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门的结界和驱魔师的阵法,有一定的相似之处,但是却有着完全不同的两套理论体系。驱魔帛书中有过记载,我们驱魔师的阵法,是通过法器连接环境中的关键节点,然后通过某件核心法器驱动自然环境中的能量流动,相当于军队依托环境条件构筑的防御工事。

  然而按照师父曾经说过的,佛门结界,则是依靠主持者的自身法力,定向的将防御力分布在周围环境里,相当于一支军队人工围城的防御圈。

  也就是说,布置结界,对于操作者的自身修为要求更高,当然,建造出的防御空间也会相对牢固。

  一直以来我都知道八戒这个小和尚本领不俗,直到看到他布置结界的时候,我才发现我依然小看他了。

  八戒在登记室里坐定,又从怀里掏出一盏莲花灯捧在怀中,不断地念动着经文。大约过了十几秒后,八戒微微闭着的双眼睁开,我猛然感到一阵无形的力量砰的一下扩散开啦,渐渐地稳定成型。不得不承认,同样强度的防御阵法,以我目前的能力,恐怕是无法布置出来的。

  而且八戒布置结界的时候,看上去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那种自信威严的气度,和平时的那个小话唠简直有天壤之别。

  八戒对着我点点头:“阿弥陀佛,小乐,结界已经布置完毕了。”

  说完就要站起身,拉着我去二零七查看:“快点吧,你得赶在入夜之前布置好你的法器,晚上还得赶回结界里呢。”

  “这个结界不需要你一直居中主持么?”我有点迷糊了,按照师父所说,八戒如今是这个结界的能量源泉,一旦离开,整个结界就会分崩离析。

  八戒憨憨一笑:“小乐,我已经和莲花灯联通了,现在就算走出结界圈,我的法力依然会通过莲花灯注入到结界之中。”

  原来如此,我一边往门外走一边说:“布置结界只是为了以防万一,我估摸着这里的脏东西实力不会太强,到时候这个结界不一定能派上用场呢。”

  八戒紧跟在我身后,皱着眉头:“阿弥陀佛,但愿如此。”

  警方已经拆除了二零七房门上的封条,但老板却还没有重新打扫,整个房间依旧保存着凶案现场的原状。

  “好奇怪。”我凝视着房间:“这个房间,干净的出奇。”

  八戒也表示赞同:“是啊,看上去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不可能出现老板说的那种事情啊。”

  我摇摇头:“对手隐藏的越好,可能说明问题越大。”

  里里外外的搜查一番,依旧还是一无所获,只是在马桶水箱边上,发现了一圈漆黑的涂层,却又不像是油漆,硬邦邦的,仿佛还有着金属般的质地。

  基本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为了以防万一,我掏出随身携带的法器,在房间的四角以及天窗上布置完毕。

  “好了。”我点点头:“先回登记室,如果今晚这里有什么异动,法器一定会告警的。”

  这时,墙面上突然掉下一块白色的墙皮,我下意识的跳到一边躲避,墙皮落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如此一来,我倒发现了一点奇怪的地方,这时节天干物燥,怎么这个房间的墙壁上,好像是泡了水一样,看上去都有洇湿的痕迹。

  “八戒,你看这里……”我一回头,八戒竟然不见了。

  赶忙走到二零七门口,探出半个身子,整个走廊空空荡荡,一个人影也没有。我喊了几声,竟然没有回应。

  这时,怀里的罗盘猛然震响,我赶忙掏出罗盘查看,白天的时候我担心这个路痴跑丢了,特意给了他一张符纸,叮嘱他找不到路就点燃符纸,想不到竟然会在这种场合下派上用场。

  罗盘上显示,八戒此时就在天台上,我飞奔而上,只看到八戒一个人站在天台中心,四处张望。

  看到我上来,八戒一脸迷惑:“我刚才听到外面有响动就冲上来了,没来得及跟你打招呼,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笑着扬起罗盘:“还记得白天给你的符纸吗?你点燃之后我的罗盘就有反应了……等等,你没有点燃符纸?”

  八戒点头:“你的符纸我一直揣在怀里,你看……”

  说着,八戒伸手去掏符纸,结果却掏出了一把纸灰。

  八戒眼睛瞪的老大:“符纸是什么时候烧着的!我从来没有碰它,也没有感觉到它被点燃了啊。”

  看着八戒手心处的一捧纸灰,我猛然想到,那个死掉的女人,似乎就是被什么怪东西烧成了一堆焦炭,藏在水箱里,这东西已经对八戒动手了。

  “回登记室!”我一拍八戒,如果对手能在我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点燃八戒怀中的符纸,恐怕点燃我和八戒的身体,对它来说也不算难事。当务之急是保证我们两个人自己的安全,然后再作打算。

  回到登记室,刚刚松了一口气,八戒突然一脸不解的看着我:“小乐,你的头发怎么了?”

  我一抹脑袋,只感觉一把烧焦的碎末簌簌落下。

  照着镜子才发现,脑后的一缕头发,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烧干了,一碰就碎。

  连我也中招了么?那东西是什么时候动手的?都烧到脑袋上了,怎么我一点感觉也没有,甚至连一点烧焦的气味也没有问到。

  这时,我发现手中的头发碎屑里,似乎掺杂着一些白色的粉末,细细查看才发现,这些好像就是刚才掉下来的墙皮。

  “咱们被耍了。”我看着那些粉末:“那东西似乎已经发现了我们,却不急着动手,想玩儿猫捉老鼠的游戏么?”

  n看O正版{章(节《上e酷*!匠网!

  说着,我打开自己随身的布袋:“八戒,你也准备一下,把自己趁手的家伙拿出来准备好,这家伙现在只是在逗我们,下一次它出现的时候,恐怕需要狠狠地干一架。”

  八戒点点头,也转身解下自己的背囊,只听啪的一声,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

  “这是什么?”我盯着落在地上的东西问。

  八戒蹲下身捡起拿东西:“这个?这是佛门的法器金刚杵,可以吸纳雷电之力用来镇邪。”

  我摇头:“我是说这个。”

  一边说,我伸手从金刚杵上捏下一个小虫子似的东西,拿东西不过黄豆大小,粘在黑漆漆的金刚杵上,不注意还真不好发现。

  八戒跟我一起蹲在地上,冲着小虫子端详起来:“这个我好像听师父说过,应该是无明虱吧。”

  无明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