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犹豫片刻,终于站起身,绕过柜台走到我身边,拉着我的胳膊径直走到旅店大门外。

  “小伙子,我这个旅店,最近邪门的很呐,不信你看看,整间旅馆现在一个房客都没有。”

  这句话激起了我的好奇心:“你说说,怎么个邪门法,我们天缘道馆专门解决邪门儿的问题,看见那边没有,那小和尚就是我的助理,我们俩在这儿,肯定能给你把事情办妥。”

  老板长叹一声:“事情是这么回事儿,大概就在两个月前,那时候还是深秋,不知怎么的竟然遇到了雷暴天气。而且是干打雷不下雨,你在陈家湾应该也听说了吧。”

  我点点头,貌似两个月前是有这么一件事情,只是当时我一心沉浸在攻读驱魔帛书上,并没有多加注意。

  “那天晚上,我去巡房,看看哪间空房没关窗户,等我走到二零七房门口的时候,就听见里面传出流水的声音,结果我一走进去,声音就没了。第二天二零七隔壁的房客跟我抱怨,说二零七漏了一夜的水,吵得他几乎没合眼。我还专门找水电工来检查了一遍,却再也没有听见那声音。

  正好赶上一男一女入住,我就让他们住进二零七,结果到了后半夜,那个男住客突然跑过来问我有没有见他女朋友,你知道我这里进出就一条道嘛,我就告诉那人,晚上七点以后,绝对没有人出旅店。

  那男的一阵闹腾,好容易让我劝了回去,跟他说兴许是我看走眼了,那女的出去吃宵夜买东西也说不定。

  可是那人却一口否定,说他女朋友的手机钱包,甚至衣服都还在房间里。你说奇怪不奇怪,两个人呆在同一个房间里,另一个就这么找不着了。

  纠缠到快天亮的时候,我们已经差不多把我这小店翻了个遍,那男的最后还是报了警,结果还是找不到。

  后来到了下午,有个小警察(警察会很注意保护案发现场,所以这段逻辑有问题)发现抽水马桶冲不出水来,打开马桶后面的水箱盖一看,差点没吓死在里面。

  那女人的脑袋还囫囵着,可是整个身子却让烧成了碳,就那么满满当当的装了一水箱。从此以后,这件事情立马疯传出去,现在县里的人都知道了,我这店也快开不下去了。”

  听完店主的讲述,我立马来了兴致,这案子离奇程度实在是太高,如果不是那个男住客作案的话,恐怕就只有我的那些工作对象们嫌疑最大了。

  “后来警察查出什么没有,会不会是那男的作案后装模作样呢?”我向验证自己的想法。

  老板连连摇头:“刚开始警察也这么怀疑,后来看了我这儿的监控录像,就把那男的排除了,因为女人进来的时候是活生生的,俩人当晚根本就没出旅馆,而且房间里也找不到任何灼烧的痕迹,你想啊,那么一个大活人烧得只剩一水箱那么点儿,得多大的火力去烧啊,火葬场那么大的炉子想把人烧透,还得个把小时呢,就认定那男人没有作案条件。现在也成了无头案了。”

  听着老板的讲述,我的大脑一刻不停的飞转着,驱魔帛书里的妖魔图鉴,倒是记载了一种妖精,叫做宋无忌,是由那些被火烧死的小孩所化,但宋无忌性情顽皮捣蛋,却并不算特别凶险,虽然经常会引发意外的火灾,却没有过攻击人类的记录。

  思路陷入了僵局,我揉了揉脑袋:“我看这样吧,这事情一时半会儿恐怕说不清楚,要不然你就把二零七的钥匙给我,我就住这房间里了。”

  老板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小伙子,我可不是瞎扯吓唬你,都是爹妈生的,你要是有个好歹那可是我的罪过,我看你还是走吧。”

  眼看老板要起身把我和八戒轰出去,我赶忙叫一声:“慢着!”

  说完拿出一张符纸捏在手中,这段时间里,我学会了不少观赏性极强,却没有什么卵用的小把戏,轻轻一搓两指,夹在手指间的符纸顿时燃烧起来。

  与此同时,我松开手指,符纸静静的在空中飘行,仿佛被一股无形的气流催动,顺着楼梯飘上二层。

  “跟我来。”我拉着老板,疾步跑上二楼,只看到空空荡荡的二层走廊里,烧剩下的半张符纸正静静的躺在二零七房门口。

  “你没骗人,果然是这里有问题。”我朗声说:“干我们这行的讲究诛邪安民,老板,我看还是让我试试吧。”

  显然,刚才那很具蛊惑性的小把戏让老板对我有些刮目相看,就连说话的语气也客气许多:“看不出你还真有一手,行行行,这个房间今晚就归你住了。钥匙在这里,还有这个,这是我登记室的钥匙,冰箱里有吃有喝,小伙子你自己招呼自己,我就不打扰你了。”

  说完,老板逃跑似的拉着我跑回一楼,叮嘱一些细节之后几乎是逃跑一般的离开了自己的旅馆。

  “八戒,把大门锁上吧,今晚搞不好有一场恶战,别让无辜的人卷进来。”

  八戒点点头,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可怜见世人无辜受戮,小僧虽然不才,今晚却也要和小乐一起伏魔卫道了。”

  说完,八戒拿起我放在柜台上的布包,就往二楼走。

  “你干嘛?”我赶忙叫住八戒:“心眼儿怎么那么实在,你不想活了吗,刚才那些话是说给老板听的,二零七里面的那玩意儿在暗,我们在明,想要解决问题先保证自己的安全好不好。”

  “那……小乐你说怎么办。”

  我摆摆手,示意八戒闭嘴,这个话唠一开口我就心神不宁:“今晚咱们就住登记室了,一会儿我做一个伏魔阵法把登记室围起来,二零七那边我也会放置相应法器,如果那邪门玩意儿敢冒头,肯定躲不过我的眼睛。”

  =看正版L章》节_上酷1Q匠《\网

  八戒看着我挠了挠后脑勺:“这样的话小乐你太辛苦了,不如我也出一份力,你去二零七布置法器,登记室这边就然我来布置结界好了,管保一切妖魔邪祟无法侵入。”

  行啊这个小子,果然还是能起到点作用,布置阵法对我来说虽然是轻车熟路,但总归也会耗费不少精力,如此一来我就能专心去二零七查探了。

  “行。”我对八戒说:“那就有劳你布置结界,我先做些准备,等你的结界完成之后,我们就去二零七看看对方是何方神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