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我又是被一通电话吵醒,我看了看屏幕,呵呵宋清韵,我接了,电话那头传来宋清韵柔弱的声音,跟我说了声早安,不知道为啥我感觉最近宋清韵好像有点怪怪的。

  我嗯了一声,习惯性的刷牙洗脸准备了一下就出门了,一出门没走多久就看见宋清韵一个人在她家门口,我走向她问:“你站着干啥。”宋清韵还是柔柔说:“等你呀”看见她这样我不禁又开始心跳加速难道老子真的那么命好还可以跟班花来次爱的校园邂逅?,不过还是要淡定淡定最光荣!抱着这样的想法心里平静一点,我又问:等我干啥你不是乘车去学校的嘛”宋清韵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我。

  “既然这样那就一起走吧。我说一路上宋清韵都在我身后没说话,让我感觉怪怪的,我还问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宋清韵也说没有,后来又走了一段路,宋清韵老是走在我后面,感觉就是不自在,我回头把手伸到宋清面前,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我还是问了宋清韵:“可以牵手嘛?宋清韵眼神一闪,有点害羞的感觉点了点头,然后把手伸到我手里。宋清韵的手很小巧而且很嫩,抓在手里肉肉的软软的,感觉很舒服。不仅是手感上的舒服,更多的却是心理上的满足!,仔细想想我在别人眼里也只不过一屌丝,尽然牵着班花的手来上学,怎么都有种好白菜都让猪拱了的感觉。

  走着走着就快要到学校了,附近路上学生也多了起来,我怕别人看见,到时候说什么闲话,大家都知道中学生都是很八卦的,所以我就想松开宋清韵的手,可是我放开手了宋清韵却不松手了,我就急了说:“我们这牵着手等下班里的人看见了又要乱说了,不好吧!”宋清韵白了我一眼说:“我都不介意你激动啥”,虽然宋清韵不建议但是总感觉被别人看见了以后乱说很不爽”所以还是想放开宋清韵的手,但是宋清韵就是不放最后宋清韵尽然对我下了命令牵着我的手到教室才准你松,就当你答应我的事情的一件。说完脸还有点红。我一愣,好吧既然既然这样何乐而不为呢,既能享受这纤细的手又能解决一件事。

  最Y新◎章》{节)上}酷匠Vp网

  牵着宋清韵的手,走到了学校门口,校门竟然没开,而且宋清韵还要我一直牵着,没法也就牵着了,边上的学生多多少少都有议论我跟宋清韵有的还说都到校门口还秀恩爱,而且尽然还让我听见了。我想宋清韵也应该听见了,但是她却装作没听见不在乎。

  远处一个不容易让人发现的地方,李健躲在那里盯着我跟宋清韵,自言自语到:“怎么会发展这么快平常这两人都没啥话说的呀,今天怎么会牵着手来上学,哼,苏辰逸还真不简单阿,看来要叫刘哥小心点了等了大概一会,校门就开了,我牵着宋清韵走回教室,还没进教室就已经有很多人看见了我跟宋清韵,到了教室门口我立马松开了宋清韵的手,宋清韵也放手了,就这样我们个回个位,班里有不少咂咂的议论,但是并没有很大声。

  坐下后,张祥就来跟我搭话了,张祥是学校里的混子,就是那种没有大哥带着自己混来混去的那种,听说他挺喜欢宋清韵的,但是宋清韵好像对他没什么兴趣根本补打理他。

  张祥过来跟我说:“苏辰逸,有一手呀,班花都给你追到了。”话语中带着讽刺,我笑笑“哪有,人家就坐我后面呢,你这么说不好吧!?”张祥冷笑下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但是坐下后竟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估计是今天早上我牵宋清韵的手嫉妒了吧,呵呵,这样也难免,现在我猜搞不好我已经成为男生公敌了--,但是张祥这一瞪,让我感觉很不自在。

  很快,开始早读了,朗朗的读书声覆盖了淅淅沥沥的聊天声,我右边的同学传给我一张纸条,跟我说张祥传给我的,我打开一看:草尽然是威胁纸条,叫我里宋清韵远点不然下次对我不客气!。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么警告,我怎么滴就是不爽,拿起笔直接写下“哎呦我好怕啊,怎么办要不要告诉老师呢!,写完直接揉成团扔了过去,然后喊了声fireinthehold,喊的时候连我自己都感觉到笑意,宋清韵更是直接笑了出来,纸团直接砸到张祥的脑袋,我就在想我好像扔什么都能直接爆头,真是不参加奥运会可惜了。

  张祥打开纸条看了看,虽然脸上没表现什么,但是他后来传给我的纸条就足以证明他有多气愤了,纸条上写着:小子你别拽,下课你等着,!。看看多恐怖的威胁我真的吓到了,吓的我小心的吧纸条折好放起来,然后站起来对着张祥说:老子就是这么拽,有写纸条的胆,干嘛不直接跟我说还能显的你牛一点。张祥没说话只是瞪着我,我不屑的切了一声就坐下好好早读了,宋清韵问我干嘛他纸条传你说什么了,我说:张祥传纸条给我说他好像看上了我,其实他是弯的。“宋清韵听了好像还真信了吃惊的看着我。我说你这智商真没问题吗?宋清韵听我这么说知道我在逗她又说:哼!就知道忽悠我,到底说啥啦。我说秘密啦,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宋清韵也就没追问哦了一声继续早读了。

  我吧纸条好好的藏了起来,反正别人找不到就是了,因为想张祥这样的人很多人都是讨厌的,所以一打架绝对会有人告诉老师,到时候我只要吧纸条交上去就可以全身而退了。超级机智有木有,不过现在的问题就是,我擦,我能抗张祥那么久时间么?我心里也犹豫了,我不想惊动宋清河毕竟人家帮了我这么大个忙了,不是太大的事情不能在麻烦别人了。也不好意思在麻烦别人了。

  李建在班里看我这么呵斥着张祥感觉好像机会出现了立马传纸条给张祥。”纸条上写着“张祥,你想整苏辰逸?”张祥说“是又怎么样,干你什么事”

  ”呵呵我可也帮你“”你帮我?““对”

  “你拿什么帮我,不会去叫你那打败仗的刘哥来吧,刘东那件事很多人都知道了,难道你觉得我会不知道?““你虽然猜对了,但是你也只对了一半,上次是刘哥没想到,这次不一样,刘哥这次要玩个大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