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语气不善的话,我没有不由皱了起来,这是又出什么事了,一波未灭一波又起,我这是惹了哪路神仙?

  杨越还没有说话的意思,然后我就将目光投向了刚刚说话那家伙,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他看起来像是有点来头,现在问他最管事了。

  瞅了一眼周围都怒视着我的众人,我慢慢的走到那家伙对面,然后一脸镇定的问他到底怎么回事,我知道杨越帮了我一个忙,遇到什么麻烦你就说,我一定能帮你解决的!

  那时候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信心,我就感觉不管什么是自己都能摆平实的,说实话那时候感觉自己就是这群人大哥,一副想要为他们出头的样子。

  听我说这话,对面那家伙再次点上一根烟直接笑了,不屑的对我说:“你管?你以为你是谁啊,你连个屁都不是,你管得了吗?!”

  一句话,直接将我噎死了,直接没给我留一点面子,但看了一眼望着我的杨越,我双拳虽然紧握,但还是忍了下来。

  人家都已经帮了自己一个大忙了,要是现在因为几句话在这里打起来,那可就真的闹了笑话了,我已经不是那种什么都不知知道的小孩了。

  然后我就又问他,我说你说出来听听,别光在这里说没用的行吗?你不能解决的,不一定代表我不能解决!

  既然你不给我留面子,我也没必要给你脸,所以这句话直接将那家伙噎的一脸通红,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了,但周围那群人却是渐渐围了上来,他们的眼神,似乎想要将我杀了似的。

  看到这效果,我心里还是挺满意的,哥要的就是这种场面,瞎鸡巴说那些敷衍的话一点用都没有,说点实在的,想想解决问题的办法才是现在应该做的。

  听我这么一说,一直没吭声的杨越站了起来,然后一脸严肃的对着我说:“龙晓辰,这件事有点棘手,是我自己揽下来的,你就别管了!”

  说完,他还一脸正义的对着众人说你们不用管了,不管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我自己一个人承受下来就是了,大不了就是挨一顿,这有什么!

  当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我心里热血真的沸腾了起来,就连精神都兴奋了起来,我已经太长时间没有这种感觉了,以至于也站起身直接将杨越摁在了床上。

  这件事是因赵晴而起,你做得已经够兄弟了,江海饭庄的老板我认识,你快点说怎么回事,别浪费时间了行吗?

  一句话,将我心中所有想法都说了出来,顺便还带着装了装,当我说道自己认识江海饭庄老板的时候,他们都是一副质疑的样子看着我,脸上写满了不信。

  确实,如果我没有认识沈浩,这所学校中不管是谁说认识江海饭庄的老板,我都会以为他是在吹牛,江海饭庄的规模多大,学院里面要是有人认识,那早就成了一方之霸了。

  但因为我平日里不是很活泼,但做的事一直都很神神秘秘,所以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这群人竟是半信半疑的听了下去,但表情还是充满了震惊。

  不知道别人想的什么,但我能看出自己对面那家伙眼中稍微的惧意,江海饭庄老板是何人啊,就他刚刚那句话,如果我真的认识江海饭庄的老板,让他后半生不能走路都算是轻的。

  但时间紧迫,我就来不及观察周围众人的神色了,我将所有心思都放在了杨越身上,他是那件事的见证者,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了。

  但让我有些生气的是,那家伙却是先开了口,他对杨越说这件事或许还有些转机,江海饭庄老板,实力并不比他弱,这次或许还是我们扬名的机会呢!

  这时候围着我的那群人也激动起来了,嗡嗡的声音环绕在耳边,像是一只只苍蝇一样,我又不能表现出太什么的表情,于是就那么冷着脸望着他们,听着他们说。

  听到他们说成名的机会来了的时候,我彻底无奈了,特么这到底是些什么人,脑子里是不是进水了,还特么扬名的机会,我真想问他们一句:你们知道危险来临的那种感觉吗?

  如果是以前,我或许会跟他们一样,但经历过一次真正的生离死别之后,我就再也没有那么浮躁了,做事都会考虑了,因为我知道,有时候不小心丢掉的就是自己的命。

  想到这我就又想起了赵晴,不管怎么说这件事都和我有扯不开的关系,虽然我和赵晴之间不会出现什么,但将她救出来还是必须的。

  一想起赵晴,不等杨越开口,我就又问了起来,我问他知道赵晴去哪里了吗,现在一直联系不上,几个朋友都已经急疯了。

  其实赵晴也没有几个朋友,除了药店的小美女和我之外,我不知道她还有什么朋友,至少在我的认知范围之内,她在这边是没有朋友的。

  孤身一人,况且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美女,在现在这个社会,这种人是非常危险的,像上次出现的情况,并不是不可能出现第二次。

  要是她真的遭受那种事,我敢保证自己不会将罪魁祸首打死,我会一点一点的折磨他,直接折磨到死!

  听到我这话,杨越脸色又沉了下来,但在我不断地询问下,最终还是有些愧疚的抬起了头,对我说赵晴被人抓走了!

  被人抓走了!

  听到这消息,我立马爆了,这特么还有没有王道了,一个小小的地方,不就是一言不合出了点问题吗,特么至于做得这么绝嘛!

  本来怨气就有些大,这时候脾气全上来了,我直接抓着杨越的衣领,双眼通红的一字一句的问他,赵晴被谁抓走了?是不是被江海饭庄的人?

  不管是谁,就算是沈浩,我现在也要冲到医院去将他打个残废,人终有一死,不能总是获得这么窝囊,有时候也是要冲动一次的。

  酷匠c网J正A版iX首发I

  但杨越摇了摇头,然后脸色沉重的冲着我叹了口气,继而说出了一个让我非常震惊的名字。

  大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