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听过,无明虱?

  我猛然想起,驱魔帛书中的道书曾经一笔带过提到的一种鬼虫,就是这个无明虱。

  按照驱魔师的法术理论,人的七情包括喜、怒、哀、乐、爱、恶、欲。任何一种情绪到了近乎偏执的时候,都会产生类似入魔的效果。、怒火,就是其中最容易入魔的一种,也被我们称之为无明业火,这种入魔的怒意,在特定条件下可以实体化,化作一种黑色的小虫子,也就是我手中捏着的这只无明虱。

  这种东西以怒气为食,亲水,却又可以自燃,可凭借雷电催生,遇电击则灭,是一种极为独特的虫子。不过这东西一直以来都是随着怒气成型,活不了多久就会自燃灰飞烟灭,历史上基本没有无明虱伤人的记录,所以也没有写进妖魔图鉴,而是在道书的章节里简单提到,也就难怪我没有一眼认出来。

  这时,躺在我手心里的无明虱一点点的干瘪下去,爆出一点火花,瞬间化作了四散的灰尘,手掌心空空的,仿佛从来没有一只虫子躺在那里。

  看着自己空空的手掌,我想到了一件事情,赶忙打开登记室的电脑,调取了案发当天的监控录像。

  “我明白了。”

  八戒眨眨眼:“阿弥陀佛,小乐你明白什么了?”

  “我明白凶手到底是谁了。”我指着屏幕:“八戒你看。”

  八戒凑过来:“咦,这不就是当天死掉的那个女人吗?你是说她是凶手?怎么可能,哪有凶手自己杀自己的。”

  “我指给你看另一段录像,这是案发前一周,这个女人曾经独自来过二零七房间。走,我带你去现场告诉你。”我走出登记室,看着还留在登记室内的八戒:“怎么了?”

  “不用担心躲在暗处的对手了?”八戒问。

  我摇头:“不用了,因为根本就没有对手,或者说,对手现在已经不在这里了。”

  说完,我拉着八戒出了登记室,径直走向二零七房门口。

  “一个人的怒火,往往只会幻化出小小的几只无明虱,还没等人留意到它们,就会自燃消失,这也是这种虫子虽然普遍存在,却很少有人发现的原因。”我一边走一边解释:“但是有一种情况下,可以存在一定的几率大量转化无明虱,那就是雷电天气。传说雷电本身就是上天之怒,自然之怒,这种庞大的怒意可以让人产生类似共鸣的效果,从而将身体里的怒气情绪转化成为大量的无明虱。你现在回忆一下刚才看到的录像,你觉得那个女人怎么样?”

  “阿弥陀佛。”八戒连连口呼佛号:“这位女施主看上去很不开心,虽然只是一段监控录像,但我依旧能够感受到,她身上的那种强行压制着的,怒不可揭的情绪。”

  “对了。”我说着,打开了二零七房的房门:“那些无明虱,就是从女死者身体里转化出来的,进来吧。”

  走进房间,八戒伸手去开灯,被我连忙阻止。

  “不用试了,房间里的电路肯定已经损坏掉,小心漏电。”我打开手中的电筒,照着卫生间的马桶:“那天晚上,女死者本来打算杀害她的男伴,动手之前,她去了一趟卫生间,本想取出一周前提前藏在马桶水箱里的凶器,却不小心让凶器碰到了铁质的管件。

  当晚雷电大作,这栋老旧的建筑里出现了雷电劈击管道的事情,女人当即晕倒,头部栽进水箱,死前的怒气被雷电转化,变成了大量的无明虱。很快,无明虱自燃将女人烧成一堆焦炭,烧焦之后的女尸头重脚轻,整个掉落进了水箱里,水箱盖失去支撑,也就合上了。水箱边缘的黑色涂层,事实上就是无明虱自燃的时候融化掉的凶器刀子。

  你应该还记得我刚才说的,无明虱可以自燃,却又极为亲水,剩余的无明虱被封在水中,当然是没有办法自燃了,于是它们顺着管道漂流,在管道中留下无数细小的孔隙,所以整个房间都变得愈发潮湿。

  刚才我们走进来,墙皮脱落的时候,少量游出管道的无明虱随着墙皮附着在你我身上,你听见外面风声响动,跑去天台的时候,附在你身上的无明虱自燃,刚好点燃了我给你的符纸,而留在我头上的那只无明虱,就毫不客气的烧掉了我的一片头发。

  除此之外,还有一只无明虱钻进了你的背囊,却被雷电属性的金刚杵击毙,这才解开了这个谜团。”

  八戒听着,连连点头:“原来如此,阿弥陀佛,可怜世人太过执着,竟造成了这样一出惨剧。好在无明虱如今已经四散,这间旅馆应当可以归于平静了,小乐你果然厉害。”

  我笑了,难免有点得意,突然又想到另一件事情:“糟了,旅馆倒是平静了,那个男住客该危险了。”

  八戒不解:“难不成他身上也有大量无明虱?会烧死他?”

  “无明虱不会烧死他,但是那个女死者会。”我说着,赶忙拉着八戒往楼下走:“女死者带着冲天的怨气想要谋害男住客,却在雷雨之夜死于无明虱,如此一来怨气更甚,恐怕会对那个男人不利。”

  八戒不解:“众生离世轮回,都是在头七当夜回魂,如今已经两个月过去了,那女施主若想报仇,应当已经报过了啊。”

  “不对。”我解释说:“普通人是头七回魂没错,了结自己在尘世的心思,但那女人是被无明虱烧死的,这样的人千年也未必有一个。我师父的驱魔帛书里说过,死于无明业火灼烧的魂魄,神魂离散,飘忽三界之中,往往会游荡一两个月才会重新融合,在第三个月的破日回魂,之后才进入轮回。现在两个月已经过去了,而今晚就是本月的破日!”

  说到这里,八戒一惊:“阿弥陀佛,那我们快点去找那个男住客。”

  ◇O酷~V匠1|网7唯)一正cN版!g,‘%其*8他0都是盗}a版)

  我在登记室查到了当天登记的身份信息,好在那男的用的是自己的身份证,如今我们只知道这么多,只希望那个男人没换住址。

  打开旅馆大门,我和八戒冲进夜幕,拔腿狂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