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问到这的时候,胖子和狗子两人突然不说话了,两人就低着头夹菜,好像没有听到我说话似的。

  这完全不合两人的性子啊,以前我说句话,两人有千万句在后面等着,所以我就意识到不对劲了,这两人打这赌一定有问题!

  但就在我想要质问一下两人的时候,胖子突然抬起头一脸灿烂的跟我说真没想到你小子干完那竟然还能一口气喝掉三瓶酒!

  狗子也是一脸灿烂的瞅着我,还对着我举了举拇指,看起来好像对我很敬佩一样,但我知道并不是这样的。

  胖子和狗子的两人,一般来说不会说这种话,两人总是以开玩笑的样子出现,至少对我是那样的,现在两人说话的样子完全不和以前一样,绝对有事!

  所以我就问两人,到底为啥打这赌啊,五百块钱而已,难道还以为我还不上吗?

  说到这里的时候,其实我知道自己眼圈已经有些红了,五百块钱虽然不多,但也是我接近一个月的生活费了,两人这样,明显是不想让我还。

  两人的家庭情况,确实要比我好一点,但也就是普通家庭而已,我们这群人一个月的生活差不多就一千块,五百已经不算少了。

  听我这么说,两人没说话,但过了一会儿胖子再次开了口:“我们并没有这个意思,大家都是兄弟,钱算什么!”

  这么说着,胖子酒瓶已经抬了起来,向我举了一下,然后自己一口闷了下去,看他的样子似乎是有些不快。

  确实,兄弟们在一块,说这些可能真的有些不爽快,但这都是要面对的,钱虽然不多,但我接了就必须得还,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的我们真是单纯,当初以为钱从来都不重要,为了兄弟倾家荡产都是值得的,但现在再想想,发现当初真是幼稚的可以。

  但当时的我没有多想,看着胖子手中一瓶就已经见底,我也拿起一瓶灌了下去,没有别的意思,我知道胖子和狗子两人把我真的当成了兄弟。

  有时候,这种东西是不用多说的,一件事就足以看清,关键时刻能够站出来帮你的,那才是真正的朋友,关键时刻只知道说句话来帮你的,只不过是一个伪君子而已。

  说好话,只要是玩得开的人都会说,但说话和行动却完全是两码事,在性质上就是不一样的,说句话什么都不用管,哪怕是假的也不会有人知道。

  随着我们兄弟仨都不说话,气氛一时僵了下来,就连狗子也拿起酒瓶跟我干了起来,而桌子上的菜,一口没动。

  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更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记得到最后我好像是哭了,为了那五百块钱,但胖子和狗子也哭了,为了我。

  ……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脑袋像是炸了一样,一阵阵钻心的疼,再看一眼胖子和狗子两人的床铺,两人呼呼大睡依旧还是没醒来。

  这时候我又想起了强哥,从那件事之后,我就没有见过强哥,胖子和狗子两人也没有见过,强哥仿佛是人间蒸发了一样,瞬间消失在了我们几人眼中。

  我也给他打过好几次电话,但最后都是以“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告终,于是我就没有再继续,但现在看着强哥空荡荡的床位,我心中却是不安起来。

  胖子和狗子两人不担心,这情有可原,但我却不能,是强哥冒着生命危险救了我一命,还有潇潇和沈浩,怎么说我也得关心这哥们。

  然后我就又掏出了手机,找到强哥熟悉的电话号码,然后给拨了过去,让人想不到的是,这次竟然通了!

  $酷4匠Z网@唯一P@正T$版#N,#其他都是盗/版V

  然我我心情立马忐忑了起来,虽然只有两天时间没见,但我还是十分想念强哥的,他就像一个大侦探,他要是走了,以后我遇到麻烦就真的没法解决了。

  嘟嘟的声音不断响着,但强哥却没有接电话,一直到无人接听响起,强哥还是没接电话,于是我就又打了过去,而这次,电话最终被一个陌生男子接了起来。

  听到不熟识的声音,我立马警惕了起来,强哥在这边的朋友不是很多,大部分我都认识,这陌生男子又是何人?

  然后我就问他强哥在不,对面那人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然后他问我叫什么,我说了自己的名字,这时候对面就传来笑声了。

  “以后别联系他了,他没有你这个朋友!”

  冷冷的一句话,直接将我心中的热情浇灭了,心中的疑惑也消失了,听着电话中嘟嘟的声音响起,我一下愣在了那里。

  这特么一定是电话被人偷了!

  我在心中一直这样安慰自己,我告诉自己对面的人一定不认识强哥,要不然强哥不会允许他这么说的,但我心中另一个念头却是更加清晰,强哥遇到事了,而且那件事还跟他救我有关。

  因为听电话中那陌生男子的语气,对我是有一些怨恨的,我和强哥的关系一直都很好,以前我更是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强哥是救了我之后才消失的,一定是我的关系。

  不过我还是稍微放心了一下,因为我至少知道强哥是安全的了,强哥非常重情义,我敢肯定他刚刚一定不在旁边,要不然就算是他老爷子,他也会吼两声的。

  强哥都为我这样了,我也就必须去找沈浩问个清楚了,要不然我特么不成二逼了,我是为了潇潇才去救沈浩,现在强哥因为救我摊上事了,他沈浩不管怎么说必须得站出来!

  我就不相信了,对方是个多牛的人,沈浩在这块应该算是地头蛇中的地头蛇了,这里谁能干过他?我真的非常质疑,沈浩这个人,一定有问题!

  不管是从哪里看,沈浩身上都有问题,光看对面想要杀人灭口的样,沈浩就脱不了干系,但还有一点让我有些好奇,那人为什么也要杀我?

  虽然有些疑惑,但我越想越来气,于是揉揉双眼,起来洗把脸我就直接走了出去,我管你身上的伤有没有好,管你和潇潇之间的关系怎么样,反正你今天必须得给我一个交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