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话唠小和尚的一再坚持下,我们摒弃了一切交通工具,全靠一双腿生生都从陈家湾走到了县城。

  我从小跟着师父修行,对于体能方面自然是比常人强许多,但是在八戒面前却是小巫见大巫了。从镇子上到县城,三个小时之内赶了将近五十里路。

  刚刚到达县城的时候,我的两腿酸痛无比,脚底板也不知道磨出了几个水泡,而八戒却气色如常,丝毫看不出有任何体力透支的迹象。

  “八戒,今天赶路辛苦了,我请你吃饭。”我的肚子饿得咕咕叫:“放心,我会跟厨子说给你做斋菜的,不用担心破戒。”

  八戒摇摇头:“阿弥陀佛,谢谢你小乐,但是师父说了,既然是出来修行,就要完全按照佛门规矩,比丘僧在外持戒,每日必须乞食,不能自己买东西吃的。”

  这小和尚还挺自律,不过我就有点诧异了,比丘僧乞食修行的规矩我也知道,事实上‘比丘’二字翻译成汉语的意思,根本就是‘乞食’。只是毕竟年代不同,现在好像很少有寺庙这么做了。

  没办法,既然八戒要执行师命,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点点头嘱咐他:“你要乞食我不拦着你,但是我担心你这个路痴一会儿找不到我,这符你拿着,如果找不到回来的路就把它点着,然后站在原地等我。”

  八戒点头收下符纸,小心翼翼的揣进怀里,转身走向镇子上的街道。

  看来还是我们驱魔师自在一点,虽然我们师门的规矩也不少,但是跟八戒他们比起来,简直算是百无禁忌了。

  吃饱了好赶路,我快步走进路边的一家饭馆,美美的饱餐一顿,临走的时候,还向店家买了些干粮和熏肉。如今有八戒在身边,说不好什么时候就要露宿野外,这些东西应该补充一些。

  然而收拾好行装之后,左等右等也不见八戒回来,看这样子恐怕八戒乞食的过程不是很顺利,要么就是又迷路了。

  付了饭钱走出饭馆,沿着县城的主干道一路找过去,终于在距离饭馆不到一公里的地方看到了八戒。

  八戒被一群人围在街道正中,似乎正在和人争辩,光光的脑袋上满是汗水,恐怕是遇到麻烦了。

  我赶忙上前,费了好大力气挤开人群:“八戒,出什么事了。”

  围观的人听到这句‘八戒’,发出一阵哄笑,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倒是八戒本人倒好像无所谓。

  “小乐!还好你来了,我嘴笨,你帮我跟这位施主解释一下。”八戒说:“刚才我在这条巷子口乞食,施主很热心,给了我二十块,你是知道的,我们在外乞食,只能想施主求取食物,却不能收受财物,所以我想把钱还给施主,却想不到惹得施主动怒了。”

  我看着那个“施主”,这位‘施主’人高马大面庞泛红,从上到下一身的酒气,正指着八戒骂骂咧咧的:“小秃驴,老子好心给你钱你不知道说声谢谢,你跟我装什么装,谁不知道你们这些和尚现在都是在要钱。”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眼看着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我伸手从八戒手里接过那张钞票:“大哥,我这个小兄弟他的确是在持戒,不能收财物。我这儿代他跟您赔不是,谢谢您,这钱还请收回去,对不住了。”

  拉着八戒走出人群,看着这小子一脸委屈的样子,我又有点儿心疼。

  “这是第几次了?”我问。

  八戒抬起头:“啊?”

  我笑了笑:“我问你这是第几次碰上这种情况了?”

  八戒脑袋又低了下去:“好多次了。”

  “行了行了。”我劝慰八戒:“这几年干你们这行的出了不少败类,穿僧袍的人的名声让坏的差不多了,我看你以后不要再去乞食了。殊不知佛门宽大,修行无处不在,如果你一定要执着于某条规矩,可就算是着相了。”

  八戒听到这句话,两眼竟然微微放光:“阿弥陀佛,小乐,你说的真好,只是这规矩是师父定的。就算我看得开,如果不尊师命,也是不好的。”

  看来这家伙的确是有点死心眼,我拍拍八戒的肩膀:“这样吧,你看你现在饥肠辘辘。而我呢,就算是你的高施主了,现在施主我施舍给你一块干粮,这总没问题吧。”

  八戒歪着脑袋琢磨片刻:“那成。”

  “好了,赶紧吃,吃完施主我带你去投宿,你看看你身上臭成这个样子,也不怕熏着佛祖。”

  我说完后抬腿就走,八戒赶忙跟在身后,两手还抱着干粮啃着,看上去跟饿死鬼似的。

  从前的时候,我常跟师父来县城城隍庙采购裱纸香烛,有家熟悉的旅店就在不远处,没几分钟我们两人走到旅店门口,店主正坐在登记室玩儿着手机。

  “老板来生意啦。”我一脚踏入店门,竟然感到有些燥热。

  老板抬起头:“你是?对了,你是陈家湾来的吧,小伙子又要去城隍庙大采购啊?”

  “是啊,一个双人间。”我掏出身份证拍在前台桌子上。

  老板面露难色:“小伙子,我这里今天客满了,你要不去别处看看?”

  我一愣:“不对吧,你这里每次都有空房的啊。”

  酷N匠V网。唯H|一正l:版P◎,{_其他都☆是M盗●z版}

  老板有些欲言又止,转头看看空空如也的走廊,轻声说:“小伙子,我劝你赶紧去别家吧,我这儿最近出了点儿怪事情。”

  别家都是想方设法的把客人拉进来,这老板倒是把送上门的生意往外轰,还真是不寻常的很,我有些好奇的向着旅馆深处张望一下,发现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妥。

  看着我还不愿意离开,老板皱眉:“你以为我不想做生意吗?只是你要是住在这里出了问题我赔的更多,听句劝赶紧走吧,不瞒你说,过两天安顿好了新房我自己也要搬了。”

  “你说清楚,说不定我能帮你。”我说着,把自己的布包放在柜台上,露出布包背面绣着的‘天缘道馆’四个字。

  果不其然,老板看到布包,眼神发生了些许变化:“你就是陈家湾镇天缘道馆的?怪不得你从前总是去城隍庙买东西,只是这件事情……”

  “别犹豫了。”我敲了敲柜台:“如果真是我业务范围之内,今儿我就住这里帮你解决了,也不用你掏钱,一个免费双人间就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