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陈老汉拉过去看了一眼,他也傻眼了,坟后头留个出入口,这是啥意思?

  我跟师父混了这些年,还真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不过按照以往的经验,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但要想解开这个谜题,就得开棺看个究竟了,因为家宅房梁上放个棺材板,这实在是太不吉利了,我敢说,如果不赶紧破掉这件事,他们家很快就要出大事。

  我当下征求了一下陈老汉的意见,他还有些犹豫,不过他儿子二话没说就跑回去取了工具,然后抡起铁锹镐头,一会的功夫就把这座坟挖开了。

  接下来出现在眼前的一幕,让我们大吃一惊,这陈家老太爷的棺材果然没有盖,但在棺材上面,却有一个疑似用泥做的拱顶,封住了棺材,而且在棺材一侧,还有一个洞,正和外面的洞相连。

  这场景太诡异了,陈老汉的儿子立马就不敢再挖了,怯怯地问这还要不要继续,我上前仔细观察了下,就赶紧让他把坟填好,这尼玛连棺材盖都是泥封的,谁也不知道下面到底咋回事,开棺就等于作死啊。

  我这时候有点后悔了,早知道就把师父请来了,眼下这情况,我是不敢轻举妄动的,这么古怪的棺材,一旦不小心招惹了,那就是一场大麻烦。

  陈老汉的儿子正要动手填坟,忽然从坟里面冲出了一道黑影,我只觉眼前一花,脑子里就迷糊了一下,忙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虎口,睁眼再看,陈老汉的儿子竟然口吐白沫的瘫倒在了地上,不住的抽搐着,两个眼睛一个劲往上翻。

  陈老汉在旁边已经吓的瘫倒在了地上,我见状不好赶紧跪在地上,对着坟头磕了三个头说:“陈老爷子,您老人家大人大量,后生晚辈不懂事,您老多多担待,看在他是您家后辈子孙的份上,就饶过他吧。”

  说着我忙给陈老汉使眼色,他哆哆嗦嗦的也跪在地上一顿磕头,苦苦哀求,我低声说了句:“快,把老爷子的坟填上,不然一会老爷子还得怪罪。”

  陈老汉这才醒过神来,忙起身填坟,我也赶紧跟他一起动手,一会的功夫把坟重新填好,坟头压了纸钱,回头再看,陈老汉的儿子就已经不再抽搐,但却是昏迷不醒了。

  我上前掐了几下人中,不见反应,知道这事要坏,赶紧和陈老汉一起,把他儿子抬回了镇子里,我告诉陈老汉千万不要乱动,在家里等我的消息,然后我就急匆匆的回了家,去找师父求助了。

  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师父正在桌子旁刻着一把桃木剑。

  我就把刚才去找猫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对师父说了,师父一听脸色也有点变了,站起来在地上转了两圈后对我说:“你小子胆儿太大了,居然自己就敢去刨坟开棺,你这是翅膀硬了啊?”

  我没敢还嘴,吭哧了半天说:“这不是为了找猫么,早知道那家坟地有毛病,我也不能去啊。”

  “你少给我打马虎眼,要不是有毛病,你去挖人家坟干啥?”师父冲我瞪起了眼珠子,随后就嘬着牙花子说:“不过还好,算你小子机灵,没有真的开那个棺材,老陈家的儿子没有事,他自己祖宗,顶多给他吃点苦头,不会真害他。但你要是开棺的话,刚才你可就要完蛋了。”

  我有点毛毛的问师父:“师父,你说他们家到底是怎么回事,那棺材盖为什么要藏在自家房梁上?”

  师父皱了皱眉头:“这种事情,说实话连师父也没有遇到过,不过这棺材盖藏在房梁上,有个说法,叫做官财盖顶,是护庇子孙后代的一种旁门之术。据说施展了此术的人,魂魄不散,肉身不腐。”

  “但是有一点......”师父吐沫横飞的继续道,“一个逝者的魂魄不散,留在身体里,要忍受漫长的孤寂岁月,这是很痛苦的,所以他需要经常出来透透气,这也就是你看见那坟中留有出入口的原因。”

  我听的一阵目瞪口呆,原来还有这么古怪的邪门法术,死了之后还要经常出来透透气,但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难道仅仅为了护庇子孙,就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吗?

  我对师父提出这个问题,师父摇头道:“当然不会是这么简单了,如果只是为了护庇子孙,没有必要用自己的棺材盖,但你刚才说,那棺材上面用了一层泥封住,我猜测,那位陈家先人,恐怕用的是一种登仙之法。”

  “登仙之法?那又是怎么回事?”

  “现在说了你也不懂,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黑猫必然和他们家老太爷有些关系,它是来守护家宅的。但是这件事,似乎还没有表面这么简单。”

  师父说着,就抓起那把刚刚成型的桃木剑,起身对我说:“走,咱爷俩再去他们家看看。”

  我和师父两个人,再次来到了陈老汉家里。

  师父先是看了看陈老汉的儿子,用手搭了搭脉,又翻了翻眼皮,就对陈老汉说不要紧,小孩子不懂事,擅自挖了祖宗的坟,吃点苦头罢了。

  说着师父烧了一张符,化在水中,叫陈老汉给他儿子服下,只一会的功夫就醒了过来,师父又查看了一下,便说已经无碍了。

  看6s正V版PI章$E节{《上Tg酷匠网

  师父在陈家老宅里里外外转了两圈,又进去看了看那孩子,最后爬上房梁亲自看了一眼,便对陈老汉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家老太爷故去应该还不到六十年吧?”

  陈老汉忙点头说:“先生说的对,我记得我在十二岁的时候,我家老太爷过世的,到现在应该是整整四十年了。”

  “嗯,那就对了,还有一件事,希望你能如实相告,你家老太爷,当年想必是一位道行颇深的阴阳先生吧?”师父摸着嘴巴上的两撇胡子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