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爆器!

  当时看到这东西的时候,我立马傻了,怎么特么跟电影里一样啊,自己可没有穿越到电影中去啊,这也太猖狂了吧?

  沈浩也是有些发愣的瞅着那东西,两只眼珠瞪的溜圆,嘴里呜呜喊着,动作幅度也是变得越来越大。

  情急之下,我又挣扎起来,但这次两人绑的十分紧,即使我用上了全部的力量,却还是一点效果都没有。

  滴滴的声音一秒一秒过去,我实在忍不住了,挣扎的越来越狠,而潇潇和沈浩也和我一样,身子不断扭动着,即使一点作用都没有。

  :●酷匠i网o%首O发

  老子就这样死了?这特么也太冤了吧,还不知道谁想杀自己,还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就死,这特么闹着玩吧!

  啪!

  引爆器原本是在一个小凳子上的,或许是我们仨动荡的太厉害了,在我们的注视下,引爆器就那样直直的跌了下来,看着它距离地面越来越近,我们三个人全都屏住了呼吸。

  引爆器是不能碰撞的,这一点我们知道,这个板凳的距离虽然不是很高,但足够将引爆器引爆了,在引爆器落地的瞬间,我猛地将双眼闭了起来。

  还没有尝尽酸甜苦辣,人间百味也没有尝尽,甚至都没有干那事,老子就要死了,这特么有点太窝囊吧?

  爆炸的声音并没有传来,于是我睁开了眼,这一瞅发现身上除了因紧张出了一身汗外,一点变化都没有。

  吓死爹了!

  长长舒口气,当时我就在心里骂起来了,这几个孙子成心的吧,这特么差点把老子胆汁吓出来。

  经过这一事件,我们仨都没有了那种紧张感,虽然被绑在这里出不去,但至少还能活着,经过刚才那一幕,现在活着对我们来说已经很好了。

  朝着潇潇望去,我眼神中带着无尽的安慰,尽量不让她那么担心,这时候正好潇潇也在看我,四目相对,潇潇泪珠竟是哗哗流了下来。

  虽然被绑着,但我俩是绑在一块的,我的手还能碰到她,于是我挣扎着碰了碰她,我那意思是想让她别哭了。

  但谁知道,就在我做完这动作后,潇潇哭的反而更厉害了,我就纳闷了,这小家伙在哭什么呢?

  一时间没人说话,除了潇潇的呜呜的哭声回荡在小房子中,一切声音都戛然而止,时间仿佛凝固在了这一秒。

  滴答滴答~

  就在潇潇不再哭,耳边清净起来的时候,一道道小得不能再小的清脆声音传了过来,听到这声音我有些颓废的精神瞬间绷了起来。

  这特么是引爆器的声音!

  于是,我再次向着地面上的引爆器看了过去,这一看可真的将我吓傻了,引爆器上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起了红色的秒数,上面有一个鲜红的一分二十五秒!

  这时候沈浩也看到了那引爆器,他比我反应更强烈,身子不断挣扎着,身后的木柱都慌了起来,我也是同样的反应,只有潇潇一个人傻傻的看着我俩,目光中满是迷茫。

  但当时我也来不及和潇潇解释了,最主要的是没法解释,我就那样挣扎着,目光一直放在那引爆器上,一颗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引爆器这东西,以前见到的都是假的,当然这个也有可能是假的,但当时那状态,反正我是信了那是个真的。

  因为不断的挣扎,手臂上很快就勒出了一道道伤痕,人在情急之下的力量是巨大的,我确实是感受到了,因为我手臂上的泪痕,都已经渗出了血迹!

  你能想象,完全用力量挣扎,将手臂上勒出血痕吗?那是一种你无法想象的痛,说这些或许不够深刻,反正之后我的手臂差点废了。

  就这样挣扎了有一分钟吧,我就停了下来,而距离我不远处的沈浩也停了下来,我们两人互相对视着,都从对方眼神中看到了绝望的神色。

  现在我们两个人之间没有任何隔阂,我们两个都是被别人绑在这里等待解救的人。

  用力够到潇潇的手,我紧紧地抓着,甚至感觉到了她的疼,看着她泪眼模糊的样子,我却还是没有松手,就那样用力的握着,想要将她捏进我的血肉中。

  我们之间刚发生了那样的误会,现在误会刚刚解除,却陷入了这样的危机中,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我龙晓辰命怎么就这么不好呢?

  我也没招惹谁啊,为什么就莫名其妙的陷入这场争斗中了呢,那三个家伙还非要将我置之死地,这不特么有病吗?

  说实话,我实在想不通今天这事是因为啥,你说死就死吧,总得给我个理由吧,什么都不知道就死了,那特么也太憋屈了吧?

  这样想着,我脸变得越来越红,呼吸也变得浓重起来,这是我的一个毛病,一生气就有些烦躁。

  看着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引爆器上面的秒数已经不足二十了,我彻底绝望了,瞅一眼对面的沈浩,他和我一样的神色,只不过看我的时候眼中还是有些愧疚感。

  唉,都已经到了这地步了,愧疚管个屁用啊,最后不还是要死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面临死亡,人才知道自己最在乎什么,就像现在一样,我不仅遗憾和潇潇之间的关系,更让我愧疚的是,我没有尽到一个做儿子的责任。

  这些年,我虽然没有做什么大逆不道的事,但也给家里添了不少麻烦,要不是我,我感觉家里能够过得更好,至少不是现在这副模样。

  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生命就快要结束了,现在想起来,真是恨不得一巴掌把自己呼死,曾经想给父母带来好日子的,没想到却成了白发人送黑发人。

  如果能活下来,我一定尽一个做儿子的责任,曾经想要让父母过上的好日子,一定完美的实现,一定不会再碌碌无为让他们担心。

  咣当!

  就在我们三个人全都沉默下来,整个小屋子里一点声音都没有的时候,门一下被踹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