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白花花的大馒头,赵辉顿时忍不住口水横流,他在花都可吃不到正经像样的馒头。

  “瞧你馋的,不是馒头啦。”李楠没好气的白了一眼,然后打开蒸笼盖子,一溜儿花花绿绿的东西排列整齐的出现在赵辉的面前。

  赵辉呆了呆,拿起一个看了看,疑惑道:“这啥玩意?”

  “日本烧卖啊,别告诉我你没吃过这东西啊?”李楠顿时再次翻白眼,显然赵辉的乡巴佬气质不止一次让她无语。

  “矮油,还日本烧卖,咱们不也有烧卖嘛,只是跟这个确实有点不同,这玩意儿能吃吗?看起来花花绿绿的……”一听是日本的,赵辉本能就有点排斥。

  可李楠却掩嘴一笑,没好气的拍了他一下脑袋,说道:“喂,你没必要这么仇日吧?再说了,这只是烧卖而已,又是我做的,又不是日本人做的,只是弄个噱头罢了。”

  “哦,说的也是哦,嘿嘿,那看起来估计就应该很好吃了。”赵辉顿时尴尬的挠了挠脑袋,名字什么的无所谓了,反正知道是李楠做的就是了,那跟日本一点毛关系都没有。

  “瞧你那德性……”李楠顿时哭笑不得。

  不过她很快又认真道:“其实是这样的,我呢,打算开一家日本料理店,主打一些日本主食,你看怎么样?”

  “料理店?不是吧?那得不少本钱吧?”赵辉很意外,他还真没想到李楠居然打算开店当老板娘。

  “再说,你忙的过来吗?宝宝需要人照顾的吧?”

  “嗯,宝宝我会请人帮忙看,当然了,你有空也帮帮我,没问题吧?”李楠笑吟吟的望着赵辉。

  赵辉却傻了,帮忙看宝宝倒没什么,可李楠刚刚说什么来着?居然说请人帮忙看?那不是得请保姆?这妞中大奖了?一会儿又要开料理店,一会儿又要请保姆,不带这样戏剧化吧?这可都是大笔大笔的钱啊?

  看到赵辉惊愕的表情,李楠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俏脸微微一红,想了想这才说道:“是这样的,你中午不是说我做的菜还、还可以吗?”

  赵辉下意识的点点头,手艺是很不错啊,但这也不至于一下子就想开什么料理店吧?这思维跳跃的也太夸张了吧?

  李楠轻轻咬了一下下唇,有点腼腆道:“然后我忽然就有了想法,我想与其这样无所事事的呆在家里,倒不如开个料理店,反正我以前在日本留学的时候跟师傅学过日本料理,所以……”

  “啊……”赵辉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这妞居然是海归啊?我的天!

  看到赵辉惊讶的样子,李楠更加没好气,而又有点没底气道:“喂,你这个样子做什么啊?你觉得到底行不行啊?”

  赵辉尴尬的挠了挠脑袋,为难道:“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啊,不过我觉得你手艺那是没话说,可资金方面……”

  得到赵辉的肯定,李楠顿时松了口气,笑道:“资金方面就不必担心了,只要你觉得我手艺还凑合,不至于吓跑客人,我看就应该可以了。”

  赵辉很迷糊,心想着你啥时候有钱了这是?

  李楠犹豫了一下,最终笑了笑,说道:“其实告诉你吧,我刚刚跟家里打了电话,他们同意我在这里开店,所以他们给我打了一笔钱,呵呵,我这算不算啃老啊?”

  更85新最U快上)酷`匠T网?

  赵辉顿时高兴道:“哎哟,那好啊,你家里人支持你就最好了,不管怎么样,还是家人最好了,既然这样,那我就恭喜你喽,未来的老板娘大人?”

  至于啃老不啃老的,那得看家里经济条件如何了,在赵辉想来,李楠都可以出国留学,那她家庭条件应该是相当好,所以开一个店面是不成问题的。

  李楠顿时被赵辉逗乐,同时脑子里又情不自禁的想起先前跟家里通电话的过程。

  “在花都开店倒没什么不可以,但你一个人,还带着孩子,你确定你坚持得下去?”电话那边是老妈既疼惜又严肃的声音。

  李楠微微咬了咬下唇,说道:“其实我也不算一个人的,有人帮忙的。”

  “哦?谁呀?你那边还有朋友吗?”老妈顿时非常疑惑,但马上又警惕道,“小楠啊,不是老妈啰嗦,你可得睁大眼睛看清楚了,别又给什么朋友骗了。”

  “哎哟,我说老妈,人家至于那么傻吗?”李楠当时想起赵辉,没来由的底气十足,在她看来,赵辉这人诚实可靠,虽然是乡下人,但绝对靠谱,尤其是上午还特地回来看她,这让她觉得心底暖暖的,虽然还不至于想到别的地方,但做朋友是没问题的。

  “那可不一定……”老妈嘀咕了一句,但转念一想,又问道:“男的女的?”

  “男的……”李楠知道躲不过去,所以干脆老实交代。

  “哦,多大了?做什么的?”老妈果然很本份的扮演起街道办大娘身份,开始追根究底查户口。

  李楠没好气道:“妈——!”

  “你不说也行,反正我就不放心让你呆在那里。”老妈态度非常坚决。

  李楠无可奈何,只能说道:“妈,他二十六岁吧好像,做销售的。”

  “哦……那他没结婚吧?”老妈顿时来了兴趣,马上问道。

  “当然啦,人家是单身,女朋友都没有呢。”李楠不得不替赵辉说点好话,“他挺勤快的,虽然是乡下人,但很诚实本份……”

  “哟哟,这还说没怎么了?你都这么卖力的给他说好话了,还说你们俩没啥关系?”老妈虽然揶揄的口气,但似乎不怎么反对,还挺高兴的样子。

  这下李楠不干了,不依道:“妈,我们真的只是普通朋友关系,你要再这样,我可不跟你谈了。”

  “哦哦,好好,呵呵,那行,那我回头就让你老舅给你打钱过去,记住了,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既然你朋友人品不错,那你可得多多听他的建议。”老妈很高兴,挂了电话。

  半年了,老伴不幸去世,女儿又遇到负心郎,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如今四分五裂,她说不难过都是假的。

  女儿无法面对老伴,独自带着孩子离家出走,只有偶尔跟她联系,她心中一千个一万个的牵挂啊。

  现在得知女儿在花都生活不错,还交了朋友,她也放心了一些,出门在外没朋友怎么行呢?再说她也不希望李楠一直这样自闭下去,所以她听完李楠的话,还是非常欣慰的,这女儿啊,总算走出昔日阴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