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吕薇的指引下,我们离开酒店,继续上路,在八戒的坚持下,靠着两双脚板向着五台山进发。

   三天后,我们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山沟,眼看天色将暗,却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而且这里的地势很古怪,到处都是沟沟坎坎,放眼望去,整个大地仿佛一张布满皱纹的老脸一样。

   连续几天的跋涉,我已是累的不行,拉着八戒坐在山坡上:“今天就到这里吧,我看前面多半也不会再有村子,再这么走下去万一失足掉进山沟里,你也就不用修行,直接去见佛祖了。”

   八戒也往前望了望,点头道:“那好吧,只是今天又要让你跟我露宿野外了。”

   我叹了口气,摆摆手:“跟我就别客气了,好在咱们还有吃的,对付一下吧。”

  行囊里装了不少野外露宿的应用之物,大到铺在地上的帆布毛毡,小到干粮熏肉,我们的物资补给还算充足,点燃了一堆篝火,我和八戒坐在帆布上,身上裹着厚厚的毛毡,抱着干粮就着凉水总算对付了一顿。

   现在的天虽然有些冷了,但这山里背风,靠着篝火过夜还算不是特别难熬。躺在篝火边,听着耳边呼呼作响的山风,白天里的倦意潮水般的袭来,很快,我就进入了梦乡。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感到有人在轻轻推我,揉着眼睛坐起来,正看见八戒有些古怪的看着我。

   “小乐,那边有点不对劲。”

   “怎么了?”

  我开口问道,八戒示意我不要说话,然后拉着我,猫着腰来到一处山坡上,借着月光,我看到了在前方不远处,影影绰绰站立着十几个人影,弯着腰干得热火朝天。

  我不由奇怪,这些人大半夜的是在干嘛?

  这群人的后方,摆放着一个造型奇特的超大号木箱,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是谁家的双人床被抬到这荒郊野外来了。

   凝神倾听,这些人好像在说着什么,然而话音却混在风声里听的不是很清楚。很快,这些人挖好了一个三米见方,深约五尺的大土坑,一群人相互应和着拉来一捆捆绳子,将那个大木箱吊起,缓缓放进土坑里去。

  最xu新章,x节#☆上酷6匠$网《\

   忙完了这些,一行人有的放鞭炮,有的化纸钱,其余的则肃立在土坑之前哭坟。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明白,这些人竟然是在给人下葬。

   这事情也太不正常了,按照各地风俗,下葬迎亲这类红白大事,从来都没有晚上做的。而且他们难道不看黄历么,今天太岁当值,阴司鬼门半开,最忌上梁、安葬。

   把下葬日期选在这种时候,死者难安,子孙后嗣福薄。我仔细想了想,如今这个情况,恐怕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逝者乃是未成家的年轻人,且多为横死,这种情况下死者怨气极重,所以选在这种阴时破日,来压制死者怨气。

   不过这种方法历来是被我们驱魔师所不屑,因为这纯粹就是顾头不顾尾,只能解一时之忧,眼下虽然能压制住,但是往后呢?风水轮转,日月变迁,总有一天此地格局变化,将会带来无穷的后患。

   想到这里,我猛然想到下面那棺木大到离谱的型号,心里犯了嘀咕,不对啊,就算是下葬,也不可能弄这么大的棺材,难道埋的居然是头牛?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功夫,那帮人收拾停当离开,我跟八戒目送着他们消失在前面山头,互相对视一眼,当即爬起来就往过跑。

   跑到近前一看,那棺木居然没有盖土,我心中一沉,这又是怎么回事?

   来不及多想,我迅速来到棺木旁边,随即伸手在上面摸了几下,心中又叫了一声好奇怪。

  寿材不同于普通家具,对于材质来说极为讲究,普通人的寿材,多用杉木、柏木,有钱的,可能会用到楠木,再土豪点的,恐怕就会用金丝楠木,紫檀,阴沉木等等不一而足。然而这具棺材,用的竟然是柳木,这可是犯了大忌讳的。

   柳树是五鬼之首,也被我们驱魔师叫做萦魂树,之所以忌讳用它做棺材,是因为它的材质阴气太重,极易对逝者的阴魂产生诱导,导致阴魂附在寿材上无法正常往生轮回。

   但是这帮家伙不但用柳树做寿材,甚至还搞得这么大,这简直是让我这个驱魔师挠破头也想不通的事情。

   就在这时,棺材盖突然发出怪异的声音,似乎是木材间的缝隙发生摩擦。我当时就后退了一步,凝神注意,心想难不成是棺材里的死者尸变了?

   哼哼,阴时破日下葬,五鬼柳木做棺,这简直就是尸变的标配,也是我跟八戒该当碰上这档子事情,躺在山坡上好好地睡觉,偏偏要来一探究竟,这下好了,准备干架吧。

   八戒看了我一眼,自然明白我的意思,两个人分别向后退了几步,互为犄角,金刚杵和桃木剑分别被我俩攥在手中,四只眼睛死死的盯着蠕动的棺盖。

   棺盖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缓缓被移开了,我的心也随着提起,眼睛眨也不眨,下一刻,棺材里面探出了一只惨白的手,八戒当时就要动手,却被我用目光制止,随后,棺材里面忽的一下,一个男人从里面坐了起来。

  但奇怪的是,这男人虽然面无表情,神情呆滞,目光散乱,但胸口却微微起伏,显然还有呼吸,并不是个死人。

  这情况越发的离奇了,八戒也是大为惊讶,接下来,那男人忽然动了,他脖子极为机械的转过去向着棺木内看了一眼,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随即就跳出棺材,朝着山坡另一方踉跄走去。

  “这家伙必有古怪,我们快追上去看看。”八戒说着就要往前跑,我却一眼看见棺材里面的情况,忙拉住八戒说:“别急着追,棺木里还有古怪!”

  我们俩一起往棺材里看去,雪白的月光照在棺材之中,只见棺材里面,还躺着一个穿着红嫁衣的年轻女子。

  只是,这女子气息全无,面色惨白,显然是一具女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吴老怪说:

  继续求追书......QQ一键登录即可,要不了三秒钟,还有免费的撸撸,大家帮帮忙,咱们要冲到排行榜前面去,不登录是没有数据增加的,谢谢大家了,我争取每天都三更,如果大家给力,我拼一下,偶尔来个四更也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