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一如既往的漆黑,除了龙麟打呼噜的声音,就只剩下杨宇参悟功法时躯体散发出的光芒。

  这时的杨宇突然呐呐道:“融尽一切虚无。”

  龙鳞被他的呐呐声惊醒,这小子难不成凭着突入的灵空境修成了融决不成?这才短短十年时间,虽说外面只过去了一个月,照理说这不和情理啊!要所有人都能和他一样,那岂不是所有人都能晋入祖神境?!看着杨宇,像是在看着怪物般。

  杨宇的眼睫毛突然动了一下,似是有所察觉,半响过后,也不见杨宇醒过来,龙麟此时也不再理会杨宇,继续趴着休息,呼噜声片刻过后就传来,响雷般的呼噜声响彻整个第三重空间。

  “爹爹,这都一月有余了,宇哥哥为什么还不醒过来。”出于女孩子家特有的矜持,琴燕始终还是带点淑女的口气说道,但那着急的表情明显出卖了他!

  琴天正没有言语,看着杨宇半响,才转头看向琴燕,先是缓缓摇头,接着便是叹了口气,这女大不中留啊,这才多久,胳膊就往外拐,老子当初差点废了的时候,咋不见我闺女如此紧张,这般想着,看着琴燕又是一阵的摇头!

  “爹爹,宇哥哥是不是不行了?琴天正,你……你!”琴燕你了半天说不下文来。

  听到女儿喊自己真名时,琴天正冷哼了一声,掉头便往外走去。

  意识到自己太过于失礼,也没想太多,跟在琴天正身后出了房间。

  琴天正也没走,就站在房门外的台阶上,抬头看着天上的圆月,突然一道金黄色的流星划过月亮表面,快速往东城方向飞去,琴天正起身就准备追过去,此时琴燕正好打开房门,喊了句:“爹爹!”

  琴天正大手一挥,“爹爹没放在心上,不必担心,现在爹爹有正事要办,你照顾好宇小子,可能不出半月,他便会醒过来,在此之前,任何人不准再靠近他。”说完,双脚轻轻一跃,人已经在半空中,再度在虚空一掠,天上已经不见琴天正身影。

  Iz酷C@匠网W“唯“t一,`正"版ay,其D他Xa都是}盗版,

  点了点头,琴燕很不理解为何爹爹突然说出此话来,但是想到他不会伤害杨宇,便选择了相信,传讯老管家,告诉他一个月之内不准任何人靠近此地。

  老管家接到大小姐传讯,自然不疑有他,立马操办此事,而后便听见整个琴家响起钟声,这是家族召唤琴家之人集合的响钟(琴家之人不包括长老之类的,那是家主有事需要商讨时才会召集长老,商量完后才会吩咐下去,让他们而后一层传递一层,在古代这点很重要,我虽是玄幻小说,但一些东西我不会随意更改。)

  这时的琴天正正在离地数百丈的云层内飞速飞行,看见金黄色流星往东城的悬亭湖方向坠落而去。便加快运转元力,拿出了全部实力,速度之快,比之流星有过之而无不及。

  …………

  悬亭湖,顾名思义就是悬浮在湖面上的一座凉亭,这可不是什么人想来就能来的,悬亭湖占地三百亩,而浮亭就在湖中心的上方五丈处悬浮着。

  浮亭占地有一百多亩,是东城所有大家族大势力的高层聚首的地方,专门商量一些中央大陆所发生的任何事情,或是一些大的聚会也会在此地聚首,这些高层修为参差不齐,大部分是归普境的武者,只有少部分是落雷境的武修。

  这些家族的底蕴更是无法与琴家、杨家这样的庞然大物相比,整个中央大陆的中心点范围内的十几万里资源全是由两大家族分配,在他们的地界内,决不允许第三方势力出现,一旦发现,必将承受他们两家之人的合力攻击,而不管是东西南北城,或是其余大陆的势力,基本都暗中默认。

  毕竟一家是神的后代,而另外一家则是轩辕大帝指名点姓保护之族,谁敢招惹?其他势力或许祖辈也有神级的武修出现过,但是与他们两家的神相比,简直微不足道!

  都说官大一级压死人,确实就是这个道理……

  琴天正此时已经独自一人来到了悬亭湖上方,他目睹了流星坠落在悬亭湖底内,没有犹豫,撑起元力护罩,直接冲入湖底,以他的能耐,就算是一万来米深的海底,就算一整年不出海平面也能在海底自由自在的活着,而如今这个湖底不足一千丈深,何惧之有?何况他修炼的还是跟水有关的功法。

  琴天正把速度放缓,放出灵魂力搜索这片天地,一炷香后,他发现了躺在石缝内的流星,与其说是流星,倒不如说是一把金光闪闪的刀刃,刀身雕龙刻凤,手柄处银钩铁笔的写着三个大字“流云刃”!

  琴天正很是吃惊,这不是传说中排名天地榜第三的流云刃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此处,潜身过去,伸手摸向刀身,触手便能感觉到一股凌厉之极的刀气流转于刀身上,这是把神器,可为何而不见刀灵?难怪我能如此轻易的靠近。

  还是赶紧收起来,先走一步为妙,难不保有人来,刚才那么大的动静不可能只有我看得见,把刀刃收入空间戒内,便化为一道激流,冲向虚空,破开湖面,认准方位转刹那便已离开此地十万八千里。

  半柱香,终于有人赶到了现场,来人是一位幼童,但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来看,处于归普境九重天的境阶,还是名武者,只差一步便是落雷境的武修了。

  他满脸疑惑,看着此地周围的山壁上那些划痕,疑惑越来越深,甚至还感受到了一股还未消散,但是比他强悍的气息,足以秒杀了他,思虑再三,还是退走了。

  此后断断续续的又来了十来个人,有些是结伴而来,因为是半路上相遇,道明原因后便携手而行,无一例外,感受到此地残留的比他们强悍的气息后便不再停留,生怕晚走一步便会死在此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