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海饭庄所处的位置算是这片城市比较高的地方,从我这里正好能看见不远处一道道明亮的灯火,虽然没有这里那么绚烂,但看起来更加祥和。

  我的家乡也是那样的,我本来也是属于那里的人,但却来到了这个让自己浑浑噩噩的地方,每天过着那种虚度光阴的生活。

  说实话,我真的有不上了退学回去的打算,但没法说服家里人,最终这个想法就没有实现,一般的专科学校,其实整天除了玩就是玩,就像我已经好几天没有去上课了一样。

  除了那种要求特别严格的学校,一般就算你几天不去上课到最后还是能毕业,这已经形成一个恶性循环了,而我们,就是在里面被残害的那群人。

  e-酷}匠~网首W&发Of

  坐在江海饭庄外面的台阶上,真真冷风袭来,让我清醒了不少,现在想想帮助赵晴这件事,我突然发现自己有些荒唐。

  自己与她只是认识,只是待了一天多的时间而已,并没有发生什么事,况且潇潇对她还有一股仇视,这件事潇潇知道之后一定会生气不理我,我这样做是不是错了呢?

  脑中这个越来越深,我发现自己似乎真的做错了,两万块钱对我家来说已经算是很多钱了,就算以后我可以自己还,以我现在这状态也需要几个月……

  想到这我一下拿起了手机,但刚找到小晨的手机号我就停了下来,都已经到这程度了,小晨已经将朋友们叫出来了,要是不吃顿饭的话,岂不是太不给别人面子了?

  于是,我还是放下了手机,再次看起了来来往往的人,只有在这群人身上,我才看不到自己要后悔什么,自己现在做的这件事有多错误。

  “我不怕千万人阻挡,只怕自己投降……”

  手机铃声响起,看着上面显示的是小晨,然后我便接了起来,小晨就问我现在在哪了,说他已经在江海饭庄门口了。

  然后我们就挂了电话,手机在空中摇晃着,很快我就在人群中找到了那家伙,但我目光同时望向了他身后的两人,那两几个看起来痞痞的,但是有些气势的人。

  那两人见我过来,都伸出手来跟我握了个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于是就按照小晨的叫法叫了起来,反正他比我小,我这么叫肯定一点错都没有。

  但小晨并没有打算给我介绍的意思,只是说你在前面带路,咱们先进去再说,然后我便带着他们向着最豪华的包间走了过去。

  当看到那包间的时候,我看到了几人眼中满意的深色,然后我就给自己打了满满的一百分,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反正钱已经花了,现在已经不在乎这点小事了。

  在社会上,要的就是面子,这种事情我还是知道的,不信你可以试试,同样一件事,你把人家请到一个小饭店和一个五星级的饭店,那效果绝对不一样。

  人都是晓之以情还之以礼,像这种事情,你花了多少钱便会给你办多大的事,想明白这个道理我就一点担忧都没有了,反正这件事一定能解决就是了!

  菜基本上都是小晨点的,当然那些菜的价位都给我打了半价,我稍微算了一下,竟然省下了将近一千块钱的钱,有人真特么好!

  要的酒也是最高档的茅台,当时是我和小晨一块出去点的,当时我看到一瓶酒四位数的时候,我脸色一下白了。

  虽然知道小晨不会让我拿钱,但这么多钱我还是很放在心上的,不管怎样我以后都是要还给他的,我还真有点压力。

  从一个专科学校毕业,出来之后一个月能有几千块钱已经算不错了,两万块钱加上今天的饭钱,估计我得还两年,毕竟自己还要生存,还要往家里交钱不是。

  看到我脸色的变化,小晨就猜到我心里想什么了,然后就对我说这些钱你别放在心上,在社会上混,有舍才有得,有时候你就算花钱也不一定能够认识这些人,今天花的这些钱,以后你会知道有多大用处的。

  当时我心中就想,我认识这些人有什么用,我又不是混社会的,这些钱对我来说可是不小的一笔资金,就算投进去做点小生意,我还是有得赚的。

  现在一想,那时候思想真跟不上,要是放在现在,两万块其实不算什么了,挥手之间,瞬间就消失在眼前了。

  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确实让我改变了花钱的看法,有时候花的这些钱其实并不愿望,年轻的时候多给自己留几条路,多认识一些人,以后对你的帮助你会发现是无限量的大。

  最后,我也体会到了小晨话中的意思,因为后来这群人,给了自己最初的一个台阶,让我站在了属于我的那座山峰脚下。

  刚开始坐下来,当菜都上来的时候,小晨已经将对面的两人给我介绍了一下,我虽然还是雪上,但也懂得一些礼貌规矩,看小晨的样子这两人就不是一般人,所以我一直都很恭敬的样子,这两人表面看起来对我还挺满意的。

  那位秃顶,眼神犀利,身上全是纹身的壮年人名叫高雲,三十四岁已经是他们那片最大的水果批发商了,一个市最大的水果批发商,再加上他开的糖果酒吧,早已经是名动一方的人物。

  而那看起来有些瘦,全身都是肌肉的比我大不了几岁的青年名叫李彬,他身上一点纹身都没有,但目光中却透着一股凶狠,对于这个人小晨并没有介绍太多,只是告诉我以后见了叫大哥就行。

  我知道,这人来历一定不小,甚至比高雲来历更大,因为看小晨的样子,对李彬似乎更尊重些。

  面对这两人,说实话我还真有点压力,并不完全因为他们的身份,而是因为我不知道与两人说什么,我只是一个什么懂不懂得大学生,他们早已经在社会上混了很多年,完全没有共同话题。

  但我还是一个劲的给两人敬酒,或许是看在小晨的面子上,两人对我的态度一直很好,李彬甚至还问我系那个不想跟他一起干,绝对让我混起来。

  听到这我不好意思的摆了摆手,然后说等我毕业之后再想想吧,小晨给我打圆场说我家里情况不是很好,然后就这样过去了。

  酒劲过半,小晨就将话题扯进了我现在所处的困境中,而听完我的说辞后,两人都轻轻的摆了摆手,然后都说一会儿我和你一块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