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高小乐,高兴的高,快乐的乐。

  从小就跟着师父四海为家,行走江湖,什么看测姻缘,相算卦,驱邪捉鬼,帮人看风水,测阴宅,样样都干。

  走江湖,实在是件不容易的事,那时候我们东奔西走,就像流浪在城市里的蝗虫,不但处处被报以白眼,受尽风霜之苦,而且还总成为被打击对象,光是师父那套看相算卦的家伙,就曾被收走了好几次。

  一直到我十八岁那年,师父才带着我在一个叫做陈家湾镇的地方落了脚,开了一家天缘命馆,总算是暂时结束了流浪的生活。

  fI酷匠U网首%G发◎

  那时我们落脚之后,日子并不大如意,生意很清淡,因为那镇上有个马老太太,是个神婆,在陈家湾镇住了几十年,家里还开着个纸扎店,据说很有本事,基本上算是垄断了整个镇子的这一类生意。

  师父也没在意,他之所以选择在这里隐居,本就是想享享清静,不想再四处奔波,所以他倒是很享受这种悠闲日子。

  可是,当时的我根本就不想过这样的生活。

  我从小就有一个仗剑天下,降妖除魔的梦想。

  我们在陈家湾,几乎半个月都没人上门一次,顶多就是抽签算卦,看看运势,算算姻缘,我整天郁闷的要死,都快要闲出病来了,更别提什么降妖除魔了......

  终于有一天,师父接到了个任务,看我实在无聊,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去做,可是我一听那任务就无语了。

  这个任务是:镇子西边陈老汉家里的猫丢了,让我去帮忙找一下。

  我当时是欲哭无泪,这算什么任务啊,难道我们已经沦落到只能接这种任务了么?

  要找猫的这家,是陈家湾镇上的大户,过去很有名望,但是现在就只有四口人,当家的陈老汉和儿子儿媳,还有一个三岁的孩子,一起住在一栋老宅子里,经营着一个不大不小的生意。

  我到他们家之后,简单问了下情况,陈老汉就告诉我说,原来他家有只养了三年的大黑猫,前几天忽然失踪了,家里人开始没在意,因为猫就是这脾气,经常会失踪个三天两天的,可这都一个礼拜过去了,那猫也没回来,所以就想算上一卦,看那猫还能不能回来。

  我就无语了,你说一个猫,丢就丢呗,自古就有老话,狗为忠臣,猫是奸臣,用现代点的语言说,猫就跟小三似的,跟谁过到哪一天都没准,你找它干啥啊?

  但这陈老汉说了,这只猫跟别的不一样,不但是养了三年有感情了,而且当初这猫对他的孙子还曾有过救命之恩。

  我一听就来了兴趣,敢情这还另有故事。

  他告诉我说,那是在三年前的一个夜晚,他家的媳妇生孩子难产,就在最艰难的时候,院子里忽然传来两声夜猫子的叫声。

  说来也怪,这夜猫子一叫,随后孩子就出生了,但众人却发现,这孩子脸色铁青,不哭也不动,小拳头攥的紧紧的,瞪着眼睛,就好像跟谁在赌气似的。

  陈家人当时吓坏了,认为这是不祥之兆,所谓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这孩子身上,恐怕是带着邪性的。

  当时一家子人束手无策,接生的婆子也没见过这个,都傻眼了,就在这要紧的关头,屋子里突然出现了一只大黑猫,冲着外头喵呜喵呜的大叫了几声,众人听见院子里传来一阵扑簌簌的声音,那夜猫子竟然就飞走了。

  接下来更怪异的事发生了,大黑猫不慌不忙的走到孩子旁边趴了下来,然后那孩子紧抿着的嘴忽然就咧开了,发出了低低的笑声,攥着的拳头也松开了,脸色也红润了,这才保住了一条小命。

  所以说,这只大黑猫算得上是陈家的救命恩人,后来大黑猫就在陈家住下了,三年来,陈家不但生意颇为兴旺,家里内外也是一切顺利,陈老汉全家都说,这只猫可是招财猫,一直好吃好喝的伺候。大黑猫也似乎很有灵性,总是喜欢趴伏在那孩子身旁睡觉,有时候醒着也要睁开眼睛盯着那孩子看。

  陈老汉说到这里,叹口气说:“你说说,这么有灵性的黑猫,突然丢了,我们能不着急么?”

  我点了点头,心里暗想,要是这么说的话,那这件事还真有点意思。

  不过,这也有点多余,因为那黑猫显然不是普通的猫,它到这里来,分明就是来守护孩子三年,或许它就是来报恩的,现在时间到了,自然就该走了。

  也就是说,这猫根本就不会再回来了。

  但是,看着这一家人担心的样子,我又不好直接说,于是便拿出了一枚铜钱,装模作样的念叨起了寻物法。

  一阵牙疼咒样的咒语念完,我就把铜钱丢了下去,其实这是最简单的寻物法,只要记住歌诀,连小孩子都会,并不适用于找猫,但我存心糊弄,也就是应个景,真要是找猫的话,那得用六爻法,不过那玩意太复杂,我也懒得学,再说什么阴阳五行,八卦易理的,光看着都头疼,在我的心里,还是降妖除魔痛快多了。

  铜钱在桌子上滴溜溜转个不停,我眼睛紧盯着,就等着铜钱倒下,然后就开始顺嘴胡诌,可没想到,那铜钱转了片刻之后,竟然啪的立在了桌子上。

  没有倒!

  我顿时愣了,铜钱居然立住了,这是什么情况?

  陈家人也都傻眼了,就在这时候,头顶的房檐上忽然传来了一声猫叫。

  “喵呜......”

  这猫叫声好似从很远的地方飘来,却清晰的传入耳中,我立刻跳了起来,拔脚就往房檐下跑,但抬头一看,那上面却空空荡荡的,别说猫,连根猫毛都没有。

  我疑惑的在房檐下转了两圈,刚才那猫叫声还犹在耳边,怎么我跑过来就不见了?

  我想到这里,正想去问问陈家人有没有听到猫叫,忽然一道虚影蹿出门外,紧接着,桌子的铜钱啪嗒一声。

  倒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吴老怪说:

新书发布,喜欢看的朋友帮忙登陆追书一下,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