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住客身份证上的住址,距离这间旅馆并不远,奔跑的途中我不由得有点疑惑,既然住的这么近,为什么还要来旅馆呢?

  很快我就明白了。

  当我们敲开这家房门的时候,是一个中年女人开的门,看来这个男人有了家事,却在外面沾花惹草,最终不但引来了桃花劫,还惹上了官非。

  女人一脸警惕的看着我们:“你们找谁?”

  八戒上前:“阿弥陀佛,女施主,我们是来找......哦......王思聪施主。”

  我赶忙把八戒拉到后面:“拜托不是王思聪......大嫂,我们来找王聪王大哥的。”

  女人冲着我打量一番:“他没在家。”

  “那王施主去哪儿了?”八戒急匆匆的问。

  女人一撇嘴:“我凭什么告诉你,你们是什么人?找他干嘛?”

  这倒难住我了,总不能跟她说你男人的小三死了,现在有可能化作厉鬼前来报仇吧。

  思量片刻,我陪笑着说:“我是陈家湾天缘道馆的,这位小师父是五台山的小和尚,两个月前王大哥来我们道馆求药,我们这次是专门送药来的。”

  女人斜着眼看着我:“送什么药?”

  我把手伸进包挎包,摸了半天,总算挑了一样不怎么重要的普通补药递给女人:“嫂子,就是这个。”

  女人左右打量片刻:“这东西干嘛使的?”

  看着女人那副嘴脸,还真有点心疼这瓶补药,我咬咬牙,附在女人耳边耳语一番。

  女人脸一红,羞涩一笑:“这死鬼一天到晚没正经的,就知道找你们这些江湖混子、小瘪三瞎琢磨这种没羞没臊的东西,丑话说到前面,要是你这东西效果不好,不管用,我就上工商局告你们去。”

  八戒这个时候倒是聪明起来了,看出我在用计跟这女人套话,当即决定帮腔:“管用管用,女施主,这东西大大的管用,我师父从前就是靠着它,整个五台山方圆百里的小妖怪们见了我师父就腿软。”

  中年女人一脸喜色:“你师父多大年纪了,一个人收服那么多小妖精?”

  八戒想了想:“师父今年应该有七十多了吧。”

  我在旁边一脸黑线,小妖怪和小妖精,还真是一字之差谬以千里,只可惜八戒却傻傻分不清楚。

  “你可不许吹牛。”中年女人说。

  八戒一脸庄重:“阿弥陀佛,女施主,出家人不打妄语。”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眼看着聊得越来越兴起,我赶忙打住:“大嫂,咱们是说正事儿吧,这次我来传给王大哥一套强身口诀,必须得当面口传心授,他这会儿在哪儿呢?”

  这娘们终于松了口,朝着天台努努嘴:“我打发他上天台收衣服去了。”

  来不及答话,我当即拽着小和尚往天台跑,然而当我们跑到天台上的时候,却发现还是来迟了一步。

  王聪站在天台上,双眼呆滞,正一步一步的向着天台边缘走过去。

  我赶忙开了灵眼,却发现八戒这家伙动作比我更快,径直取出金刚杵:“妖孽休得放肆!”

  通过灵眼,我看见王聪身后的那个女鬼,双手捂着王聪的双眼,一点一点的将他推向天台边,好在八戒的金刚杵挥舞过去,女鬼猛然闪身,王聪当即倒地不起。

  “慢着!”我拉住八戒。

  “怎么了?这女鬼没什么道行,不难收的。”八戒眨着眼睛,不明白我为什么拦住他。

  我没有理会八戒,双眼直视着女鬼:“他死了,你就开心了么?”

  女鬼的声音歇斯底里:“你们是什么人?王聪请来的抓鬼天师么?你们知不知道,这个混蛋骗走了我的身子,还骗走了我的积蓄,等到我失去了一切,才发现他根本就是个有家室的人。这种人也值得你们救吗?”

  八戒看着女鬼,长叹一声:“阿弥陀佛,王聪施主做了恶事,既是种下恶果,他日必有报应。女施主你受他戕害,却又以恶制恶,便和王聪施主一样成了恶人。如今你已离世,倘若回头是岸早入轮回,当可结得善缘,来世自有福报。还请女施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女鬼恶狠狠地看着八戒:“我不需要来世的福报,今世的债,我今世就要讨回来!你们有种就打得我魂飞魄散,我也要和这个人渣同归于尽。”

  说完,女鬼向着王聪猛扑过去。

  “不要!”我高喊一声,赶忙出手,却还是晚了一步,女鬼撕扯着王聪的身体,此时的王聪清醒过来,脸上布满惶恐。

  “啊……”

  最?新c…章km节6*上K酷匠4网L

  撕扯之中,王聪退到天台边缘,猛然间从天台上摔了下去。

  我赶忙跑到天台边上,只看见天台下,王聪的尸身横陈,肯定是没救了。

  这些年见过不少惨案,然而当我亲眼看着一个活生生的人被女鬼夺取性命,心里还是无法接受,颓然坐在天台边上。回头一看,八戒正泪流满面。

  “阿弥陀佛……”八戒一边哭,一边说着:“这人世间应当是善恶终有报,刚才我要是上去打的女鬼魂飞魄散,就是帮了恶人王聪,但我如今没有出手阻拦,就是纵容了恶鬼……我该怎么办。”

  我看着八戒,心中五味陈杂,八戒的想法,我又何尝不是感同身受呢。

  这时,女鬼飞上天台:“刚才多谢你们二位手下留情了,我现在总算报了血仇。”

  我连连摆手:“不要说了,我们没有想帮你,你现在心愿已了,快点去投胎吧,不过我提醒你一句,如今你身上背负了恶业,恐怕来世还有大劫。”

  女鬼苦笑,缓缓转身,身形便悄悄消失了。

  “起来吧八戒。”我起八戒:“这件事情结束了,咱们该动身了。”

  八戒依然在抽泣,慢吞吞的站起来跟着我往外走,这时,楼下传来王聪老婆的哭号声,我突然想起来,在王聪老婆看来,刚才我们急冲冲的去找王聪,没几分钟王聪就坠楼摔死,搞不好我们已经成了杀人嫌疑犯了!

  “快走!”我催促着八戒:“王聪摔死,他老婆一定以为是咱们干的,不想吃官司就赶紧走。”

  八戒也吃了一惊,不过却转身往楼下走去:“我要去告诉那位大嫂真相......”

  我顿时无语,拉着他就跑:“不想进公安局就快跟我走吧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