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柱香,终于有人赶到了现场,来人是一位幼童,但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来看,处于归普境九重天的境阶,还是名武者,只差一步便是落雷境的武修了。

  他满脸疑惑,看着此地周围的山壁上那些划痕,疑惑越来越深,甚至还感受到了一股还未消散,但是比他强悍的气息,足以秒杀了他,思虑再三,还是退走了。

  此后断断续续的又来了十来个人,有些是结伴而来,因为是半路上相遇,道明原因后便携手而行,无一例外,感受到此地残留的比他们强悍的气息后便不再停留,生怕晚走一步便会死在此地。

  天已经大亮了,琴天正还未回到琴家,此时的他正在一座入云的山峰的半山腰上的小道上站着。

  而他对面则是一个左脸侧留着一缕鬓发的男子,年岁看似与琴天正不差丝毫,但是身上传来的隐晦的气息已经证实了他也是落雷境九重天的武修。

  “哈哈哈,原来是袁家的袁家主!这么有闲情,在此地闲逛?”琴天正不动神色的看着对面男子,打个哈哈的说道!

  “琴兄说笑了,袁某来此是专门为了昨夜的异象而来,袁某明人不做暗事,说清楚也好!”此人正是袁家的家主袁远。

  “袁兄一定要和琴某过不去便是了?”琴天正脸色一沉,有些不快的说道。

  “不不不,袁某自知不是琴兄对手,自然不会如此的不识趣……我来此地是因为我昨晚也看见了天上的异象,一路追逐而来。却被琴兄抢先一步发现并取走,特来问问琴兄是为何物!”袁远不恭不卑的开口说道。

  “抱歉,怒琴某不能想告。”琴天正抱了抱拳头,脸色带着歉意的说道。

  袁远眼睛转了一圈,心里想着我实力不如他,一旦跟他对决,落败的可能性只大不小,而一旦我动手,没杀死他。那么家族可能就要承受来自于琴家的怒火,这一切我不能擅作主张,还是让他走吧。

  “无事!既然琴兄不愿想告,袁某也不好强人所难,袁某先走一步!”袁远说完,一个跳跃冲天而起,人已经从琴天正眼前消失不见……

  “该死的,还是被发现了,如果此时不杀死了,他定会告知他人,到时候就算我琴家再势大,也挡不住所有家族的合击。”下定了决心,拿出了没有了刀魂的流云刃,追了上去。

  …………

  一条长而狭窄的峡谷内,琴天正举起流云刃,往地上一劈,一道带着冻人骨肉的寒气便从刀刃上化为了一道带着凌厉且寒冷的刀气飞向了袁远,此时的袁远经过刚才与琴天正的交锋,更加确定不是其对手,可恨自己的那把地级上品灵器在那把刀的手底下走不过一招,便直接断为两截,认命的闭上眼,过了片刻却不见任何声响!睁开双眼,看见琴天正就站在自己面前。

  “袁兄,今天我不杀你,但是你必须切割出一半灵魂本源,认我为主,否则今日你便是我刀下亡魂。”琴天正想到他留着可能还有用处,毕竟一个落雷境九重天的高手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招到的,所以顿时收手,起了招揽之意。

  逃过一劫的袁远并没有任何反抗,强忍着撕心裂肺的疼痛,额头上都冒出了豆大的汗滴,总算是切割出了一半的灵魂本源,融入到琴天正的识海内,由琴天正掌管。

  这一半的灵魂本源并不会对袁远有任何伤害,只要灵魂本源还在,袁远便是不会下降修为,更不会有丝毫的危险,还能继续修炼壮大自身,只有那种真正的灵魂契约才会瞬间掌握他人生死,这一半的灵魂本源就算是消失了,顶多重伤,再疗个几百年的伤便能恢复如初,反之,灵魂本源还在,便不可能重新修炼出另外的一半,这是一种天地的奥妙,玄之又玄。

  可是对于,每个武者或是武修而言,几百年的时间全都拿来疗伤,那又何必修神?何况,就算是修神者,寿命对于他们而言,更是宝贵异常,所以琴天正才如此做。

  交出一般灵魂本源的袁远,已经认命了,他可没那么多时间用来疗伤,他是一族之主,有更多重要的事情等待着他去做。

  “主人,您现在有何吩咐!”袁远恭敬的说道,说着还微微的低下了头。

  “袁兄,你我无需如此客气,还是以平辈相称,你我并不是生死仇敌,我也不会去刻意加害于你,只是有些秘密只有死人才能真正的守住口!”琴天正顿了顿,接着说道:“你可明白我的意思?”

  “是,琴兄的意思,袁某清楚。昨晚今日之事,只是一场梦罢了。”袁远急忙说道。

  “很好,你先走吧!有需要我会传讯于你。”

  “是,袁某先行一步了!”袁远说完,急忙的冲天而起。

  在袁远走后,琴天正拿起手中的流云刃,低声的说了句:“金属性的神器,用的真不顺手。”

  而后收起流云刃,找准琴家的方向,身形一个暴掠,激起一声声的音爆声,人已经在数百丈高的天空上急速飞行。

  ~酷匠qu网唯++一Q正\^版,其他p都¤是盗:版

  这个琴天正太可怕了,没想到才十年不见,实力已经稳稳的压了我一头,今后看来只能安心的照他说的话去办事了,想起今天的遭遇,身子一个颤栗,只一招便把他从天上轰了下来,还差点杀死了他,袁远这时,已经看见了袁家的位置,缓缓的降落了。

  “家主,看您脸色不佳,是何事困扰您?”袁家的管家袁晶开口说道。

  摆了摆手,不理会管家袁晶的问候,朝着后山的密室内走去,今天多多少少还是受创了,得赶紧疗伤。

  “爹爹怎么还不回来,会不会出事了!”琴燕焦急的在房屋内走来走去。

  这时一道开门声传进琴燕耳内,琴燕看见了琴天正,脸上神色由忧转晴,开口喊了一声:“爹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讲述说:

  “爹爹怎么还不回来,会不会出事了!”琴燕焦急的在房屋内走来走去。

  这时一道开门声传进琴燕耳内,琴燕看见了琴天正,脸上神色由忧转晴,开口喊了一声:“爹爹”

  琴天正甩了甩袖袍,坐在茶桌旁的木椅上,倒了一杯茶水,喝了一口后说道:“燕儿,爹今后这几天没空过来盯着宇小子,你要好好照顾他。”说完便走了,留下一脸错愕的琴燕,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琴燕真的糊涂了。

  而此时的第三重空间内,杨宇还在参悟着融决,龙麟也在继续酣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