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倒是可以帮你,不过......”我脑筋一转,想到一个把这家伙收为己用的点子。

   鬼魂忙连连点头:“求求你救救我,我实在是受不了了。”

   “好。”我从身上取出一瓶用鳖虫熬制的药膏,“我先帮你止痛吧。”

   这东西性阴寒,是用来治疗烧伤的良药,兼具补充阴气的功效,我将药膏抠出来一坨:“你是鬼,没办法吃药,好好过来闻闻吧。”

   这家伙好像大烟鬼见了福寿膏一样,抽着鼻子猛闻,脸上出现一种满足的神态。

   “这东西能给你止痛,但是却治标不治本,你之所以会这么痛苦,就是有一只鳖幽灵在暗处一直蚕食你魂魄中的阴气,想要彻底摆脱这种痛苦,只有与我合作,明白吗?”

   这家伙忙说:“好,我听你的。”

   “现在我要你一五一十的告诉我,你死后都发生了什么,你一直在这座酒店里游荡吗?”我问。

   鬼魂摇头:“我早就离开酒店了啊,我记得当时有一种怪力把我从身体里抽出去,然后有一张血盆大口把我吞了进来,我进来之后就一直呆在这里,想跑也跑不出去。”

   什么!一张血盆大口?

  我愣了片刻,随后就意识到一个极为恐怖的现实。

   我,妞妞,八戒,慧觉法师,唐经理以及其他所有人,都已经被鳖幽灵吞吃掉了!

   我忽然想起来,根据驱魔录中的记载,鳖幽灵有一种很奇特的能力,就是把被害人的身体身体缩小,吞入腹中吸收阴气,当阴气吸收殆尽的时候,才把这些人的尸骸排泄出来。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刚才我感到楼层晃动,甚至崴脚的时候,正是鳖幽灵摆脱了八戒,顺着水管水遁道楼梯间内,用极快的速度将我和妞妞吞噬进了腹中。

  而后来发生的一切,其实都是在鳖幽灵的肚子里发生的,但我跑的楼梯是怎么回事,它总不可能把楼梯也给吞了吧?

  我想来想去,那可能就是一种幻象了,我走了那么半天,其实就是在它的肚子里转悠,后面八戒和其他人接二连三的进来,就是陆续被它吞进来了。 我脑中急速转动,思索着该如何出去,好在驱魔录里面记录的够详细,很快就让我想起了一个办法。

  鳖幽灵这种东西,就是因为太过偏爱阴气,所以对烈阳属性的法器极度敏感,如果说我此时做法,刺激它一下,想要让它打个喷嚏把我们弄出来,估计应该可以成功。

   “去,帮我把所有人搬到一起。”我命令鬼魂。

   鬼魂靠着我缓解了疼痛,当然不敢违抗,老老实实地将所有人都集中在一起。

   我上前,摘下妞妞手上的银指环,在“墙壁”上划了一个“卍”字,整个右手拍在墙壁上,不断地念动法咒,卍字符渐渐的发出一色淡黄色的微茫。

   很快,这个‘楼道’里仿佛遭遇了地震一样,开始不停地晃动起来,看样子我的办法凑效了。

   约莫过了十几秒钟,周围一阵剧烈震动,突然就有一股巨大的推力将我们推向下方。

   不对呀,我预计的是打喷嚏把我们打出去?怎么反而往深处吸?我赶忙尝试着去拉住什么东西,然而这股吸力实在是太过强大,我们飞速的下坠着。

   忽然,我在下坠的过程中竟看见了慧觉法师,贴在那“墙壁”的暗处一动不动,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我顺手一扯,将他扯入我的阵法之内。

   下坠的力道越来越大,前方传来一阵恶臭的气息,而且气味越来越浓重,我心中升起个不妙的念叨,暗暗嘀咕,这该不会是让我们走后门出去吧?

   结果不幸被我言重,一阵猛烈地气流中,我们哗哗哗的被鳖幽灵喷了出来。

   我忍着恶心,爬起来一看,这才发现,从头到尾,我们根本就没有离开十九楼,这里还是那处楼道,刚才鳖幽灵不过是吃饱喝足之后,躺在这里打了个盹罢了。

   看到我们出来了,鳖幽灵大怒,猛然摆动着四只脚蹼,向我爬过来。

   “看来只能用最后一招了。”我心中默念,猛然从背囊里取出那片号称被我们驱魔师代代相传的枯黄树叶,死死地用大拇指和无名指捏住:“祖师爷显灵,弟子高小乐恭请祖师爷法身!”

   这句咒文念出来之后,那片枯黄的树叶在一瞬间竟然恢复了生机,一抹绿色顺着焦黄的叶脉延展分布,随即,我感到一阵强大的力量从枯黄树叶上涌进我的身体里。

  此时的我,感觉就好像在看4D电影一样,一切的一切都是极为真实,然而我的身体却已经动不了了,或者说我已经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我瞪大眼睛,却看见自己摆了个怪异的姿势,同时一个声音竟从我的身体里发出...... “第三十九代驱魔师洪飞虎在此,妖魔休得放肆。”

   随后就见我的手不受控制的自己探入布囊,那声音有些不满地说:“你是几代的小徒孙,怎么背囊里如此寒酸,我当年传下来的法器都被你师父太师父太太师父他们贪污了不成?”

  !8酷;“匠◎网*首发:

   我在心中默默苦笑,知道自己已经被祖师爷附体,不过这位祖师爷爷,我倒是想有几件厉害法器,师父也没给我留啊!

   那声音长叹一声:“好吧,没有趁手法器,用这个驱魔戒也算是差强人意了。”

   说完,“我”横着手肘,猛然结出一个连我自己的都没有见过古怪法印,凝聚成一团清光,转而张口咬破手指,将血滴洒进那团清光之中。

  清光浴血后猛然暴涨,那声音哼哼一笑,直接冲向鳖幽灵,将清光砸了过去。 刚才还不可一世的鳖幽灵,见到这清光后终于出现了一丝慌乱的迹象,猛然摆着尾巴想要逃窜,无奈他那只鳖盖子又大又圆,就算是掉个头也得半天,当即被砸中,发出一声嘶嚎,咕咚就趴在了地上。

   眼看着鳖幽灵占了下风,‘我’却根本不给它喘息的机会,大笑一声,拔出背囊里的桃木剑,狠狠地插入鳖幽灵的后颈。

   那鳖幽灵发出一声惨呼,软软垂倒在地,不住喘息,看来受伤不轻,‘我’上前又要出手,但就在这时,我的身上却传来一阵无力感,就好像刚才那股力量在迅速流失,竟脚下一软,也倒在了地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