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们都不是傻子,听我们两人的语气,很多人也听出了有些不对劲,在王磊走后,几个平时玩的挺好的兄弟就过来找我,问我怎么回事。

  我笑了笑,跟他们说没事,只是与那家伙有些矛盾,是时候该解决一下了而已。

  对王磊这个人,我一点都不感冒,他虽然看起来很嚣张,但其实没有那么大的勇气的,就今天这事,也只不过是因为一时冲动而已,跟他一起混的虽然不少,但我想我还是能够应付过来的,那时候我经常锻炼,一个人打两三个还是没问题的。

  但我还是很担忧,高中生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如果那群人跟王磊关系真的不错,或许吃亏的真的是我,高中生的年纪,真的是双拳难敌四手了,我在学校中朋友不是很多,我也不想让他们牵扯进来,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一样的。

  当时好几个兄弟就说明天晚上跟我一块去操场,我摆摆手说算了,他们那边人多,我自己去了可能几句话就能解决,他们如果去了,可能就真的只有动手了。

  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这几个家伙和我关系并不是特别好,就算他们去了,在那样的阵势下也不一定会动手,与其找几个没用的废人,还不如自己去。

  回到宿舍,我就将床板下面的铁棍抽了出来,怎么说这也是我高中最大的一战,还是认真对待的好,躲着舍友们,我就用布条将铁棍包了起来。

  就在我将铁棍包好之后,宿舍中突然来了一个找我的人,那个让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人。

  我说过朋友不多,而他是我少有的几个兄弟之一,他叫张健,一米七五的个,身体可是要比我壮的多,单打独斗,我完全不是个,他在学校中,也算是班级中老大级别的了,当然他不是我班的,在看到我之后,他啥也没说,直接将我叫到了他宿舍。

  不知道为啥,他宿舍中的人都挺能耍的,个个都是在学校中混的那种,而他,则是这群人跟着的人。

  还没等我说话,张健直接给我来了拳,而且是那种极其用力的,我当时就蒙了,然后就说你捶我干嘛,咋着了?

  见我这么问,他做到床边上,点上根烟,然后抛给我根,想了一会儿,然后说,明天去操场,我和你去。

  说实话,当时我差点哭了,朋友和兄弟最大的区别,就是朋友不管关心还是什么都是动嘴,而兄弟,则是直接用行动。

  他宿舍里的人也都听到这话了,于是议论开始了,说明天好好准备一下,这我也知道,张健和王磊在学校中混的差不多,甚至还不如王磊,但他走的是义气,而王磊,则是花钱大手大脚,混了一群酒肉朋友。

  酒肉朋友,和用一次次拼的头破血流的换来的兄弟,完全没有可比性,那群人虽然看起来装模作样,好像就很好似的,但我知道,只要明天真的打起来,他那边至少会跑一半!

  见我还不说话,张健皱着眉一下子站了起来,然后一脸不解的问我:“王磊这狗,没想到竟然欺负到你头上了,你怎么就不干他顿呢?”

  张健知道我的能力,他知道我有实力将王磊打倒,就算去的那几个人帮忙我也能,他很好奇,王磊都那么嚣张的找我,我为什么不知道还击。

  听到这我就笑了,我不想弄他吗?可这是在学校,况且当时我还没有理由,要事先动手的话,一定会记个大过,然后回家反省两天。

  我当然不在乎,但我不愿意让父母看到我这样,本来我从初中到高中成绩下滑那么狠他们就有些不高兴,要是继续惹事,那就太不让他们放心了。

  听我说完,张健没有再说话,我知道他家里人也不愿意看到他这样,但他一开始就选择了这条路,并且爱上了这条路,已经不想退出去了。

  继续聊了几句,跟张健他们商量了一下,然后我就回去了,躺在床上想着明天晚上的大战,我不禁有些兴奋,大约十二点的时候吧,我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当你想着一件事的时候,就会感觉时间过得很慢,那个时候的感受,我到现在仍历历在目,那一整天,我就想煎熬似的,时时刻刻都在想晚上该怎么动手之类的,甚至连那种最简单的问题我都回答不上来。

  很快就到晚上了,我按照计划的,抽出那根铁棍一个人向着操场走了过去,一路上我还不时听见同学们有些质疑的声音,他们说我自己一个人去不时找挨打吗,告诉老师不就行了吗。

  我就笑了,老师能够解决,可是没有什么证据,老师也不能做什么,只是警告一两句而已,我先不说面子上过不去,我会成为王磊他们口中的笑柄的。

  那天月色还好,靠近操场我就看到了点点亮光,我知道那是有人在抽烟,先不说看到的黑压压的几十个,就光这亮光,我数了数,不下于三十个!

  张健宿舍里八个人,加上我也就是九个,然后再加上他平时玩的挺好的十来个兄弟,我们这边也就是二十来个人而已,他们那边光抽烟的就有三十个,这差距……

  但我瞅了瞅还是走了过去,就算张健他们不来,我还是要去的,我可不是怂包,管他多少人呢,打倒一个是一个!

  刚踏进操场,一道熟悉的身影就走了过来,面带笑容的对我喊着:“吆!真有勇气啊,竟然自己一个人来了!”

  见他过来,后面那些人将手中的烟都灭了,向着我走了过来,我很冷静的瞅了一下,跟我计算的差不多,这里至少有四十人。

  最令我气愤的是,这里面有几个熟悉的身影,竟然是我班的!

  就算我脾气再好,当时也忍不住了,我没有跟王磊废话,趁着众人还没有将我包围起来,我直接将怀中的铁棍抽了出来,用上最大的力量,向着王磊双腿便甩了过去。

  刺耳的惨叫声响起,众人也都向着我冲了过来,我才挥了没几下,就感觉手上传来一阵剧痛,随即手中铁棍便掉到了地上。

  “我要你死!”

  f酷匠网`首5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