咣当!

  我推开门还没看清楚里面的环境,就感觉一边上来了一个人,一把将我推了进去,跟在身后的潇潇和我一样,只不过没有那样暴力。

  看着面前的一切,我真的感受到了电视中那些抢劫的场景,因为现在和上面一模一样,沈浩被绑在小角落里,一个带着暴龙墨镜的家伙,正翘着二郎腿看着我。

  在看到我们进来的那一刻,沈浩突然挣扎起来,被胶带绑着的嘴发出呜呜的声音,同事眼中也是一副震惊的看着我,虽然不知道他说的什么,但看他的动作和表情,我知道他在让我们走。

  但现在已经在小屋里了,门口还有一个看起来能够打我三四个的大块头守护着,跑,恐怕是不能了。

  数了下人数,算上我和潇潇,这里一共有六个人,对面三个冷漠的社会大哥一样的人,像是看猎物一样看着我们仨。

  与对面翘着二郎腿的人对视着,我尽量让自己镇定下来,现在就算跪在他面前,该怎么样还是会怎么样,我才没有那么懦弱。

  虽然直到今天不一定能走出去,但我还是要坚持一会儿,这里虽然是一个荒寂的渡口,但总是有人经过的,我估计他们不敢轻易动我们。

  这时候,潇潇已经吓得不行了,或许她根本没想到会是这幅场景,所以一个劲的在一旁哭个不停,听着潇潇一道道撕心裂肺的声音,我都快要坚持不住了。

  就在我想问对面那家伙想干什么的时候,他突然站了起来,整理一下身上有些散落的黑色风衣,然后靠近我问道:“你就是龙晓辰?”

  一动不动的瞅着他那副没有任何表情的脸,我轻轻的点了点头,但其实我想说的是这你特么不是废话吗,我要不是龙晓辰,会陪潇潇来这里吗?!

  见我点头,那家伙脸上露出了笑容,一直戴着的墨镜也摘了下来,就在他眼睛摘下来的那一刻,他眼角一直延伸到耳朵中间的疤痕也露了出来。

  这个其实刚刚我就看到了,但我没想到这道疤痕这么严重,从眼角一直到耳朵,一看这就是要命的一刀,这人能站在我们面前,只能说命真好。

  现在我心中更加害怕了,这种经过生死的人物,一玩一般都是大的,我现在开始担心我们还能不能走出去了。

  那人没有继续说话的意思,而是坐下来喝起了桌上摆着的茶,见他不说话,我就开口问他把我们叫到这里来什么意思,还有绑架沈浩究竟是为了什么,能好好商量一下吗?

  潇潇也是一脸期待的望着那人,眼中迫切的希望他能提出什么条件,然后将沈浩放了,现在钱已经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我们三个平安无事的回去。

  但接下来的一幕,把我们两个都惊住了,这只狗崽子!

  只见他对这我们笑了一下,然后就走向了沈浩,看一眼沈浩再看一眼我俩,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但就在我们以为他要提条件的时候,他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个小匕首,一刀捅向了沈浩大腿!

  然后他又挑衅的将匕首抽出,一股鲜血流出,他将匕首轻轻地甩在了桌子上,还对着我指了指桌上的匕首,若有深意的看着我。

  刺耳的呜呜声响起,潇潇哭的一塌糊涂,我双拳也已经握了起来,把我们叫来然后对沈浩干这种事,特么这纯粹是耍人吧?

  想到这,我向前走了一步,在我身子动弹的时候,一直守在门边的两个大块头向着我走了过来,眼中警戒的目光,似乎在暗示我不要轻举妄动,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我就真的没有动,沈浩都已经那样了,要是我再变得和他一样的话,那潇潇就真的走不了了,为了保护我身边的这个女孩,我不能冲动!

  不知道你们知道不知道,当一个人特别无奈的时候,性子会变得极度暴躁,甚至有一种杀人的欲望,我现在就是这种感觉,我真的想将桌上的匕首拿起来,然后一刀捅死面前这家伙!

  潇潇哭得越来越厉害,甚至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心中烦躁的不行,再加上这里环境的压抑,我对着她大吼了一声,别特么哭了!

  一声怒火,潇潇立马止住了哭声,眼神惊恐的看着我,身子还在不断的抽搐着,但她抓着我的手已经松开了,好像是害怕似的。

  看她这样,我也没有安慰,现在不是那时候,现在最重要的,是知道这三人想要做什么,怎么才能将沈浩救出来,然后从这里逃脱!

  用力将潇潇手掌握在手中,我表情已经沉了下来,问对面那家伙怎么才能放我们走,在这里弄这些也没什么用,直接说目的就行了,别在这里折磨人!

  见我态度强烈起来,对面那家伙脸上的笑容更浓了,然后一指对面的板凳,意思让我坐下来,但我特么还能坐得住吗,这家伙这么做,这不纯粹折磨人嘛!

  于是我就跟他说别弄这些没用的,我是不会在这里继续浪费时间的,你想干什么就直说就行,就算是想要将我们杀了,直接动手就是,不要弄这些虚伪的!

  或许是我的这番话激怒了那家伙,这时候他脸上已经没有任何表情了,站起身与我对视着,目光中透露着一丝凶狠。

  当时我就想笑,特么跟我对视有啥意思,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只是一个大学生而已,你特么找我来,这不是太看得起我了吗?

  ,k酷m匠√网首=√发#

  当然我是不会说出来了,这些东西只是在心中想了想,然后我又想既然你喜欢和我对视,那咱们对视就是了,这又不会输房子输地!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在一旁的潇潇也不敢说话,就这样看着我俩对视,就连沈浩也停止了呜呜的声音,也将目光瞅向了我们。

  以前没有尝试过,但现在我真的感受到了,对视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在这种状态下,这考验的是一个人的心理素质,我们两人,在比谁的心理素质更硬,撑到最后的,就是赢家!

  “既然表现不错,那你们就都留下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