个链接,你自己点进去看。”

   这是一篇旧的新闻稿,新闻内容讲述的是一趟列车由于机械故障出轨,引发了惨重的伤亡,事故处理部门将列车残害运回修理厂,除了一部分车厢受损严重报废掉了,剩下的车厢经过修复,重新上路,成为了现在的642次列车。

   642次列车?不就是这一趟车吗?

   我抬起头,乘警有些紧张的看着窗外:“你以为我们没往这方面想过?但我们是警察,即便想到了,也不能从你们这些人的角度去看待案件,但是从我个人而言,我已经找不到别的解释方法了。自从那些出了事故的车厢重新投入运营,这辆列车就怪事频发,算上今天这个,已经是第七个失踪者了。”

   “之前还有六个失踪者?”我一惊:“他们的失踪情况,有记录吗?”

   乘警点点头:“我这里有案卷记录。”

   翻看着案卷记录,我发现这些失踪者的失踪事件大都集中在午夜十一点到凌晨一点钟之间,失踪的细节五花八门,有的是趴在桌子上睡觉,旁边的人一觉醒来就看不见他了。有的是去上厕所,等到外面排队的人气的骂娘一脚踹开厕所们,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行了,或许你有本事抓鬼,但是看卷宗的事情还是交给我们吧。”我还没看太清,乘警就收起案卷:“请你务必保密,到时候如果真的遇上了那些东西,我会联系你的。”

   我站起身,皱着眉头:“前六位失踪者,好像是两两一组,在同一天晚上失踪的。”

   乘警一愣,打开案卷,嘴巴张的老大:“真的,全都是跟说好了似的,两两一组,失踪事件前后差不到两个小时。”

   “糟了,如果那样的话,今晚还会有人要出事!”乘警猛然意识到,就要抓起对讲机呼叫。

   我拦住乘警,从背包里掏出一叠符纸递给他:“别慌,这或许还是一个机会,今晚的第一个失踪者到现在为止,已经失踪大约一个小时二十分钟,我们还有大概四十分钟的时间,你现在和你的同事,去把这些符纸悄悄地塞进每一个乘客的衣兜。”

   乘警傻眼了:“这不好办吧,我怎么跟他们说?坐火车搞活动,免费赠送一人一张平安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