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假意同意留宿下来,但这时张成媳妇的脸色有点不大对了,勉强笑着对张成说:“你看咱们家屋子也小,就这一铺床,你让兄弟住在哪啊,我看还是去邻居家借个宿,明天你再送兄弟回去。”

  张成是个老实人,眼巴巴的看着我不知怎么办了,我马上打了个哈哈说:“嫂子不用费心了,去别人家还怪麻烦的,我看外面的仓房就可以,搭个床就能睡。”

  张成媳妇说:“那可不行,那是放杂物的地方,从来没住过人,兄弟大老远来的,怎么能受那个委屈......”

  我嬉皮笑脸地说:“没事嫂子,我从小就在外面跑,别说仓房,连桥洞子都住过,能有个地方睡觉就行。”

  在我的坚持下,张成媳妇也没辙,只好按我说的,在外面仓房里给我搭了个简易床铺,然后我们又随便说了一会话,天就黑下来了,我打个哈欠,假装困了,然后便一个人去了仓房。

  不过在这之前,我悄悄塞给张成一张护身符,让他带在身上,并告诉他这符只要不离身,不沾水,就能保他不受妖邪侵害。

  我在那床铺上和衣躺下,心里却也是砰砰打鼓,不知道今天晚上到底会遇到什么样的怪异事件,刚才那个张成媳妇,看着没问题,但要是真像张成说的,那可就说不准了。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我数着自己的心跳声,瞪大眼睛望着黑暗中的棚顶,丝毫倦意都没有,我的手里也握着一张护身符,跟张成那个还是一个组合,叫做子母护身符。

  这也是师傅发明的,我手里这张略大,张成那张略小,如果他那里一旦出现异常情况,护身符有了征兆,那么就会立刻同步反应在我这张护身符上。

  这就像是母亲护着孩子一样,因此才会叫这个名字。

  但时间很快到了后半夜,我手里的护身符却没有丝毫动静,同时正屋里面隐隐传来张成的呼噜声,我不由一阵无语,真是难为这哥们了,在这时候都能睡着。

  不过这其实也是个信号,只要他还在打呼噜,那就说明多半是没事。

  又过了一会,我看看时间,大概快到后半夜两点了,还是没有一点迹象,我有点沉不住气了,翻身坐了起来,就想要悄悄出去,趴在窗户根下看一看。

  但我这刚一坐起来,忽然就见那护身符哗啦哗啦的响了起来,就好像有股子风吹动似的,与此同时,屋内的呼噜声戛然而止,我心中顿时一惊一喜,暗想,终于还是出事了!

  我二话没说,立刻握紧了护身符,就往外跑去,但是刚到了仓房门口,正要推门出去,忽然就见正屋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我正要推门的手立刻就缩了回来,藏在门后往外一看,借着朦胧的月光,就见一个怪异的身影从里面慢腾腾的走了出来。

  *更V新~0最I#快VV上/酷#q匠网

  说这身影怪异,是因为我完全认不出这是谁,这人的脑袋上蒙着一块红布,看不见面孔,而且这人走路的姿势也很怪,有点踉踉跄跄,东倒西歪,就好像看不见前方的路似的。

  不过这也对,他脑袋上蒙着红布,可不是看不见路么?

  随后就见那人竟奔着仓房走了过来,我心中一惊,忙伸手把仓房的门从里面插上,就在这时那人已经走到仓房门口,摸索了几下,伸手就去拉门,自然是没有拉动,然后这人似乎愣了下,又转过身,动作很是缓慢的走到了院子中间。

  这时,通过这个人的动作和形态,我已经认出了,这应该就是张成的媳妇,就见她走到了院子中间,停了一下,然后忽然伸出双手虚握,便开始“刨地”了。

  我先前还以为张成在夸张,没想到居然真有这种事,张成媳妇就这么虚空做着动作,用力的“刨地”,而且动作越来越快,就好像很是紧张似的,刨了一会还伸手擦了擦“满头大汗”。

  我在仓房门后,看着张成媳妇诡异无声的动作,尤其她脑袋上还蒙着红布,这一幕场景实在是够恐怖,虽然我也算从小久经考验,也是出了一脑门子的冷汗。

  就见张成媳妇在“刨”了半天之后,忽然又做了个奇怪的动作,就好像从旁边拖过了什么东西似的,然后再次双手虚握,继续开始“刨地”。

  足足过了十多分钟之后,张成媳妇才算是停了下来,她站在院子里,一动不动,忽然发出了一阵瘆人的笑声。

  “嘿嘿嘿嘿......”

  这笑声让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随后张成媳妇就像完成了什么任务似的,转过身,慢腾腾的走回了屋子里。

  院子里再次变得空空荡荡,朦胧的月光洒在地面上,我好半天才缓过神来,只觉手心里全是冷汗。

  我下意识的吞了口唾沫,心想好歹也跟师傅混了十多年,今天居然被吓到了,师傅要是知道了非得笑话我不可。

  不过那张成媳妇实在也是太诡异了,即便是梦游,也没有这么吓人的,我小心的推开仓房的门,想要去看看屋子里的情况,但刚走了出去,从门后忽然伸过一只手,扯住了我的裤脚......这突如其来的一只手,让我浑身一个激灵,但我反应也不慢,转身一脚就踢了过去,这也是师傅常常教导的结果,他不止一次的对我说过: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管它是什么妖魔鬼怪,先揍它个生活不能自理再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