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笑了:“看不出你这么关心我的事情,谢谢你薇薇。”

  吕薇自顾自的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翘起二郎腿:“荣至豪,你不用谢我,我爸爸才是这间酒店最大的股东,我是在帮自己。”

  荣至豪走出大班台:“不管怎么样,我都该说声谢谢的,这样吧,我安排人招待这两位,我陪你去吃午饭。”

  “不必了,我还有事。”吕薇站起身,戴上太阳镜从小手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我:“有什么事打给我,事情办成了该收多少钱找他要。”

  说完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荣至豪一直看着吕薇离开,这才转过来看着我们说:“是这样,最近一些住客投诉,说有一些奇怪的东西骚扰他们,所以我请人来就是想……”

  “不用说了。”我自信满满的一摆手,“荣先生,我一定……”

  荣至豪反过来又打断了我:“我想说的是我已经请了卧龙寺的高僧前来,所以两位。”

  荣至豪耸耸肩,歪着脑袋笑了笑,看样子是要下逐客令了。

  没想到居然是这个结果,我心里有气,拉着八戒说:“好,既然这样,我们走。” 男子在后面傲慢地说:“我希望两位不介意的话请从后门离开,今天有不少头面人物要入住我们酒店,我不想让他们误会我们是低端场所。”

  我脸都青了,一声不吭就往外走,却撞见了正好从二楼餐厅走下来的吕薇。

  “你们这就要走?”吕薇不解。

  我板着脸点点头:“你朋友说他请了高僧来,用不着我们。”

  吕薇的脸色登时变了,掏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荣至豪,我介绍的人你就这么赶他们走,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有意思吗?我不想听你解释,什么高僧,那个神棍只知道故弄玄虚,还不如他们两个呢。”

  片刻之后,吕薇挂断电话,又叫来了那个唐经理,脸色很难看地对他说:“现在开始,是我雇佣他们两个,跟荣至豪无关,你负责招待他们。如果他们再无缘无故的走掉了,你就收拾好东西一起走。”

  唐经理赶忙点头:“是,您放心。”

  吕薇这么一说,我反倒有点不好意思走了,正在挠头,酒店大门前忽然停下一辆白色的轿车,车门打开,一个红光满面的和尚在一群人的簇拥之下走进大堂。

  “吕小姐我来介绍。”唐经理看着那和尚,献殷勤似的对吕薇说:“这是荣总经理请来的,卧龙寺的高僧慧觉大师。”

  “早见过了。”吕薇淡淡的说着,眼睛都不瞧那和尚一眼:“谁有真本事就看谁能解决问题,出家人穿得那么好看有什么用。”

  这时我和八戒发现,这个慧觉和尚的衣着相当考究,僧袍上面一尘不染,挂在脖子上的佛珠光亮可鉴,一看就价值不菲。这些东西的衬托下,整个人看上去器宇轩昂,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

  回过头来看看我们这位八戒,僧袍脏了吧唧的,肩膀上还有两块补丁,脖子上戴着的佛珠虽然被擦拭的很干净,但是看上去和城隍庙地摊上十块钱一串的差不了多少。

  i更新IM最a快…+上e'酷):匠AQ网

  本来我是打算不管这件事的,但是这个和尚一出现,却勾起了我和八戒的兴趣,正好就顺着吕薇的话留了下来,在那个唐经理的安排下,住进了酒店的客房。

  “八戒,你们和尚圈儿里的事情知道多少,这个慧觉和尚什么来头你听过没有?”走进房间后,我躺在软软床上问。

  八戒摇摇头:“释迦弟子千千万万,我哪能个个认识,对了,他们说酒店不干净,你有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我摇头:“着什么急,这种地方的脏东西厉害不到哪儿去,现在大中午的多半不会出来,我看还是等到后半夜,我们再出来查看好了。”

  说着我就把衣服脱了下来,丢在床上,出来这几天,我还没换过衣服,没洗过澡,感觉整个人都要馊了,正想去痛痛快快洗个澡,先舒服舒服,八戒眼尖,忽然看着我的衣服说:“咦,小乐你原先缝在衣襟上的那一枚铜钱怎么不见了?”

  我愣了下,低头看着空荡荡的衣襟:“对啊,我的铜钱哪儿去了?那是我留着预防万一,施法用的,记得早上的时候还在。”

  “算了吧。”八戒说:“应该是在路上丢了。”

  我有点郁闷,那个铜钱是师傅留下来的,本来想放在身上,留个念想的,不过既然丢了也没办法,我只得捏捏鼻子去洗澡了。

  洗过澡,换好衣服,我和八戒拿着唐经理给的餐券,来到酒店的自助餐厅。师父从前进城接活儿的时候,我曾经跟着他来过几次这种地方,轻车熟路的拿着餐盘大快朵颐,不过八戒就惨了,转来转去只敢在水果区晃悠。

  吃完饭之后八戒先回了房间,说是有功课要做,我则在酒店里转悠了起来。

  看得出,这酒店最初设计的时候,应该请了高手协助规划,整个酒店由一座四十层的主楼居中而立,两边六层的裙楼呈八字形边分布,正对着主楼有一座喷水池,形成一个神龙吐珠的格局。不但可以催生财气,更有兴旺子孙后世的功效。

  只是这个神龙吐珠局的后面,就有点小问题了,按说主楼后园做成花园之类的场所是很不错的,但是这里却被布置成露天咖啡厅,好死不死的还在咖啡厅中间搞了一座二十几米的狭长喷水池,池底的钢板亮闪闪的仿佛一道剑刃,指向紧靠着酒店的小山,没有了植被从中过度,从后面看就变成了宝剑吞口的格局。

  这种格局放在前门,是一种相当霸道的招财局,见什么吸什么,管你是富二代还是穷屌丝,走过路过永远不会错过,多多少少得在这里花点钱。但是这种格局太过邪门,有违天道,有损伤福报的说法,所以用在赌场这种压根不讲究福报的地方居多。据师父说,连拉斯维加斯也有一间华人入股的赌场,采用的就是这种格局。

  但是如今这个宝剑吞口对准后山的话,吸来的东西就很可能五花八门,是人不是人的都有喽,难怪会出问题。看来再牛的高人,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啊。

  大体原因找到了,接下来就该回去好好睡一觉了,走回酒店的电梯间,我随手按开一间电梯门,却顿时就是心中一惊。

  在电梯的轿厢里,站着五六个人,奇怪的是,所有人都是面向着里面站立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吴老怪说:

求支持啊,希望大家多多回复留言,每天撸一发,全天美美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