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喝酒要是混着喝,那是极容易醉的,而现在这两个家伙可是混了几十种的酒一起喝,一桌子灭掉后,他们没有当场趴下那已经是酒林豪杰了,但七八分醉意那是绝对的。

  “妈的,老子还不信了,来,给我拿这里最最……”林少大着舌头,最了半天没最出什么东西。

  保镖急忙低下身,说道:“最烈的?”

  “对~……呃……”林少醉醺醺的摆摆手,打了一个嗝。

  四个保镖四目对望一眼,都情不自禁的擦了一下额前的冷汗,这两个人太疯狂了,看看,地上都几十瓶了,那乡巴佬还在喝呢,看他喝的那模样,保镖都不由打了一个哆嗦。

  这可都是三十多度以上的酒啊,一般人喝一两瓶就差不多了,可他们呢?当凉白开喝呢,而且看样子,两个人还没有到最后的关头,简单说,他们两个人胜负还没分出来呢!

  但保镖不敢多说什么,急急忙忙又去拿酒。

  林思雅坐在赵辉身边,一个劲儿的劝,但赵辉早就听不进去了,不断的拍开林思雅顺他背的手,然后满脑子就是喝酒,也不知道哪根筋抽了。

  至于老谢,早尼玛的溜了,这种场合他可不想被无辜的牵连进来。

  “啪!”林少把一大瓶酒狠狠的拍在了桌子上,指着赵辉,眼珠子焦距恍惚,大着舌头说道:“尼玛的,老子不信干不翻你!这个敢不敢喝?不敢喝就滚蛋!”

  赵辉迷迷糊糊,傻乎乎一笑,拿过那一大瓶酒看了好一会儿,但显然这货是看不出什么,不过他也没等林少开口,就把瓶盖打开,拿起酒瓶就这么当场吹了起来。

  “赵辉,别、别喝了啊……”林思雅可吓坏了,这两个人也没怎么吵架,更别说什么激烈的冲突,都是你喝你的,我喝我的,连音乐都关了,就听他们两个喝酒咕噜咕噜的声音,可这声音越听越可怕。

  这种近乎无言的冲突比打架还激烈啊!

  见赵辉完全不理会她,她又看着林少,苦着脸哀求道:“林少,你、你们别喝了好不好啊?你也不要喝了啊!我看你也醉了啊!”

  林少本能的觉得心里一暖,但他却摇了摇头,不快道:“我、我没醉!……那不行,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事情,你、你少管闲事!”

  酷P匠'网=唯☆一正}版kx,(,其V他都是`盗版:G

  林思雅呆了呆,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林少如此认真的表情,好像一个大男孩一样,但这种表情却是那么的真实,也不再让人感到那么厌恶,一时间她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赵辉很快就把这一瓶吹掉了,然后重重打了一个饱嗝,眯着醉眼,指着保镖说道:“你……你再给我弄弄一个来,这……这味道还还不错,赶赶紧的……”

  保镖傻了。

  这尼玛什么人啊?这可是度数最高的酒了啊,这一大瓶可有三斤多啊,尼玛的,你还是人吗?这酒量强到这种地步?

  “我我草……你你聋了?他他让你你……你去你你你……”林少马上喝斥了一句,以此同时,看着赵辉的眼神却少了很多的敌意,但他你了半天你不出下半句,不过保镖连忙屁颠屁颠的去拿酒了。

  没一会儿,保镖把酒拿过来了,一共一箱。

  林少也打开酒瓶,仰着脖子吹了起来,那边赵辉早就吹开了,没一会儿,哐当一声,赵辉又尼玛干掉一瓶了,那手摇摇晃晃的伸进箱子里,拿了一瓶出来抖抖索索的打了开来,又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

  林少虽然醉了,但还是保持着那么一点清醒,见赵辉这种喝法,他额前的汗水终于都出来了,他喝酒多少量他是比较清楚的,今晚上实际上早超了,到这时候,他胃里那是一个翻江倒海,只是女人在这里,他可不能出丑。

  他喝酒跟赵辉不同,属于那种脸不红的,但脸不红的人说明肝气儿不旺,胃气儿比较扎实的那种,这种人适合喝快酒,所以通常这种人一开始挺猛,但不适合长时间拼酒,而赵辉则是相反,一旦一开始的恶心感挺过去,血脉畅快暖和起来,那长时间拼酒就是他的长项了。

  所以赵辉是越喝越能喝,林少则已经到顶了,除非他的血脉肝气儿也舒畅开,否则指定他先趴下。

  所以他怎么都硬撑着,假装着很清醒的样子,实际上他的眼中,一切都在晃动,看到酒他就觉得恶心,可对面那家伙好像没完没了,一瓶接着一瓶的吹,尼玛的,你这也太超越常规了吧?

  哐当……

  赵辉将瓶子撂到了地上,又拿出一瓶,咕噜咕噜的吹了起来。

  林少铁青着脸,看了看手里的酒,一咬牙,打了开来,也咕噜咕噜的吹了起来。

  ……

  很快,一箱酒就被干掉,赵辉脸色酡红,眼神飘忽,嘿嘿傻笑,站了起来,拍了拍林少的肩膀,说道:“来……来,再、再再拿……拿酒……酒来……”

  林少强忍着胃里翻滚的恶心感,看了保镖一眼,挥了挥手:“去,把、把……把音乐给、给……给我开喽!”

  音乐打开,总算冲淡了一点这种诡异而惨烈的气氛,赵辉呆了呆,然后拿起麦克风就对着大屏幕鬼哭狼嚎了起来。

  林少咧嘴一笑,也拿过麦克风,跟着赵辉鬼哭狼嚎了起来。

  原来这两个人虽然身份地位相差很大,可唱歌水平好像差不多,那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估计土地爷听了也立马给跪了。

  保镖们脸皮抽了抽,却只能硬着头皮带着墨镜假装直视前方,林思雅则松了一口气,只要不这样继续喝下去了,她就放心一点。

  赵辉唱着唱着就坐到了林少身边,搂着他的肩膀,脸上满是笑容:“小……小子,怎么,不不……不能喝……喝了?”

  林少顿时脸色一黑,一把掀开赵辉搭在他肩膀的手,梗着脖子,不服道:“你、你……你别、别……别得意,老、老……老子才、才……才刚刚喝、喝……喝出点、点……点意、意……意思,来!猜、猜……猜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