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越刚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我一下子愣住了,然后一脸愕然的瞅着他,脸上写满了质疑,抓走赵晴的,怎么可能是大象呢?

  赵晴虽然说看起来不像是什么淑女,但并不是天天耍的人,要是别人说赵晴与大象走在一起,我是一定不会相信的。

  杨越还说大象发话了,当日帮助赵晴的人,只要抓到就让他记一辈子!我们这里有个说法,对于那种小混混来说,让他记一辈子就是留一个永远的伤疤。

  或许是一只胳膊,或者是一条腿,反正不会让你玩好无缺的离开,那种事情是根本不会发生的。

  听到这我眉头皱得更紧了,我真没想到这件事会发生到这种程度,本来以为那几个人只是劫个色就算了,谁知道这件事竟然扯上了大象!

  动手动手不是对手,财力财力不是对手,各种各样的方式都在我脑海中走了一遍,但还是没有丝毫进展。

  最后,我直接捂着头躺在了床上,看到我那样痛苦的样子,刚开始跟我吆五喝六的家伙突然站起来走到了我的身边,然后说他能将大象那边的消息透露出来!

  当时听到这话,我立马站起来了,但看了一眼四周这么多人,我还是将自己兴奋的情绪掩盖了下去,然后将那家伙拉起来直接向着宿舍外面走了出去。

  刚一出门,我一下就把那家伙推到了一旁的一个角路里,然后有些兴奋的问他究竟能知道什么消息,麻烦不麻烦之类的。

  似乎早就料到了我现在的表情,杨越叹了口气又坐了下来,然后语重心长的对我说:“兄弟,我真没想到你找的马子竟然这么出色,要是早知道,这事我真的不敢管!”

  我能听出来,杨越这是在后悔当初自己插得一手,要是我我也会这么想,惹到了当地最牛的大哥,这种事换成谁基本都会后悔。

  于是我就拍了拍杨越的肩,然后对他说没事不用怕,要是出现什么情况你就说我就行,大象不敢做什么出格的事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碉堡了,但接下来我却不知道说什么了,微微皱眉低头沉思着,装的好像是在考虑什么一样,但其实是我不知道说什么了。

  大象可不是我能够惹得起的,就算是将沈浩摆出来,人家也不一定会卖你一个面子,要知道白道黑道上面的事不是那么简单的,不是实力差不多就可以摆出来说的。

  尤其是大象这种地头蛇,他这种人潇洒自在管了,平日里干什么都没人管,你要是突然插进来说这件事你不能干,我敢说他立马就会急红了眼。

  这样的小混混我见多了,以前听众人说过,大象应该就是这样的脾气,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又不能向沈浩开口,自己找大象又害怕……

  就在我不说话的时候,刚开始那家伙又凑过来了,问我咱们现在是不是去找江海饭庄老板说一声?我恶狠狠地瞅了他一眼,还是一句话都没说。

  但就是我这一动作,却让他笑了起来,然后当我抬起头的时候,这家伙手里已经多了一根铁棍,虽然不是很长很粗那种,但抽在脑袋上还是会开窍的。

  这时候杨越直接站了起来,然后一口一个震哥叫着,还说大家都是朋友,没必要弄得这么僵,你就别冲动了。

  其实我感觉那家伙没多少想动手的意思,但被他这么一弄我心情可是不好了,我一向都是这样,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找点事,这家伙正好填了这一个空缺,我就那样不屑的瞅着他,等着他开口或者动手。

  或许是没有受过这种挑衅,就连他身旁的小弟,眼神中都是带着一股深深的愤怒,我也懒得废话,就那样瞅着他,等着他受不了的那一刻。

  强哥和赵晴的事本来就让我有一股怒火,面对那些强大的人我暂时是没有办法的,但对面这家伙,我完全有能力将其击败,而且像是打死狗一般!

  杨越就一直在说好话,也劝我脾气不要这么爆,当看到杨越眼中真诚的目光后,说实话我是有些后悔的,他为自己做了这件事我还没来得及感谢,今天刚一来就又给人家添麻烦了。

  但对面那家伙一直用那种不屑的目光看着我,我又不是服软的人,所以也就没有妥协,让我十分不明白的是他为什么还不动手,这特么不是浪费时间嘛!

  赵晴还在大象手里,沈浩我是肯定不会去请了,在这个城市我没有认识多少有头有脸的人,但我还是想救赵晴,哪怕是孤身一人前去。

  想到这,我将目光投到了杨越身上,然后跟他说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这就联系大象,以后就算出事也是我的,这件事谢谢你,改天我请你吃饭。

  听我这么说,杨越一下子不好意思了,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我知道杨越家庭条件挺难的,虽然人实在,但他更是一个孝顺的孩子。

  酷&%匠网M唯一kA正“^版,DV其$他#都pX是:盗@版~

  最后告别一声,我就直接向着宿舍外面走了出去,虽然身边围了很多人,但我向外走的时候一只正视着前方,不管是谁站在我前面,我都会一下撞开,不管他脸上什么表情。

  就这样,四五米的距离,我竟是走了将近半分钟,而在这之后那群人的目光更不善了,一开始那家伙甚至恨得牙痒痒,但最终还是没有动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走到宿舍门口,我又回了一下头,然后对那家伙说如果真的对我有意见,可以到宿舍找我,我绝对会奉陪到底的!

  学校中的风风雨雨,只不过是毛毛雨而已,与外面那些大风大浪比起来要小得多,很快我就要去找大象了,能不能回来还是个问题,这点小事我已经不放在心上了。

  听我说完这话,那家伙脸色更阴了,但最终还是没有说话,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我跟他无冤无仇,用这种态度对我什么意思。

  面对大象,我一点办法都没有,实在无奈之下,我还是回到了宿舍,将被子一下子蒙在了头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浮沉两望说:

  新书已经有几万字了,求打赏,求追书!

  不定时加更,希望兄弟们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