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家人都吓了一跳,我盯着那铜钱,又看看屋檐,忽然就明白了什么,开口问道:“你们家的那个黑猫,是不是经常趴在那个房梁上?”

  陈老汉点头说:“是啊,那猫的确是有这个习惯。”

  这回我就可以确定了,刚才那个黑猫一定就在屋子里,所以我这法诀用出来,铜钱才会原地不动,现在那黑猫应该是跑了,铜钱自然也就倒下了。

  但问题是,我们谁都没有看见那只猫。

  这很是有点诡异了,不过我却一下子就兴奋起来,本来还以为是个无聊的事,没想到现在居然开始有趣了。

  我在那房檐下转悠了半天,然后问陈家人,这房檐上,可曾有过什么古怪?

  陈家人不明白我的意思,一个劲的摇头,陈老汉告诉我说,这座老宅子是他爷爷留下来的,全家人在这里住了几十年了,也没遇到过什么古怪的事,除了孩子出生的时候闹了点蹊跷,一直都很正常。

  我有点后悔,早知道这件事如此怪异,刚才我就开了灵眼,兴许还能看见那老猫,现在可有点不好办了。

  不过这老猫守护陈家三年,应该没有恶意,这一点倒是可以暂时放心,我对陈老汉说,让他们好好想想,祖辈上可曾有什么冤家对头,或者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惹下祸来。

  那陈老汉想了半天,忽然一拍大腿,对我说:“我记起一件事,但不是什么祸事,就是我家老爷子活着的时候,曾经有一次交代我说,日后这老宅子要是破了,塌了,就把正屋房梁上的一块木板拿下来烧了,千万不能留着。”

  房梁上的木板?我眼前一亮,刚才那猫叫声,不正是从房梁上传下来的么?

  于是我当机立断,让陈家人马上搬梯子,我要上房梁一探究竟。

  梯子很快搬来,架在房梁上,我小心翼翼地爬了上去,到了房梁上,先是查看了一下,很快就发现了蹊跷之处。

  那房梁上到处都是落尘,像是很多年都没有打扫过了,却有一块不大的地方,上面干干净净的,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时常趴在那上面似的。

  我随后就上了房梁,伸手托起房板,小心探头进去,就看见了这座老宅的房梁上面,一片昏暗的光线之中,果然压着一块厚厚的木板。

  我一眼就认出了,这是一块黑色的棺材板。

  自家住了几十年的房梁上面,居然有一块棺材板,任谁知道了,也得吓个半死,当我把这情况告诉陈家人的时候,连陈老汉在内,全家集体都傻眼了。

  但是当陈老汉亲自上去查看过之后,却说了一句更加让人吃惊的话。

  他说,那棺材板他认识,是他爷爷当年下葬时候的一口老寿材上面的棺材盖。

  这话可有点太吓人了,他爷爷的棺材盖,出现在家里房梁上?

  陈老汉也弄不明白,他告诉我说,这件事说来话长,他们陈家祖上其实一直是开棺材铺的,他小的时候,这老宅子的堂屋里就摆着一口老寿材。

  那口寿材的用料很是讲究,棺盖头的位置还用朱笔画了一道符,后来他爷爷过世,就是那口寿材下葬的。刚才陈老汉登上房梁,第一眼就看见了那棺材盖上面的朱笔红符。

  酷$匠2网首发

  找个猫居然找出这般光景,我也是无语了,已经下葬多年的棺材,棺材盖居然会出现在自家房梁上面,这该作何解释?再说,陈老汉为何对这事毫不知情?

  但我们还没来得及仔细研究,陈老汉的儿子就吵着要拆房子,把那棺材板立刻取出来烧掉,他说,他儿子出生时的怪异,肯定就是这棺材板闹的。

  这一家人当时就分成了两派,儿子和媳妇立场坚定,要把房子拆了,陈老汉说什么也不同意,结果争执了半天,陈老汉的媳妇又闹着要回娘家,说不管你们怎样,我是坚决不会住在棺材房里的。

  他们吵的我一阵头大,于是就问他们:“你们是搬家还是拆房我不管,我只问一句,猫还找不找了?”

  他们似乎这才想起找猫的事,陈老汉儿子气呼呼地说:“房子都快拆了,还找猫干什么,那个猫也不是好来路,邪性着呢,走了倒好。”

  “你这话不对,我问你,那猫在你家三年,你们家里可曾出过什么事?”

  “啊,那倒没有,这三年家里太太平平,好得很。”

  “那不就得了?要我说,现在无论你们是搬家,还是拆房,我觉得都不妥,这件事恐怕还是要着落在那猫身上,所以说,这个猫你们还得找。”

  陈老汉一家现在是彻底懵了,一个个的都没了主意,我在屋子转了两圈,就对他们说:“我看现在应该去你家的坟茔地看看,你家老祖宗的房盖现在都没了,这个才是关键之处。”

  陈老汉这才一拍大腿说:“对对对,先生说的对。”说完他又对他儿子一瞪眼:“你个小兔崽子,你太爷爷的房盖都没了,你还瞎闹腾什么,赶紧跟我一起去祖坟看看。”

  于是我们就浩浩荡荡的直奔陈家祖坟,我现在对这件事是很感兴趣,古怪的黑猫,房梁上的棺材板,看来师父给我的这个任务,还是有点意思的。

  我现在很想找到那个猫,把这件事弄个水落石出。

  但是找猫的关键,却是要先查出那棺材板的真相,这两者间肯定有关系。

  我们这座小镇不大,出了镇子不远就有座土山,上面都是庄稼地,陈家祖坟,就在山上一个朝南背山的地方。

  到了这里之后,陈老汉先是带着儿子祭拜了一番,然后我就上前查看,围着最上面的那座大坟走了一圈,我很快就发现了问题。

  在这大坟后面的草稞子里,有一个碗口大小的洞,被荒草枯枝盖着,如果不注意的话,根本难以发现。

  这个现象,在很多坟地里都曾有过,山里动物多,什么田鼠刺猬兔子獾子之类的,都是会打洞的,它们有时候会把洞打到坟窟窿里,这也不奇怪。

  但是这个洞却根本不是动物挖的,而是砖石砌成的。

  而且好像是故意留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