鳖幽灵撞坏了水管,准备顺着水柱水遁而去,眼看着就要消失。

  我和八戒撒腿就要追,结果人家慧能法师看到鳖幽灵准备水遁的时候,根本就不着急,只是把手伸进钵盂之中,抓出一把仿若透明的花瓣落在地上,有不少飘散到水管喷出的水中,鳖幽灵猛然向着水柱迎面扑上,却突然间被一股无形的立场堵住挡了回来。

  “这是怎么招数?”或许是因为慧能大师的招数太过少见,我有些没看明白,八戒叫了声好,这才说道:“这是佛家的招数,叫做含笑沾花,以法力凝成花瓣,花瓣所到之处,便成结界,慧能法师把花瓣洒在地面上的一滩水上,而那一滩水和墙壁里喷出来的水珠相连,便等于是同时封锁了所有沾了水的地方。”

  我不由暗赞,这慧能法师看着油光满面的,居然还真有本事!

  %酷匠Bv网¤首‘发!》

  这时,鳖幽灵水遁不成,凶性大发,一双眼睛在漆黑的楼道里闪烁着绿光。

  “八戒,先想办法把灯弄亮,这畜生看上去有些畏光!”我赶忙大喊一声,然而八戒站在那里东张西望,我指着他旁边不远处喊:“你旁边不远就是配电箱,把电闸推上去啊!”

  八戒挠了挠头:“什么是配电箱啊......”我顿时无语,这真是隔行如隔山,刚才还很勇猛的小和尚,居然连配电箱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在这时,鳖幽灵再次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嘶吼,猛然冲了上来!

  慧能法师双手将禅杖横在胸前,口中不断念着佛家真言,他的四个随从僧人则站在他身后,围成一个半月形状,各自伸出手掌按在他的身上。

  “却月阵?”八戒诧异道:“卧龙寺的人怎么会我们五台山的阵法?”

  我还来不及多问,鳖幽灵已经冲了上来,恶狠狠地撞在慧能法师的禅杖上,幽绿色的鬼芒和金色的佛光在漆黑的走廊里强烈碰撞,就像一场大爆炸似的,我耳边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刚叫声不好,脑中嗡的一下,就失去了意识。

  不知什么时候,周围突然安静下来,我缓缓睁开眼睛,借着走廊尽头窗外的月光,才看清周围的情况。

  慧能法师和他的随从僧人们横七竖八的倒了一地,八戒则躺在我身边,不远处,绿光闪动……

  绿光!

  对了,我忽然想起了一切,那是鳖幽灵,刚才那一下猛烈撞击之后,应该是连同鳖幽灵在内的所有在场者全部晕了过去,如今竟然只有鳖幽灵最先醒过来。

  我万万没想到,我和八戒,加上慧能法师和他的弟子,七个修行之人上阵,却依旧没能打的过一个鳖幽灵。

  然而我没有时间沮丧,因为鳖幽灵不但醒来了,似乎还愈发精神,颈部接合后面鳖盖子的地方正慢慢的淌着绿色的液体,看样子像是受伤了,很显然,鳖幽灵被这一处伤口弄得极为焦躁。

  在楼道里爬行了片刻,鳖幽灵来到慧能法师身前,慧能法师依旧在昏迷中,丝毫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这家伙想干什么?我看这鳖幽灵,猛然间,鳖幽灵张开血盆大口,本来还有几分像人的脑袋登时变得极为古怪,好像一条贪心不足的蟒蛇一般,直接把慧能法师的脑袋吞进口中。

  我的胃部猛烈的翻腾着,自我师从师父,成为这个见习驱魔师的时候,也算是身经百战,但是如今这样血腥的场面,依然让我有些无法接受。

  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在颤抖着,我是害怕了吗?我不知道,我高小乐从小就不知道怕字怎么写。但是为什么?本应该站起来和鳖幽灵决一死战的,而我现在却站不起来呢。

  不行,我是驱魔师,我要站起来,我要站起来……

  我不断的在心中默念,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看着鳖幽灵将整个慧能法师的露出在外面的一点身体慢慢吞噬下去。

  “阿弥陀佛,孽障,你还敢伤人!”八戒突然从地上跳了起来,扑上前去,当即和鳖幽灵扭打在一起,看着这一幕,我也爬了起来,刚想要上去帮忙,八戒头也不回的大喊起来。

  “小乐你快走,这个鳖幽灵道行太深,就算我们所有人联合起来也不是对手,因为它半年前害死八字全阴的乐队指挥,功力大涨,如果今天继续如他所愿,再害死那个小女孩,恐怕到时候就更难收服,你快带着那个八字全阴的女孩子离开,这是唯一的机会,不要再让它得逞!”

  我咬了咬牙,知道他说的对,跺跺脚就跑进旁边的酒店房间,那个叫做妞妞的小女孩依然在昏迷中,看来鳖幽灵的吼声对于普通人来说,杀伤力真的没得说。

  二话不说,我抱起妞妞冲到走廊上,八戒正挥舞着降魔杵跟鳖幽灵近距离肉搏,看着我出来,头也不回的大喊:“小乐从楼梯走,记住不要靠着墙壁,墙壁里有水管,他随时都会水遁去抓你们,在水里他走的比你们快一万倍。”

  我连忙抱着妞妞冲进楼梯间,顺着楼梯向下狂奔,一路上极为小心谨慎的顺着楼梯的中轴线向前走,生怕那边的墙壁里,突然伸出鳖幽灵那只让人毛骨悚然的绿手。

  “八戒,你坚持住,我等一下就来帮你。”我大喊一声,一边抱着妞妞继续拔足狂奔,我没有留下来和八戒并肩作战,因为那样的话,就有可能让妞妞进入极为危险的境地,只要妞妞出事死掉,鳖幽灵这家伙一定会趁机吸进所有的阴气,到时候恐怕就真的是谁也拿他没办法了。

  “妞妞,你一定不能有事。”我默默念叨着,一边往下跑一边把身上的护身符在妞妞身上贴了一道又一道,心想我就不相信了,妞妞贴着这一身的驱魔符咒,我就不信你鳖幽灵真的生猛到这个地步,有本事就来和我决一死战吧!

  我一边抱着妞妞向着楼下艰难的移动,一边想着,直到我带着妞妞在黑暗里摸索了将近三十分钟之后,才意识到有点不对头。

  我们刚才是在酒店的第十九层,过了这么久,下面怎么还是一团漆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吴老怪说:

  求追书,求撸撸,求萌萌哒~~今天还会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