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止赵辉呆了,底下一帮业务员也呆了,他们刚刚听到关于赵辉过去的“光辉事迹”,而这个人忽然间就成了他们的“头儿”,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也太难以接受了。

  很快的,马上就有人抵触,一个年约二十来岁的年轻人马上嗤笑道:“哟,他就是我们的老大?那他是不是得带大伙儿都去看女人奶子啊?”

  此话一出,顿时仿佛一石掀起千层浪,其他人纷纷爆笑。

  林思雅的脸色都变了,但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看向赵辉,但赵辉一脸平静,指着刚刚那个嘲笑他的家伙,说道:“小子,你这是羡慕嫉妒恨么?”

  那小子顿时傻眼,其他人也呆了呆,而后其他人顿时爆笑了起来,非常揶揄的看着刚刚那个年轻人。

  林思雅嘴角忽地露出一抹笑容,她再次认真看了看赵辉,她发现这个男人骨子里有种成功人士的气度,这正是她当初一眼看中他的原因,不是吗?

  “你羡慕也好,嫉妒也好,但咱们还得言归正传,说实话,我还真没想到我一夜之间升官儿了。”赵辉扯着嘴角,笑笑道。

  底下这帮年轻人顿时又被他搞笑了。

  ●酷ts匠'*网永T久,+免7费`~看v小|E说(

  “不过这官可不好当啊……”赵辉重重叹了口气,又说道,“我们蓝田现在的处境是不太好,大家刚刚也看到了,那臭屁轰轰的小子李晨,带了一帮保嘉的人马过来打算砸场子……你们知道他原本做了什么吗?”

  看到大家一脸茫然又有点好奇,赵辉又道:“那小子原本是咱们蓝田的,他仗着自己牛逼,入行经验丰富,不但在蓝田最需要他的时候离职了,还带走了一大批业务员和原本属于蓝田的房源信息……这就算了,他还鼓动多家房地产中介公司一起对付我们蓝田,封锁我们的房源信息,这种小人,你们说可恶不可恶?”

  大家一阵沉默,但显然,赵辉的话起作用了,大家对李晨的印象马上降低了许多,这种三姓家奴外带出卖老东家的行为还真是被人所不齿的!

  “不过这还没完,今天他还当着我们大家的面,抢走了两个客户!”赵辉一脸愤怒,掷地有声的说道,“你们说说看,他是不是小人?!”

  这下,大家还真的有点恼恨李晨了,因为他做的确实太过分了。

  林思雅走到一边,坐了下来,脸上挂着淡淡笑容,她知道,她没看错人,赵辉确实天生就有当领导的气质,原本她还担心怎么让这群刚刚进来的业务员融入这个大团体之中,可赵辉三言两语就把矛盾集中起来,这样一来,无形之中就让他们团结起来,共同意识到蓝田面对的危机。

  “我呢,以前就是一个农民,今儿忽然当了官儿,我还真有点措手不及……”赵辉忽地话题一转,大家又轻快的笑了起来,一时间原本有点沉闷的气氛马上就被冲淡。

  “在这里,其实你们每一个都比我厉害,为什么呢?”赵辉一脸自嘲,说道,“因为你们会上网,老子不会啊,你说老子是不是土冒?所以那李晨就欺负上了,欺负老子不会上网,但现在老子不怕了啊,老子有一大帮兄弟会上网,怕他个球啊!”

  “哈哈哈……”大家再次被赵辉惹笑。

  “我呢,是一个粗人,啥是粗人?那就是别人敬我一分,我就回人家三分,可别人如果欺负我一分,那我同样也会回敬他三分!”赵辉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下,说道,“以前咱因为不懂上网给欺负了,满大街去找房源,现在好了,我有了你们,我还怕弄不死那小子?”

  大家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赵辉的身上,而赵辉又接着道:“怎么个弄法?清蒸还是红烧?哈哈,那都不是!我们就查,查他们保嘉到底在网上发布了多少房源,然后一个个锁定了,我们把他们的电话号码全部记住,然后你们就发布各种其他消息,先骚扰骚扰他们!”

  见大家有点不明白,赵辉坏坏笑道:“不懂?那没关系,我举个例子,比如说保嘉一个业务员发布了一条房源信息,然后我们记住他的电话号码,回头我们在网上发布一条修马桶的业务消息,到时候……嘿嘿,我想你们会懂我意思了吧?”

  大家顿时窃笑不已,一个个心想着这老大真黑啊,但很过瘾啊,这办法也很好啊。

  “这是其一,除了骚扰战术之外,我们还得跟他们真刀真枪的打一场。”赵辉脑子急速的转动着,把他曾经遇到的,见到的及在乡下经常出现的阴人小手段全部想了一遍,接着说道,“而怎么真刀真枪呢?我们公司要准备一百个手机号码,每一个号码拨通他保嘉业务电话,预约地点,嘿嘿……我想你们应该知道的,一百个号码打出电话后,保嘉一定忙的不可开交吧?”

  “哈哈哈……”大家顿时笑了,而且开始非常佩服赵辉,这主意牛啊,那保嘉的业务员指定跑断腿啊!

  林思雅笑了笑,站了起来去倒了一杯茶,然后又坐了回来,继续听赵辉的演讲。

  其实与其说是演讲,倒不如说是赵辉怎么耍手段剪除竞争对手,在她心中,赵辉现在已经被列入极其危险的人物,这家伙,阴人的手段层出不穷啊,这么下去,保嘉用不了多久估计要关门啊!

  一百个电话号码不难啊,一个人跑十个手机店就可以搞到十个号码,十个业务员就全部搞定,一个业务员负责十个号码,预约十次,保嘉那边肯定有反应啊!而且不是小反应啊,绝对是炸锅的那种。

  好吧,保嘉到最后会报警,说被人耍了,被人欺骗了,甚至安插一个什么商业诈骗的罪名,可这算什么罪名?顶多是妨碍公共秩序的处罚,怎么抓人?号码都是随意的,又没登记身份,然后打电话要求找房子而已,又不是骗取财物的诈骗,警察要是有点脑子估计都不会理会这种案子,那是吃饱闲的啊。

  好吧,退一万步,就算警察吃饱撑着去查,或者保嘉有背景,警察查了,可查到后又如何?人家顶多说打错了,或者记错号码了,又或者说打一个电话预约房子然后自己很忙没办法去,那怎么了?根本没有一点证据!

  就算移交法院,也没办法有任何审判结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