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说罢,一声大喝,抡着宝剑直接就冲了上去,竟然没有半句废话,那黑影不断嘿嘿冷笑,却似对师父十分忌惮,或者说是对那把剑忌惮,没有硬接,而是身形如鬼魅般飘过,闪开了那一剑。

  师父刷刷刷接连三剑,就把那黑影逼退了数米,这时才沉声道:“二十年未见,我还以为你早已经受了天劫,没想到居然还活着,今天还来欺负我的小徒弟,你要不要脸?”

  那黑影也阴声道:“杨老九,当年我曾经给你算了一卦,你的天寿已经快要到了,说不定就在这两天,嘿嘿,还敢大言不惭跟我提什么天劫,有本事,你我就比一比谁活的更长。”

  师父师父面色不变,又说道:“活的长又怎么样,我只活百年,却能受人供奉敬仰,后世称赞,有徒弟给我磕头送终,有百姓给我抬棺送行,以后说起来,我杨敬亭也是一号人物,能名垂青史。而你,就算活千年,万年,也只不过是一条阴沟里的臭鱼,几辈子都不敢露面见人。”

  师父师父这几句说的干脆,骂的痛快,我也忍不住大叫道:“没错,你这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有本事露个脸让我们看看,在那里当缩头乌龟,算什么能耐。”

  那黑影对我们的话却好像并不在意,仍然不住冷笑,身形却缓缓退后,师父手一扬,一声断喝:“看法宝!”

  /看Ca正:V版ou章节1上酷k;匠|网!

  黑影怪叫一声,身形鹊起,竟跳出几米远,转身就隐没在了黑暗中,远远却传来了一阵桀桀怪笑......“嘿嘿嘿,杨老九,我不跟你计较,我就算遗臭万年,你也看不到了,而你入土那天,我却可以再来收拾你,到时候你又能耐我何?哈哈哈哈......”

  那声音渐渐远去,师父却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没动,“师父!”我赶忙上前,“怎么不追上去,这家伙留着肯定是个隐患。”

  师父的身体却似僵在原地,半晌才摇了摇头,放下了手,却没说话。

  “师父你刚才放的是什么法宝,我怎么没看清?”我问道,师父师父摊开手,摇头道:“没有法宝,我只是吓退他而已,小乐,或许他说的对,师父的日子应该已经不多了。”

  “师父,你别听他胡说,你老人家身体正壮实,再活个百八十年都没问题......”

  师父苦笑道:“人生七十古来稀,我现在已经差不多了,何况,我这么多年来,虽然对人算是有点功德,但却也做了不少损阴德的事,恐怕......”

  他说到这里就停住了,看了看周围又说:“他跑就跑了吧,二十年前我没能除了他,今天也未必,只是这墓地里的尸水开锅却已经等不了了。

  这时我才猛然想起,这座墓地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大规模的尸变,师父应该正是因为看到了我托人带给他的坟茔花,知道了尸水开锅的事情才急急忙忙直接赶到墓地的。

  师父这才问起先前事情的详情,我就墓地里的情况,还有自己用鳖虫干阻断尸水外泄的做法跟师父说了一遍。

  “不错,有点进步了,不过鳖虫只能减缓尸水外泄,已经泄露出来的尸水尸气却没有解决。小乐,去把天罗布拿出来,我们现在就封闭墓地化解这里的尸气。”师父交待说。

  照着师父的吩咐准备好一切应用物品后,我规规矩矩的垂手侍立在师父身后等候吩咐。

  师父盘膝坐在天罗布的正中,手中结印,口里无声又极为迅速的念着法诀。

  片刻之后,墓地中的土地似乎有些微微的颤动,一阵难闻的气味翻涌上来,看样子是师父把墓地下方的尸水尸气逼了上来,然而这些尸水尸气来到地面上,却并没有扩散,而是围绕着天罗布,形成一块类似‘雨云’的东西。

  “去!”师父伸手做出剑指直指苍穹,那块‘雨云’仿佛有了意识一样,顺着师父手指的方向,直冲而去,随即天际轰隆传来一声像打雷一样的声音,一大片“雨云”便渐渐消散了。

  我知道,这声音叫做天破,说明这里的邪祟已经被解除了。

  师父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好在这里埋葬的都是些淳朴的村民,没有什么大奸大恶之徒,尸水和尸气化解起来也相对简单。”

  我这才放下心来,却转头一眼看见躺在地上的张成媳妇,忙说:“师父,事情还没完呢。”

  说着,我就把张成媳妇和王家女儿的事情跟师父讲了一遍,师父静静的听着,点头道:“这个好办,这样吧,你先去把红布重新盖在她头上,我做法把张家媳妇的魂魄拘来一问,一切就自然明白了。”

  我立即去照办,把张成媳妇的头重新摆正,安放在脖子上,师父上前观察了一下,便直接做法开始招魂。

  片刻之后,躺倒在地的张家媳妇竟然坐了起来,一脸茫然的看着我们。

  “你们是谁,我在哪里,我想回家......”

  师父长叹一声:“回家?你都不看看你成了什么样子了,你现在就算回去了,也只会给你的父母丈夫带来厄运。我劝你老老实实地说出真相,或许我还可以帮你,否则那些罪业记在你身上,恐怕你将有永世不得轮回之厄。”

  师父的话对张成媳妇似乎有些震动,一番话说得张家媳妇低头不语。

  我看的心里一阵不是滋味,也开口道:“嫂子,或许你有心愿未了,或许你是舍不得张成大哥,但是这段日子你也清楚,张大哥过得是如此艰难,每天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些就是你想要的吗?”

  听到这句话,张成媳妇终于发出一阵哭声:“师父救救我……”

  师父点头:“你先说说这一切的来龙去脉,只要你诚信悔改,我便助你早日超生轮回,你和你夫君如果缘分未尽,将来总会有重逢相聚的一天。”

  这时,张成媳妇总算说出了一切的原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