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当我醒来的时候,赵晴已经坐在我床边了,桌上摆着一份早餐,还热乎乎的。

  经过昨晚接到潇潇的电话,我就知道自己和这个女人不能继续纠缠下去了,她虽然给自己带来了许多快乐,但始终不是可以一直走下去的,对于她我还没有多少了解。

  我并不是喜新厌旧的人,我还是喜欢一直和我在一起的潇潇,潇潇我是真正的了解,我知道我要是离开她的话,她一定会不知所措的。

  女人的脆弱,我一直都明白,潇潇的脆弱,我也一直看在眼中。

  这时候,赵晴看到我醒了,于是身子就又贴了上来,昨天是因为不知道潇潇那件事的真假才没有任何动作,现在知道了我当然不会那么禽兽了,于是我身子不由向后靠了靠。

  女人的直觉非常敏感,虽然我这一个小小的动作,看起来像是在拿手机一样,但赵晴脸色还是变了,我明显看出了她眼中闪动起来的泪花。

  面对这样的赵晴,我心里的难受就不说了,虽然双拳已经紧紧攥了起来,但我还是没有任何动作,依旧保持着与赵晴之间的距离。

  因为我知道,我一旦松下心来,对她的伤害可能就越大,赵晴虽然和我只相处了一天,到我能感觉到她发自内心的那种喜欢。

  如果昨天晚上没有接到潇潇的电话,如果潇潇的电话晚来两天,我真不知道那个时候自己该怎么办,想到这我不由问起了自己,我真的是一个专心的人吗?

  一个相处了一天的朋友,对我稍微好点,就可以让我内心这么不安,如果时间长点,那我还有抵抗力吗?估计就没有了吧?

  当一个人孤的时候,每个人都是空虚寂寞的,而这时突然插进来一个人,你就会感觉他或她特别好,要比和你在一起生活了几个月甚至几年的人要好得多,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种想法,反正我有。

  看着赵晴这样,我没有说话,我不知道该跟她说些什么,说因为潇潇的电话我不能继续和她保持这种亲密的朋友关系?我说不出口。

  赵晴也没有说话,她就那样看着我,眼中泪光闪动,身子都不由得抖动了起来,我知道她已经快哭了。

  当一个女人处于这种状态的时候,内心是最脆弱的,我知道这时候我只要抱住她,就会给她一个最踏实的依赖,但我没有,我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

  现在与赵晴的关系就有点错综复杂,我要是继续下去,又会伤了潇潇的心,我不能再让她伤心了,作为一个合格的男友来说。

  “龙晓辰,你可以出院了,你的手续你这位朋友都给你办好了。”

  就在气氛十分压抑的时候,一名照料我的护士走了进来,然后笑着跟我说。

  听到这我就纳闷了,我受伤没几个人知道啊,而且我身上的伤口也没有完全好,谁给我办了出院呢?

  抬头一看,在那清纯的小护士身后,强哥的身影映入了眼眸,与他对视一眼,我会心的笑了笑。

  强哥做事一直这么果断,他这样做一定有着自己的理由,守着赵晴,我也没有多问,然后就慢慢的站了起来。

  再一看赵晴,我发现她正冷眼盯着强哥,那目光,就仿佛强哥是她的敌人,想要将他杀了似的。

  皱着眉,我又看向了强哥,这一看我更加好奇了,强哥这人一般都面带微笑,看起来就像永远都不会有烦恼一样,但现在他的目光,竟也是变得阴沉起来。

  我就搞不明白了,这俩人这是咋回事,两个人应该是不认识,怎么跟有很大的仇怨一样呢?

  强哥一直都很照顾我,我一直拿他当兄弟,而赵晴虽然是我刚认识不久的朋友,但对我这么好我也不能说啥,一时间我不禁成了最难堪的那个人。

  小护士很聪明,她也看出了两个人之间的不正常,然后就对着我说,你收拾一下东西,出去拿点药,准备出院吧!

  我急忙点了点头,然后在两人不正常的眼光下,开始收拾起来,其实我没有多少东西,昨天就是孤身一身来的,今天还是什么都不能带走。

  看到我忙活起来,赵晴这才将目光从强哥身上移开,过来给我帮忙了,而强哥则还是那副漠不关心的样子,站在门口处默默地看着我俩。

  东西很快就收拾完了,在小护士的带领下,我们三人走了出去,一路上除了我说几句话之外,他俩人一句话都不说,默默跟了我一路。

  医院的办事效率还是很快的,没用二十分钟,我就将所有事情办完了,当我拿着一包药,走到强哥和赵晴两人等我的拐角时,我突然听到了两人之间的对话。

  “你以后不要出现在他身边了,你不属于这个世界。”

  “这句话应该我说才对,我不属于你们那个世界,不要将他牵扯进去!”

  “不要逼我动手,你知道我动手后果是怎样的!”

  ……

  一句句听不懂的话传入耳中,我彻底蒙了,这俩人说话怎么这么玄奥了,好像两个大人物之间的对话一样。

  他们两人或许是在讨论我不知道的东西吧,没有多想,我就走了出去。

  "更新最'快√…上酷匠‘网N

  当我伶着一大包药出现在两人视线中时,两人之间的对话立马结束了,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看着我,目光中透露着一股我看不明白的目光。

  与赵晴寒暄几句,我便跟着强哥向着出租车走了过去,当我坐上出租车的时候,赵晴目光一直盯在我这边。

  挥挥手,出租车已经启动起来,但赵晴那道坚定的身影一直矗立在那里,仿佛从来都没有动过一样。

  临走之前,强哥对着赵晴的方向做了一个胜利的表情,我更加肯定他俩人之间有什么秘密了,但在车上,我还是将心中的疑惑压了下去。

  我该知道的,强哥一定会告诉我,如果他不想让我知道,就算我跪下来求他,他一样不会告诉我。

  后来我才知道,那天,是我人生轨迹出现转折最重要的一个日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