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双剑眉下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一头乌黑茂密的长发就那么顺其自然摊洒在肩头,整个人看起来似是与这天地间融合般巧妙。

  只是他原本枯黄的脸色这半个多月来,少吃少喝的,变得更加的枯瘦,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久病不愈之人,以往的杨宇,在杨家过的并不好,由于杨州意的针对,他吃穿什么的都不是特别的方便,有时候一天只能吃上一顿饭,脸色的枯黄是因为他长期在阴暗的深山内挖掘神晶所造成的。

  “宇哥哥,你就这么忘了奴家了吗?奴家可是想你想的吃不下饭,喝不下水,睡不着觉,日思夜想的都是你,你怎能如此就忘了奴家了呢!”琴燕可怜兮兮的说道。

  “额,那个燕儿大小姐,咱先不说这个。”杨宇顿了顿:“还有,你爹去哪里了?”杨宇当然想起了什么,开口继续问道。

  “我爹呀,当然是去养伤了,你可不知道,为了你的传承能够成功,他差点变成废人一个,哎!”叹了口气,琴燕哀怨的看了杨宇一眼。

  感受着来身体上的异样,杨宇一阵心存感激,他从小被断定为不能修炼的武道废人一个,从小备受嘲讽,这是个武修的世界,不能修炼的人永远是最为低等的人!永远是修神之人的奴仆!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没有一身强大的武道修为,你别想保护好身边的人!

  de酷{匠L网永i久免费%T看4小2说Y

  父亲也是不能修炼武道,在他十岁左右,收拾父母遗物时,发现了一本来自于父亲的旧手稿,手稿的内容令他吃惊不已,原来是他们祖上根本就全都是凡人,没有出过任何一个的武修,不是因为别的,而是每当有人选择修炼的时候,总有奇奇怪怪的幻象充满神识,令人不由自己的深入幻象当中。

  而当他清醒过来时,已经失去了修炼的天赋,这种奇怪的现象经过一代代的研究最终才得知源自血脉的变化。

  他还得知,他的祖辈其实来历不明,只是在上古倾盘大雨的一天夜里,突然从天而降,落在离中央世界千万里远的兖州一座深山峡谷内,他们生来就是凡人,一代代的延续着血脉,到如今只剩下他唯一的一个人。

  而血脉到了他这里,如果他也死去没留下后代,基本这个故事已经结束了,可这个世界注定不能离开他!

  轩辕与那时候才知道自己不是杨家之人。

  …………

  一个月后,处于琴家势力范围内的一处狩猎场,杨宇正挥舞着拳头,身上隐晦的传出元力的波动,虽然极少,可对他而言却已经很满足,至少他已经能够修炼武道了。

  “小子,你出拳速度太慢,要知道,每一次的出拳所用到的劲力都是要拿捏住一定的量,才能以最少的气力挥舞出最大的破坏,你先看着我施展一次。”琴天正站在杨宇身后,严肃的说道。

  “眼无神,拳无魂;拳无功,一场空。”琴天正边说边运用起他儿时修习多年的拳法。

  “眼无神,拳无魂;拳无功,一场空?”杨宇默默的思索着,边听看边。

  “收臂的时候一定要快,而挥舞出的拳头包括手臂在内,一定要直、稳,迅速,就像这样。”琴天正说着,迅速的把双臂收在咯吱窝下,迅速的击出拳头。

  正对面的一颗两三人才能环抱得过来的大树,直接被肉身中所蕴含的劲气所击穿,木屑随着至另一端的大树表面飞舞而出,远远的飘出五米远。

  杨宇瞳孔猛然一缩,这拳头若是打在我的身上,那岂不是直接来个透心凉,想想一阵后怕,毕竟琴天正这一个多月以来从未向他表明任何原因,却对他非常好,他隐隐发现是真的对他好,不包含二心的好,想着这点,悬着的心也瞬间放下了。

  “小子,看清楚了?”琴天正面带严肃的说道。顿了顿后,思索了一下,接着开口说道:“原本你的血脉没有激活,所以你只能安心的做个凡人,从你口中听说了你的祖辈也都是凡人,我只能告诉你,因为你的血脉的源头太过强大,而他的后人若是没有比你高出七个境阶的人,是不可能帮你激发出血脉的威能让你能够修炼的,我也只是侥幸罢了。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好好的修炼,帮的是你也是帮我。待你步入初入境后,你来我金元珠内找我,届时我会给你一个答案。”

  琴天正破天荒的说了一堆话来告知杨宇,望他好生修炼。

  “前辈不需要多久。你就该告诉我了。”杨宇听了琴天正的话,没有任何的言语,只是默默的点点头,心里却这般想到。

  琴天正走了,狩猎场只剩下杨宇一人,好在这只是外围的地盘,倒也不怕凶猛的野兽突然杀过来,况且,四周都是琴家的人,修为最低的也是原始境的武修,杨宇倒也不可能出事。

  琴天正走后,没过一炷香时间,琴燕便来到杨宇所在的地方,离他十米远的距离,静静地看着他,眼里满是爱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