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开始大家以为是闺女不满意这门亲事,跟哪个村的后生带着私奔了,后来发现这闺女的衣服,首饰,私房钱一样都没有少,你说私奔总得带点细软盘缠吧,所以大家都说这是失踪了。结果案子报到镇上的派出所,人家却说成年人外出不算失踪,也不给立案,让他们等几天再说,可这一等就是一个月,村子里四处寻找,都没有消息,老王他媳妇这段日子终日以泪洗面,眼睛都快哭瞎了。

  我顿时就是一跺脚,这个线索太重要了,按照赵村长所说,这个王家女儿肯定不是私奔,村里民风淳朴,应该也不会有人谋财害命。更重要的一点,就是王家女儿失踪的时间,正好是张成从外地打工归来的前几天,两件事情一定有什么关联。

  我不由埋怨赵村长,这么大的事刚才一直不说,赵村长也很无奈,他说老王家的人一直瞒着不让外人知道,所以才...... 我没空跟他多说,立刻就让他带我去王家看个究竟。

  我们很快到了王家,进门一看,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正坐在院子里发呆,但我抬脚正要往里面走,忽然就感觉到了这小院里面,似乎笼罩着一股阴煞之气.....这阴煞之气,说法很多,但在此时的王家,体现出来的就是一股子霉气,说白了,这家现在正是阴气聚集,而在风水里,阴气重则时运不正,此时的这股阴煞之气极为浓烈,说明这家最近不但出事了,而且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赵村长大概是因为把他们家的事说给了我,显得有些尴尬,他上前和那老太太打了个招呼,然后就指着我悄声对那老太太说:“这是我从镇子里请来的先生,给你家算一算翠儿的事情。”

  这赵村长倒也机灵,老太太一听就慌忙站了起来,但一看我年纪轻轻,眼神里就有点不对了,赵村长忙说:“这是镇子上杨先生的小徒弟,先过来看看,他问啥事,你就告诉他。”

  老太太这才不说什么了,看来师父现在真是名声在外,我也没跟她多客套,就详细的问起了上个月她家丢闺女的事,老太太也没隐瞒,便一五一十的对我讲述了一遍。

  老太太是边说边流泪,所说的情况和赵村长讲的却是基本一致,我一边点头,一边趁老太太不注意,悄悄地用藏在手里的小刀划过她的发髻,割了一缕头发,然后便安慰了老太太几句,给赵村长使个眼色,说出去查看一下本村的风水,然后便溜了出来。

  这院子被一股煞气笼罩,显然是遭遇到了不幸之事,老太太精神委顿,除了女儿失踪伤心以外,多半也受到了这股煞气的影响。看来这个王家女儿失踪,应该和张成媳妇诡异的举动有着莫大的牵连。

  溜出小院之后,我独自来到了村头,取出一张师父特制的符,将老太太的头发包裹其中,用火点燃了,很快,护身符化作一捧纸灰。

  然后我又捏起一撮纸灰洒在一片柳叶上,没过几秒钟,叶子登时枯黄,失去了生机。

  没错,王家女儿不是普通的离家出走,看这个状况,一定是已经遭遇了不测。

  刚才剩下的纸灰还有不少,我一股脑的把纸灰全部倒进了罗盘里,纸灰洒进罗盘,立刻排成一个小箭头的模样,顺着这个箭头的方向一路追查,我径直走到了村外的墓地。

  这个小村民风淳朴与世无争,墓地里葬的也都是本村的村民,按说墓地是凡人往生之地,正常的墓地应当是庄重肃穆,而这里却夹杂着一丝萧杀之气,很显然,有人横死在了这里,而这个死者,很可能就是王家的女儿。

  按照罗盘的指示,我走进墓地范围,然而刚刚踏入墓地,罗盘里的纸灰却砰地一声飞散开来,被风吹得无影无踪。

  有古怪!

  我这个方法,也是师父所独创,原理是通过直系亲属之间强烈的血缘联系寻人,这种法术一般情况下不会受到排斥,除非……对方是有备而来,而且道行相当高深。

  为免孤军冒进,我退出了墓地,绕着墓地转了两圈,先查看了一番这里的风水,结果还真被我发现,这墓地里面果然大有问题。

  墓地周围本来中了不少柳树,此时日头西斜,应当相当阴凉,然而墓地周边的柳树丛里竟然让我感到有些燥热。

  更加古怪的是,这种村子边上的坟茔,按说应当经常有人洒扫祭拜,但是这里的坟头一眼望去,似乎都已经长出了一茬青白色的野草,起起伏伏仿佛无数青白色的翻腾的泡沫。

  猛然间,我想起师父曾经说过的一种异象,尸水开锅。

  所谓尸水,指的是人死亡后,尸体中所含的水分,在下葬后从遗体内渗出。正常情况下,寿材密封性好,尸水会在尸体表面形成一层石蜡状的物质,也叫尸蜡,会将尸体封存。然而如果寿材粗制滥造,或者说遇到了什么意外导致密封不严的话,就会造成尸水外泄。

  一块坟冢里的尸水外泄,往往会造成四周围草木异常的繁茂,且带出大量阴气影响后人气运。但是如果一整片墓地全都出现尸水外泄的情况,就会相互作用扩大影响,让土壤里的微生物疯狂滋长,长出一种叫做坟茔花的野草。

  野草茂密到一定的程度,远远看上去就好像锅里正在腾波鼓浪的水波,这种现象被干我们这行的,叫做尸水开锅。

  9看正版Y章;节W|上0F酷ME匠31网:{

  尸水开锅这种现象极为罕见,而且凶险异常,一着不慎就很有可能导致整个墓地发生尸变,我记得师父说过,他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也只是在学艺的时候跟着太师父遇见过一次,而且那一次,他们爷俩几乎差点丢了性命。

  我望着这诡异的墓地,心想难道今天我也碰到了这传说中的玩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