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脚便踢了过去,但那黑影居然纹丝不动,我这一脚就像是踢在了铁板上,脚背一阵剧痛,忙顺势后跃,跳出老远。

  师父说过,遇到硬茬的时候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先拉开距离,在保住自己小命的前提下尽量的试出对方的弱点来。不要命的上去拼,那不是英雄,是蠢货。

   我跳出了差不多四五米的距离,抬头再看,那黑影仍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但下一个瞬间,居然忽地一下就出现在我身前,就跟瞬移似的!

  我去,居然如影随形,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顾不得多想,几乎是下意识的,就从随身的包里抓出一把金刚砂,顺手就撒了出去,这东西对于鬼怪的效果,基本上相当于对着人的脸上撒胡椒粉。

   一片烟雾状的金刚砂撒了出去,然而那个黑影似乎完全不在意,甚至连躲避都没有,那些金刚砂落在他的身上,居然没有半点反应!

   我有点毛了,这家伙能做到这一点,大概只有两个可能,第一,这家伙是人类,这驱鬼除魔的金刚砂对他没有作用,第二嘛,是这家伙的道行已经......不过,他站在那里一直没有动,只是嘿嘿冷笑,我挺了挺胸,沉声问道:“你是什么人?”

  那黑影的面目隐藏了起来,黑夜中无法看清,只发出一声夜枭般的笑声,声音干瘪枯焦,让人不寒而栗:“嘿嘿嘿嘿……”

   这笑声让我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忍不住就从身上取出一把桃木剑,这是师父先前给我用的,只有一尺半长,很是方便携带,据说师父当年用这把桃木剑也摆平过不少事,我一直很喜欢,尤其做法事的时候带着,很能唬人。

   谁知我刚拔出桃木剑,那黑影竟然开口说话了。

  “那个老不死的杨老道,是你什么人?”

  我不由愣了下,这家伙竟然认识师父?

  “你又是什么人?”我反问道,那黑影嘿嘿又是一阵冷笑:“你不必问我是谁,你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留你一条命。”

  我皱了皱眉,这家伙一副大言不惭的样子,不过看起来他倒似乎的确有这个本事,我紧盯着他,手心微微出了汗,这里荒郊野外的,连半个人影都没有,我还是跟他周旋一下,此时此刻,只可智取,不可逞能啊。

  “你可以问,但我未必回答。”

  黑影却没在意我的态度,冷冷的笑了:“驱魔师真是一代不如一代,连你这种初出茅庐嘴上无毛的货色,都能上场了。”

  wb酷.匠m!网正版G,首x;发5¤

  他这么一说,我这气就不打一处来:“如果你要没什么问题的话,那我可要问你了,初出茅庐怎么了,你生下来就长胡子啊?”

  我这脾气上来也是一律不管不顾,这句话一说,那黑影看上去竟似乎愣了下,随即却怪笑起来。

  “嗯,不错不错,这样看起来还有点驱魔师的样子。”

  他这笑声怪异又瘆人,不过我却心里暗暗纳闷,他说的驱魔师又是怎么回事?

  “你那个师父,杨老九,现在活的怎么样?”他突然问道。

  “我师父他老人家能吃能睡,身体倍棒,一顿能吃八碗饭,一口气打五个小鬼不费劲。”我挺了挺胸脯,开始胡说八道。

  “嘿嘿......”他又开始冷笑,“你回去不妨转告他,让他好好活着,就说昔日故人改日登门拜访,一定送他一份礼。”

  “大礼?”我皱起了眉,这人看起来语气不善,绝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你要是有大礼,不如让我带回去吧,我师父他老人家每天忙得很,多半没空见你这种不人不鬼的东西,就算见了你,恐怕也是你的死期。”

  我这话脱口说出,却是刺激到了他,那黑影一声怪叫:“好个不知死活的娃娃,既然你要大礼,那我就把你的尸体送给那老家伙好了。”

  他说着竟就奔着我扑了过去,我心下微慌,暗想不妙,刚才说错话了!

  眼看那黑影已经快到了近前,我挥起桃木剑,劈头盖脸的就砍了过去,但跟预料的几乎没有区别,我这桃木剑对人家没有丝毫伤害,反而被震的虎口发麻,蹬蹬蹬倒退几步,桃木剑直接脱手就飞了出去......我直接就傻眼了,刚才那一剑砍上去,似乎是有实体的,应该不是鬼,难道,是个什么东西成精了?

  这下可坏了,我跟师父混了这十多年,所到之处无一不是手到擒来,基本没有过什么凶悍之物,结果我这好不容易单独办事,就碰到了这么棘手的玩意。

  “哼,就这两下子,留着你也是给驱魔师丢脸,去死吧!”那黑影怪叫一声,再次扑来,我这下手里空空,想闪避,脚下却像灌了铅,随即就被那黑影一把扼住喉咙,只听一阵嘿嘿怪笑在耳边响起,我拼命挣扎,却无济于事......完了完了,我的仗剑天下,我的降妖除魔,这他奶奶的真是出师未捷......我呼吸越来越困难,身体里的力气飞速的在流失,无数个念头在脑中闪过,怎奈身体却丝毫动弹不得。

  就在我觉得自己快要断气了的时候,耳畔忽然响起一声断喝:“哪个王八羔子敢欺负我徒弟,我日你姥姥!”

  这有点臭无赖的声音听在耳中却是熟悉无比,我心中顿时燃起了希望,是师父师父来了!

  随即一道白光在眼前闪过,紧抓着我喉咙的手突然就松开了,我浑身的力气一下子就没了,整个人瘫软在地,抬头再看,师父手持一把精亮长剑,正护在我的身前。

  而那个黑影却似乎受了伤,站在数米开外,捧着手不住颤抖。

  “师父师父.....”我只微弱的喊了一声,师父却头也不回地哼了一声说:“小兔崽子,不告诉师父就自己跑出来,仔细看着,看师父怎么收拾这个家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