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连四天,一行四人都在虚空中度过,飞跃过崇山峻岭、遇过高空风暴、见过隐藏在乌云内的蛟龙,一路上所有的景色如倒映般急速往后退去,众人来到一片混沌区域面前,停住了持续前进的步伐。

  “各位,这就是老朽近一两百万年来新寻到的一处好地方,哈哈哈。”拯旨老人声音极为高昂的一笑道。

  所有人沉默不语,静静地感受着此地风平云静之下隐藏着的极端危险。

  “拯老鬼,你这处住所跟以往的那位蛮为相似的。”龙麟好似看出了什么,这把对着拯旨老头说道。

  “恩?不不不,龙兄这可是近两百万年来新形成,你也知道,形成混沌之域的地方不止要各路元力极度暴躁,还有个前提是此地必须是雷暴区。”拯旨老人一听这话,急忙解释道,好似龙麟的一席话会让他人看不起他。

  “你这老头打的什么歪主意,莫非以为本尊不知?先带路,事后再说!”龙麟大手一挥,催促着拯旨老人赶紧走。

  拯旨老人抬起右手,轻拈手决,只见一点土黄色光晕出现在他食指之上,右手向前一指,那点光芒突然化为光束飞向混沌区域,从混沌深处发出一道极为嘹亮的吼叫声,之后能听到一阵阵充满爆炸性的声音在混沌区域内,轰隆隆作响。

  从混沌区域内伸出一颗巨大的蟒头,边吐着蛇芯边用一双阴冷的人头大小的蛇眼横扫着众人,从众人身上一一扫过,似是感觉到了熟悉的味道!

  它停止了扫视,此蟒从光圈中抽出身子,一顿便来到了拯旨老人的面前,张开嘴巴,伸出蛇芯,在拯旨老人脸上胡乱的舔来舔去,弄得拯旨老人一阵子轻笑。

  “行了行了,小家伙,快点带路。”

  E)酷匠y◎网永N久免w;费看5小¤说52

  此蟒身子猛地一扫,原地转了一圈,把它那长长的身子摆放在所有人眼前,转头朝着拯旨老人嘶鸣了一声,示意他们上来。

  拯旨老人招呼了一下众人,自己一个跨越,稳稳的站在了此蟒的身子上。

  “老鬼,此蟒可是传说中的那只神物?”此刻的龙麟再也憋不住内心的疑问,呼吸略微急促的问道。

  拯旨老人闻言,并不作答,安静盘坐在此蟒的身子上,左手提着一个酒壶,右手抓着一只烤的金黄香脆的巨型鸡腿,啃得正欢。

  “老家伙,我在问你话,你倒是给我说清楚。”龙麟这暴脾气,刹那间就爆发了,声音在这空寂的混沌区域内响彻,引来一阵阵的回音。

  “别急,别急,到了再跟你详细说说,现在还不是特别安全。”拯旨老人,头也不回,随口说了一句,安抚住了龙麟,便急忙啃向那正在流油的黄金鸡腿。

  再说杨宇二人,此时的鬼姬并没有坐在蟒蛇身上,而是引用自身的元力,运转至极致后,吸引来混沌区域内的各种元力属性,那些依附而来的元力属性,并不是她要容纳而入,而是缓缓在她面前形成一个漩涡状的黑洞,而那黑漆漆的黑洞内,隐隐能看见一只眼睛,那只眼睛正在盯着鬼姬,一眨一眨的。

  但鬼姬此时的所作所为,对于拯旨老人和龙鳞而言,平淡无奇,丝毫无法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一个正在卖力的啃着鸡腿,潇洒的喝着酒;另一个额头上青筋暴起,从鼻孔内时不时的喷出两团白气,唯独杨宇最是不同。

  他一个人蹲下来,在此蟒的身子上,这里敲敲,那里拔拔看,手里摸着此巨蟒身子上的鳞片,感觉到了不同一般的光滑,看似粗糙的身子,实则充满了防御性,每片鳞片之间时不时的会有电光闪烁,但在此蟒的控制下,没有伤着杨宇,否则,刹那间此蟒便可运转起身上的雷力,把杨宇考成一个烧焦的人棍。

  经过半天的飞渡,四人一蟒,才到达一片云雾缭绕的地方,说是云雾缭绕,其实那并不算是云,是各种能量相互碰撞爆炸后所产生的一种能量雾体,修为不够的人,根本看不透这些能量的本来面貌,只会当做是普通的云雾。

  …………

  “各位,欢迎来到老朽殿宇做客。”拯旨老人一把扔掉手上只剩下骨头的鸡腿,手掌一翻,酒壶就从他手上消失不见,只是酒虽不见,但余香还留。

  “小家伙,去大殿。”拯旨老人蹲了下来,拍了拍此蟒的身子,轻声说道。

  此蟒猛地一甩尾巴,只见虚空之中传来一声极为响亮的破碎声,龙麟闻听此声,一脸着急的样子瞬间也就安静了下来。

  此蟒直直的往天上飞去,远远的看去,好似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条细长的裂缝,还一直往上裂去,那场面犹是奇特,只可惜无人能够领略此等风景。

  总算恢复了正常的平稳飞行,此蟒平稳的在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上方停住了身躯,鬼姬脚下生莲,一朵朵随着她的步伐而幻灭重生,那叫一个美丽。

  龙麟直接飞身下来,带起一股破风声,重重的降落在大殿前的空地上,地面刹那间出现了蜘蛛网般的裂痕,一直往四周延伸而去。

  拯旨老人正要招呼巨蟒自己去游玩的时候,杨宇喊出了声。

  “前辈,不对……恩!拯尊,小子还没有达到凌空飞渡的境阶,您看?”杨宇支支吾吾了几秒钟,总算是说清楚了要表达的意思。

  “哦!对了,你看我这脑子,那你就给我过来吧!”拯旨老人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抬手抓向杨宇,杨宇便被一股柔和的风所包围,随着拯旨老人落于地面上。

  杨宇感受着身上传来的激动和莫名的兴奋,着实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为何心里会莫名的激动和兴奋,可为何又会有种亲切感,这一切到底是为何?

  “好了,各位。我们到了,下面就请睁大你们的眼睛,好好看吧!”拯旨老人,高声呼喊了一句后,双手背在身后,自顾自的往大殿走去。

  到了大殿门前,大门无人自开,从里面走出了四个花容月色的靓丽女子,身着淡粉色的宫装,头发简单的扎着,两片脸颊上施上淡淡的粉妆,两片朱唇抹上淡淡的紫红,两叶柳眉就这么简简单单的画上几笔,高挺的鼻梁轻轻的皱着,眼睛内充满了尊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