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我低喝一声,和八戒一同冲下小坡,八戒这小子腿脚还真利索,三下两下把我甩出几个身位,一马当先的冲进小庙,照着男子脖子上的那只黄皮子就是一家伙。

  男子应声倒地,脖子上那只黄皮子也尖叫一声掉在地上,两侧的黄皮子们一哄而散。

  那最大个头的大黄皮子挣扎起来就要跑,我赶忙掏出缚妖绳,远远地甩过去。

  缚妖绳上面绑缚着铜钱,是专门驱邪用的,打在黄皮子身上,发出嗤嗤的响声,黄皮子嗷的一嗓子,声音尖锐仿佛刀子划在玻璃上一样,让人牙齿发酸头皮发麻。不等我上去抓住它,猛然一窜就逃进小庙深处,再也没了踪影。

  这些家伙跑的倒快,我和八戒决定先救人再说,这小庙邪门的很,肯定是不能再呆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离开这里,于是我们两个当即合力将男子抬起来,一路跑回了棺材旁。

  我们把他放在地上,我伸手按在男子胸口,他还活着,有心跳,胸口也有温度,我点头道:“还行,命还在,不过被黄皮子附身,一时半会儿恐怕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

  八戒点点头:“阿弥陀佛,这位施主可是倒霉了,我这就去取毛毡来,这里天气寒冷,可不能再冻坏了他。”

  我们俩点起篝火,把自己的毛毡全盖在男子身上,而且也没敢离开棺材附近,因为那里面还躺着一具尸体呢,棺材盖子还是敞开的,这种情况下,我们要是走了,保不齐还得出事。

  就这样,我俩守到后半夜,我都快要坚持不住了,男子终于有了动静,八戒上前招呼了几声,男子就缓缓睁开了眼睛。

  “你们是谁,这是哪里?”他显得有点惊慌,就要挣扎起来,我按住他说:“别慌,我们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还记得自己刚才都做了什么吗?”

  男子一脸茫然,又转头看到了那棺材,顿时就激灵一下,苦着脸说:“我、我记得,我收了人家五百块钱,来这里配阴婚的。”

  “配阴婚?”我顿时就惊讶,还有这种事?历来配阴婚,都是死人和死人之间的事儿,这怎么活人和死人配上阴婚了?

  “你刚才被黄皮子附体了,是我们救了你,说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给一个死人配阴婚?”我从旁边八戒手里接过水来,给他喝了一口。

  男子喝下了水,似乎有了点力气,于是便坐起来,只是神情间看上去还有些恍恍惚惚的,便断断续续的讲述起来。

  原来,他和棺木里穿着红衣的女子住在同一个村子,是个光棍汉,家里很穷。

  那个女子,半年之前得了个怪病,躺在床上长睡不醒,村里人都很奇怪,私下里议论,都说这女子被什么东西迷了。

  那家人也曾找过很多大夫,包括阴阳先生来看,却都没看出什么来,于是只好这么维持了下来,好在那女子半年不吃不喝,身子却似乎没受什么影响,只是常年不出屋,脸色白了很多,其他居然没什么变化,反倒还比以前胖了一点。

  只是在前几天,那女子忽然坐了起来,把全家人都吓了一跳,以为她已经好了,谁知那女子醒来后只说了句:“爸妈,我要走了,你们以后保重。”

  说完之后,她便咕咚倒在床上,死了。

  女子突然离世,家里人虽然惊讶不已,却也没办法,只得准备操办后事。

  只是按照当地习俗,死后尸身要在家里停放三天,才能安葬,但在这三天之中,那主持操办的阴阳先生,却发生了异常。

  ¤更*》新最t快8上?V酷;匠网%

  那个已经死去的女子,尸身居然没有半点僵硬,甚至和活人几乎没有区别,脸色虽然苍白了点,但看着也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那先生就说,这女子死的蹊跷,又尸身不僵,可能是因为还未曾婚配,心有不甘,如果就这样下葬,恐怕以后会生出事端,否则这一家老小,甚至整个村子,怕是都要不得安宁。

  那家人吓坏了,就问先生怎么办,先生就给出了个主意,说是要给女子配一门阴婚,才能将此事化解。

  按理说,阴婚自然是要死人与死人配了,但这里本是小地方,哪有那么多合适的人选。阴阳先生算来算去,就说本村有一个活人的八字还凑合。

  这个活人,自然就是这个男的了,他今年都快三十了,穷的叮当响,也没媳妇,于是女子的家人找到了他,好说歹说,又出了一笔钱,他本来不同意,谁愿意跟死人结亲啊?但是那女孩家人苦苦哀求,又许了很多好处,他思量再三后,就勉强答应了下来。

  接下来,一切都按照那阴阳先生的意思招办,柳木棺材,阴时破日,双人同葬,这是一种极端之法,为的就是镇住女尸,让死的不明不白的女子魂魄能够入土为安,不要生出事端。

  他说到这里,忽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我忙问他后来如何了,他挠了挠头才说,他从小家里穷,快三十岁了也没碰过女人,当时和那女子躺在一个棺材里,碰到女孩的身子,不知怎的就冒出了一股邪念。心想管他阴魂阳婚的,成了婚就是他老婆,眼看着女子长得也不赖,心里一迷糊,上去就亲了一口。

  结果就是这亲一口惹了祸,他刚刚碰到女子的嘴唇,只觉一股异香扑鼻,两眼一黑直接就昏了过去,后面的事情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听完了男子的讲述,说实话要不是这家伙现在身体状态不好,我都敢直接笑场,这特么得饥渴成什么样子,还真是应了那句‘从来色胆大如天’,兴致来了死活都不是问题啊。

  我想到这里,正在琢磨那女子到底是怎么回事,身后忽然起了一阵冷风,我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一回头不要紧,我和八戒都差点叫出声来。

  那女尸,竟然不知何时爬出了棺材,就站在我们的身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吴老怪说:

  今天晚上也有加更,么么哒~~我知道大家想多看的迫切心情,但是也得保证质量啊,写的太快了,质量难保啊,我尽量努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