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在一个多月之前,也就是张成打工回来之前的几天,张成媳妇就在前往镇子的路上被一辆卡车撞死了,巨大的惯性让她的脑袋和身体分解。

  死后她的魂魄不愿离去,却被一个怪人收了去,怪人告诉她,只要听从他的指派,就可以重生和丈夫团聚。于是,就在怪人的指挥下,她将王翠儿骗到了村外杀死,由那怪人做法为自己续命。

  只是她的头虽然长起来了,创伤却没有完全平复,脖子上留下了一道细细的血痕,而且那怪人嘱咐她,不要被月光照射,否则就会生气断绝,原形毕露。

  张成媳妇一边讲述,一边哭泣,我和师父也不禁唏嘘,这个女人虽然做了错事,但是想起来却也的确是可怜得很,师父摆摆手:“罢了罢了,我这就让小乐去为你挖好坟茔,由我来替你超度。你今生有了恶业,所以不能用棺木入葬,而且遗体内要打入七根消业银针,这样的话,来世轮回的时候多行善事,才能与你的丈夫重逢,你愿意吗?”

  张成媳妇含泪点头:“谢谢师父的大恩大德。”

  师父挥挥手,张成媳妇便扑倒在地上,不动了。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我挖好了坑,将女尸搬到坑中,和师父一起来到坑边,看着张成媳妇的尸体,我心里还有一个疑问,于是就问师父,这张成媳妇梦游又是怎么回事?

  师父便说,那应该是杀人埋尸的事情对她的影响太大,魂魄深处无时无刻都在想着,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所以才会发生梦游的行为,将当时埋尸的情景再现。

  “造孽啊。”师父最后叹息着,伸手抽出针囊,开始在女尸的七处大穴里面刺入消业银针,而我就在旁边,师父每刺一针,就念一遍法诀,我明显的感觉到女尸身上的怨气一点一点的消散开来。

  “最后一针,你安息吧。”师父说着,伸手将银针刺向女尸的顶门,然而手臂探入土坑之中的时候,女尸竟然睁开双眼大叫一声:“快走!”

  我和师父同时一愣,但那女尸嘴里虽然这么叫,接下来的一幕却和那句话大相径庭,就见女尸脸色突然变得漆黑一片,狰狞可怕,伸手死死地拽着师父的手臂,张嘴就咬了上去。

  这一口结结实实的咬在师父手臂上,我大吃一惊,上前一脚将女尸的脑袋踢飞,骨碌碌掉进坑中,那女尸随后也扑通一声,栽倒在地,就见一股腥臭的气息顺着那女尸的腔子里喷涌出来,一道黑气往空逃遁。

  这七根银针只施展了六根,结果就出事了,师父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煞白,我赶忙上前扶住师父,急忙叫道:“师父你没事吧。”

  师父默默摇头,没有说话,我低头撸起师父的衣袖,看了一眼,就见那手臂上两排齿痕,周围已经发黑。

  “这是尸毒?”我紧张的看着,随即跳了起来,“我去拿糯米蛇胆和拔毒膏来,师父你等等。”

  但师父却一把抓住了我,摇头道:“不用了,这不是尸毒......”

  我愣下,再次扶住师父的胳膊,却突然感到有点不对劲。

  师父虽然比较瘦,但身体一直很好,而现在,他被咬的那条手臂竟然迅速的开始发烫,摸上去滚热滚热的,就好像里面有一团炽热的火在炙烤着,随时都会爆发出来。

  我忽然想起了张成媳妇的那一声“快走”,似乎是在提醒我师父避让,但这和她随后的反应大相径庭,这说明,她当时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住了!

  “师父......”我的声音有些颤抖,师父叹了口气,竟然仰天便向后倒去。

  月光洒在师父的脸上,我才发现师父的脸色竟然已经变得面如死灰。

  《V酷匠rI网4*唯一D正版Os,1其他{都是*盗☆6版;U

  “小乐,那的确不是尸毒,而是魔血。”师父气息微弱的说着。

  “魔血?”我听不懂师父的话,师父却闭目不语,只是颤抖着吩咐我从袋子里取出银针,师父接过后,用银针在自己身上接连刺了几下,便张口吐出一口黑血,这才脸色稍稍缓和,翻身坐起道:“没错,那是魔血,对于每一位驱魔师来说,魔血就是最可怕的毒药。一旦中招,便再难有回天之力。”

  我再次傻眼了,师父却撑着站了起来,连连挥手道:“此地不宜久留,快把那女尸埋起来,用符镇住,然后在那个老魔头发现之前,咱爷俩快走,晚了就来不及了。”

  我心中一凛,顾不得多说什么,立即三下五除二把女尸埋好,背起师父,趁着夜色匆匆往陈家湾镇跑去。

  一路上,师父始终闭目不语,气息也一点点的微弱,总是微微的叹气,我咬紧了牙,鼓起了身上所有的力气,大步往前跑去。

  我知道,师父的法器大部分都在家里,只要回了家,师父就有救过来的希望。

  短短十几里地,我却如同跋涉了千山万水,等到我把师父终于背回家的时候,汗水已经彻底浸透衣衫,我抹了把脸上的汗,把师父放下,再看师父的脸上黑气却已渐渐转浓。

  “师父,现在怎么办?”我带着哭腔说道,师父却淡淡笑了下,只是笑的很是勉强,他说:“臭小子,你慌什么,你不是一直嫌师父唠叨么,我要是死了,你可就彻底清静啦。”

  我的眼泪瞬间就下来了,却死死咬着牙,忍着哭,大声道:“你要是死了,那个老魔头来找我怎么办,我又打不过他,所以你不能死,你常说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你当年救了我,就得管我到底,你要敢把我丢下,我、我......”

  我说着说着就哽咽了,师父的状况看起来很不好,我真的很怕他会把我丢下,我心中暗暗后悔,如果这次不是我好奇心强,独自跑出去,也不会发生这件事。

  师父哈哈笑了起来,却笑到一半就剧烈咳嗽,摇着头说:“胡说八道,人早晚都要死,你早晚都要长大,难道等你七八十岁了,还要师父天天陪着你?”

  我抹了把眼泪,站了起来:“我要怎么做才能救你?”

  师父又笑了:“不错不错,臭小子有点良心,还知道救师父,可惜,这一次恐怕连师父都救不了自己。”

  他又咳嗽了起来,不住的咳出黑血,我急了,起身叫道:“我去取法器。”

  师父一把没拉住我,只叹了口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